【热点互动】反思1936年柏林奥运会(一)

人气 7

【大纪元8月23日讯】(据新唐人电视台报导)联结收看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8月18日人权圣火从雅典传到德国柏林,那么再一次引起了人们对1936年柏林奥运会的反思和检讨。

大家都知道1936年柏林奥运会期间正是希特勒执政的时候,之后很快的就发生了二战,希特勒也犯下了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

在奥运60周年的时候,奥委会也不得不对1936年的奥运进行检讨,时隔几十年之后,现在很多人把中国将要办的2008年北京奥运和德国的柏林奥运相提并论。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人们为什么要这样去评论?那么中国共产党所办的奥运和中国人民所办的奥运有什么样的区别?现在重提柏林奥运有什么样的象征意义?

今天我们请两位嘉宾一起来对此探讨。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提问或发表意见,我们的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我们也为您准备了一个免费号码:17971001-8996008663。首先向各位介绍一下今天现场的嘉宾唐柏桥先生,他是“中国和平”主席,唐先生您好。

唐柏桥:主持人好。

主持人:那么另外我们也在线上有另外一位嘉宾《新唐人》的特约评论员章天亮先生。那么首先我们先和大家一起回顾一下8月18日人权圣火传递到柏林的现场情况。

(新闻播报)

我现在站在柏林匹克运动场前,这里是继雅典之后,全球人权圣火传递的第一站。在这里举行这一神圣的仪式,对德国柏林有着特殊的历史意义。

1936年正是在同样的地方,纳粹独裁者在这里举办了第十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导致了希特勒更加肆无忌惮的搞恐怖主义和军备扩张,从而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为全世界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这是奥运历史上的耻辱。

组织这次迎接人权圣火活动的是法轮功受迫害者协会联合调查团欧洲分团、德国国际人权协会、共产独裁统治受害者联盟以及纪念共产集权受害者协会。

共产独裁统治受害者联盟主席瓦格纳先生,本人也受到共产专制统治的迫害。

瓦格纳:“对我们来说去支持那些仍然没有从共产专制统治解脱出来的人们是义不容辞的。国际上很多国家把中国看成是平等的伙伴,然后中共却压制民主,对异议人士进行洗脑,这是巨大的耻辱,与其他独裁国家一样,中共举办奥运会只能使人权状况更加恶化。”

圣火传递大使盖普教授在讲话中像国际社会呼吁,清查在中国发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盖普教授在集会发言结束之后,接获从雅典传来的人权圣火,引领德国前来声援的民众跑到位于柏林市中心的威廉纪念教堂。

人权圣火传递活动结束后,在威廉纪念教堂广场前举行了三个小时的露天音乐会,新唐人记者谣慧柏林报导。

(新闻播报结束)

主持人:那唐先生我们刚看到这段新闻,那我想问您一下,您觉得人权圣火及第一站传递到柏林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唐柏桥:这个人权圣火这件事情我觉得在历史上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我有几个理由:第一个理由就是人权圣火,这是个创举。

奥运会有一百多年历史了,以前奥运会有圣火传递的仪式,但这次用了人权圣火的仪式,我觉得非常有创意,他告诉世界中国一个真正的中国,一个人权受迫害的中国。那么这个事情我觉得他会就像星星之火一样的会在全世界燎原起来,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说从雅典传到柏林,我觉得这路线选的非常非常的好,因为雅典是代表一种祥和,这个古代的奥运会和现代的奥运会发源地。

柏林是奥运会的一个耻辱,就是历史上最大的一个耻辱。因为办奥运会,柏林有两次,1916年在一战以前;还有一个是在1936年时造成欧洲及整个世界两次巨大灾难,就因为举办奥运会,他们掀起了一个民族狂热达到高潮。

所以现在通过这传递的,让世人警惕,提醒世人中国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跟柏林奥运会,我们要比较一下,让大家进行反省所以我觉得这路线选的非常非常的巧妙的。

主持人:那现在我们再接一下我们在线上的评论员章天亮先生,请问章天亮在线上吗?

章天亮:在,您好主持人。

主持人:您好,章先生,那我想问您一下,您认为把人权圣火的第一站设在柏林有什么样特殊的象征的意义呢?

章天亮:我觉得这里边有两个东西很重要,刚才唐柏桥先生也谈到了。首先1936年柏林奥运会是奥运史上非常大的耻辱,在1954年这个奥委会还特地对这个事情做道歉。这个我想我们过去谈的很多,第二个重大的象征意义,在刚才的新闻中也谈到了瓦格纳先生,他曾经受过共产主义的迫害的。

提到柏林,人民就容易想到当年那个非常著名的柏林墙。这个柏林墙是在1961年的时候建出来的。因为当时有一个历史原因,就是在二战的时候,这个苏联为首的共产国家,他们占领了东柏林;那么同时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占领了西柏林。

但是整个西柏林它是被东德包围起来的等于它四面都是共产专制,那么只有在这个西柏林城区这个地方是一个自由的孤岛。那么在长达40多年的对抗里面,西柏林坚守了他们的自由,同时他们站在和共产专制对抗的最前线。

那么今天选在这个柏林的话容易让人们想起这一段历史,想起人们对自由的坚守和人们追求自由不懈的努力。所以这个就像肯尼迪总统曾经讲的一句话,这是在柏林墙前面讲的。

他说:“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个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那么这也说明在我们今天看到柏林的时候,回忆起这样子的讲话,我们就知道像中国出现这种人权迫害,人们不自由的时候那么全世界都有这样子的义务。就跟当年他们对抗共产专制一样,今天也帮助中国人争取他们的人权和自由。

主持人:好,谢谢章先生。那我想下面再问一下唐先生。为什么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人民要重新再提起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而且进行检讨反思呢?

唐柏桥: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就说我刚才已经提到了就是2008年这个奥运会它的背景跟1936年柏林奥运会的背景非常相似。从主办的机构就说政府:一个是纳粹;一个是共产党政权。这个已经是大家不用再争论的一件事实,就是二十世纪最大的灾难,一个就是共产主义;一个就是纳粹。这是第一个所以这两个有可比性。

第二个就说它们都宣传极端的民族主义、狭隘的民族主义。比方说那个时候希特勒宣传的民族主义,他们拒绝一些犹太人运动员参加奥运会。3年以后,在1939年他们发动世界大战,那么今天我们也看得到中共一直在宣传狂热的排美、排日、叫嚣要打台湾等等这些民族主义的兴起。

第三个就是它们想粉饰太平。希特勒当时大家都知道,他们用巨资做了一个所谓的非常繁华的奥运会,比方说他建了一个奥林匹克运动场,当时就可以容纳10万人,现在规模很难跟他比。

几十年以后,中国政府也是一样。它们号称投资一千个亿在整理北京市容,为了改造北京的市容提供了一千个亿的人民币。

所以等等就说这些东西我们都可以看得到非常类似之处。那么这个类似之处就让人想到了1936年柏林举办了奥运会发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2008年中国共产党举办这个奥运会的话,几年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灾难呢?与前面的前提非常类似,那么后面会不会发生同样的悲剧呢?所以这个让人非常容易联想。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很多人就提到了这个1936年柏林奥运的原因。

主持人:好,谢谢。那么我们已经有一位观众朋友在线上等候了,我们现在接一下纽约杨先生的电话。杨先生请讲。

纽约杨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们嘉宾一个问题就是说到目前为止,大家应该都知道共产主义比纳粹更凶残,它们甚至活摘人体器官。我就想有个问题就说这个到目前为止,国际奥委会还没有对中共政府提出任何人权方面的诉求,就是想请嘉宾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到目前为止,国际奥委会还仍然没有注意到中国这个人权的状况?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杨先生。那可不可以请唐先生讲一下。

唐柏桥:这个我问题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也是不太容易回答。因为这个问题实际上牵涉到大社会背景。1936年柏林希特勒举行奥运的时候,那个时候全世界其实已经看出来了纳粹一些种族主义思想、一些排他思想、一种侵略思想已经萌芽。

但现在的中共其实大家也都看得出来,但是现在很多人国际社会采取了一种政策就是所谓对话政策、所谓接触政策。他们认为当年给奥运会给中国的时候,很多支持者包括西欧国家,他们说:我们通过奥运会,可以使中国改变,让中国打开门户,因为中国以前比较封闭。

但事实上现在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现在一个重大的转变,现在正在转变之中,我们不能抱着太高希望但是我们要去大量做工作。

“记者无疆界”,法国记者无疆界组织他们以前是抵制中国举办奥运,中间后面他们去了中国去了访问,秘书长被中国政府迷惑了然后又宣布不抵制了,那么最近他们又宣布抵制,而且他现在是国际社会人权组织的里面的领头人在抵制奥运,而且这种声音现在国际社会慢慢在发酵。

所以我们觉得这个任务非常艰钜,而且我们这些人权人士、我们受迫害人士,我们要大量的让国际社会了解真相,中国现在发生的真相。而不是所谓上海、北京好像经济在高度发展那种假象。所以我们要做了多了,国际社会就会行动起来,如果我们做得不够的话,国际社会就不会起那么大的行动,所以这是一个基本原因。

你看国会最近议案,国会有8个议员联合几十个议案,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开端,因为毕竟奥运会还有一年的时间,大家拭目以待看看发展到什么情况。

主持人:好,那我想再问一下章天亮先生您有什么样的答案吗?

章天亮:是这様就是国际奥委会它实际上在历史上有多次没有尽到责任。就是说它在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它都没有尽到它应尽的责任。

那么我想这次的话可能是这个奥委会能够改正错误的一个机会,但是他们有没有这样的勇气去改正,或者说他们有没有这样的渠道去得到真实的消息,能不能够下定这么大的决心,这个是一个很大的变数。

一方面可能是奥委会在政治方面并不像很多人那么敏感,对人权迫害还不够了解,这个有待我们进一步向他们去讲,需要国际社会进一步放大他们的声音,进一步去施加的压力。那么同时的话这个我们也看到这个奥运会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之后,他发动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这个变化就是奥运会的商业化和职业化。过去这个奥运会是非商业化就是不赚钱的,那么他也是非职业化都是业余选手,那么在1984年之后就发生这样一个很大的变化,那么从此很多的商业利益、很多金钱利益搅在里面。这个也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延缓了或干扰了这个奥委会重新考虑他们的决定。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台湾观点】北京奥运对中共政权吉凶未卜
王天增 : 致胡、温的最后一封公开信
漫谈奥运之一 :中国准备好了吗?
北京修城墙遮丑迎奥运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川普重磅讲话:预告将有大事发生·
【直播】内华达法院“选举欺诈”听证会
【远见快评】夺回美国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么
【新闻看点】政变4大显像 拜登背后中共黑影
【大陆新闻解毒】混球时报:讥李毅胡编挖暗坑
【薇羽看世间】爱国者在行动 华盛顿三个预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