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再现美国北加州

在佛利蒙市发现的优昙婆罗花。(摄影﹕Mark Zou/大纪元)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9日讯】(大纪元记者唐薇佛利蒙报导)2007年8月8日,美国北加州佛利蒙市惊现三千年一开的奇花优昙波罗。这是继在澳洲布里斯本、中国大陆、香港、台湾、韩国的佛像、钢管、玻璃、植物叶子及房屋的砖块上后,在美洲大陆首次发现。

当天早晨八点多,丽沙韦女士与女儿杨天慧等五个人,在一起去明慧学校的路上,当经过一株盛开的夹竹桃花丛时,五岁的小天慧,一眼就看见了优昙婆罗花,并告诉了身边的妈妈,顺着女儿手指的地方,韦女士惊喜的看见了长在夹竹桃花叶子面上细小的白色小花。

据发现优昙婆罗花的杨天慧说,“我以前在网络上见到过优昙婆罗花的照片,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


五岁的小天慧,一眼就看见了优昙婆罗花,并告诉了身边的妈妈,顺着女儿手指的地方,韦女士惊喜的看见了长在夹竹桃花叶子面上细小的白色小花。(大纪元图片)

据丽沙韦女士介绍,自己以前看到有关神奇而有祥瑞之兆的优昙婆罗花的报导时,曾经多次读给天慧听并将相关的图片给她看。

当记者九时赶到位于佛利蒙市Warmsping Blvd ,离Starlite Way街口五十米处的一株夹竹桃花,即发现优昙婆罗花的现场采访时,看见有两处叶子上挺立着与网页上曾报导过的优昙婆罗花一样的小花苞。

而当记者下午与好奇的友人一同再次前往观看时,又发现了8片叶子上也有许多小白花,记者数了一下,叶面上的小花有三十几朵,四十几朵,五十几朵,六十几朵不等,而且花已绽放。


在佛利蒙市发现的优昙婆罗花。(摄影﹕Mark Zou/大纪元)

在记者要离开时,陆续又有更多人来观看。其中,来观看的一位印度裔女士,是早上经过时就看到有许多人围着在看什么东西,而好奇的停下车来,前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当她了解到这里发现了优昙婆罗花时,她不但用手机拍照留念,还特意叫自己的女儿带上照相机来。来者都表示非常幸运能够亲眼目睹,并会叫更多朋友来。

据佛经《法华文句》记载:“优昙花者,此言灵瑞。三千年一现,现则金轮王出。” 而《慧琳音义》卷八所说:“优昙花,梵语古译讹略也。梵语正云乌昙跋罗,此云祥瑞灵异。天花也。世间无此花。若如来下生、金轮王出现世间,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现。”


加州佛利蒙市的夹竹桃植物上开了几十朵优昙婆罗花。(摄影:周容/大纪元)


加州佛利蒙市的夹竹桃植物上开了几十朵优昙婆罗花。(摄影:周容/大纪元)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童昕/金国焕采访报导)本月7日~8日,韩国又有多处出现佛经中所记载的3000年才开一次的“优昙婆罗花”,据佛经记载此花三千年一现,祥瑞灵异,此花现时,若遇如来下世、金轮王出现世间,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现。韩国首次出现该花是在1997年,是佛家的3024年。由于优昙婆罗花近日里密集开放,韩国又有四分之一的佛教信徒,很多韩国民众确信是“优昙婆罗花”开了,是“祥瑞之兆”,因此而成为韩国社会及舆论界兴奋谈论的话题。
  • 【大纪元7月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撷璎嘉义报导)优昙婆罗花再现嘉义,2日市民又发现两处不同的地方开着传闻中的优昙婆罗花,闻风前往观看并拍照的市民,对传说中佛经所言三千年才开一次的奇花,有幸目暏,均感兴奋又惊奇。
  • (大纪元综合报导)6月24、25日中国大陆的四川、青岛又有民众发现传奇的白色的小花“优昙婆罗花”,分别长在公交车站的路灯杆上与玻璃上。
  •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上午九时,在辽宁义县某医院二楼配药室南窗户框紧挨水泥墙位置上,发现盛开的十一朵聚集在一起的优昙婆罗花,花茎长四至五毫米比头发丝还细,花朵像小白露珠一样。

    70704014126459.jpg===1===优昙婆罗花现身辽宁义县某医院 (图由读者提供)///

  • 【大纪元7月9日讯】在新加坡的一个花园里发现了难得一见的带给人祥瑞之兆的优昙婆罗花。先前是在一个录像片里看到在韩国的许多地方和佛教寺庙里发现了开放着的优昙婆罗花,(http://www.ntdtv.com/xtr/gb/2006/09/06/a_50650.html), 现在是第一次在新加坡看到优昙婆罗花。

  • 7月初正是中原最热的酷暑,一家院落种植的葡萄熟了,当院主人把葡萄摘下,偶然发现一串饱满的果实上长着洁白而奇异的花,幸亏家中的年轻人曾经看到过有关的报导,知道这就是盛传的优昙婆罗花。
  • 13日早上,香港人曹女士在家里的塑胶箱上发现了7朵传说中的圣花──优昙婆罗花,她说,小小的,每朵花花冠的直径约有1毫米,花茎比头发丝还要细。花色雪白,周围散着淡淡的光晕,淡淡的清香四溢。没有泥土,此花直接生长在塑胶箱上,堪称神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