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齐戈:无权者的权利

齐戈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3日讯】【新世纪特稿2007年9月2日】随着北京台的“假新闻”的落幕,CCTV的假新闻又上演了;又一次的造假,又一次的道歉,表演的真实究竟是什么呢?在众人关注的目光下,中共针对所谓媒体造假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一个以制造假新闻起家,靠假话维持的政权,怎么突然天良发现?是洗面革新还是改弦更张?是为了把真相告诉公众还是另有所图?随着一个个事件上演,随着一个个事件越来越政治化,人们终于看到这个“智慧”面具背后的真实。所谓事件的政治化,所涉及的就不是真假问题,而是善恶问题——即政治本身的真假问题。那种可能生出恶的结果的东西,就是政治上的“假”;能够促成善的结果的东西,就是政治上的“真”。这种以所谓“假新闻”的政治化,将会生出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一个恶的、政治上“假”的东西——表明他们要把极权专制的道路走到底!终于,他们露出了狰狞面目,无耻地把手伸向互联网,并为此编造出种种口实,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把民间唯一的话语权利剥夺干净!

中国是一个没有言论和出版自由的国家,虽然在那部他们随意修改的宪法里从来就规定我们有这样的权利,但这个规定没有一天实现过,这两个自由我们从来也没有得到过。民间没有出版社,没有平面媒体,更没有广播电视;而这些都成为党的喉舌。党的喉舌,把人民的言论自由的一切都取代了!我们早已无话可说,想说也无处可说,中国人早就成为思想、文化、言论领域里的无权者。在报禁不开、中共垄断和把持媒体和出版的情况下,又把手伸到网路;这种对民间的言论自由这点可怜的空间都不放过的恶行,他们还有什么资格和脸皮奢谈民主这类的话题?由于我们是思想和言论的无权者,网路写作就成为我们思想和言论的唯一权利,在一个民主高涨的时代,中共有什么理由把我们唯一的权利剥夺?

我们担心不仅仅是中共象以往那样以垄断和控制剥夺我们的言论自由,虽然这种做法是那样的邪恶,那样地令人恶心。我们担心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这只伸向网路的黑手,成为以往把持和垄断新闻和出版恶政的延伸,并再次导致那些热爱自由的公民成为他们合适的猎物,使他们面临着被捕杀的危险。以一个专横的规定或所谓的守则,粗暴地对待人们的思想和言论,强迫人们人们回到那种无助的年代,蒙受文化专制的羞辱和野蛮的迫害,使他们在现有的状况和境地中雪上加霜。我们的阅历和智力足以发现这种由冷酷、无知、偏见和人的品性构成的专制的闹剧,并能识别任何嘴脸的暴政和那虚伪的面纱。

我们向往自由,但你能想像存在着诚实和正义脱节的自由吗?一个为了一党私利、一党的专权,就可以剥夺人民的权利,把人民陷入永无止境的奴隶状态;他们今天往网路上伸出的那只黑手,实际上不过是中共控制这个国家和人民的专横暴虐又一次亮相而已!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这个所谓的政党与历史上的皇权专制无异,实行最残酷的压制与邪恶的统治。打着共和的旗号,实行专制的统治;以人民的名义,延续寡头的政治。他们一次次的承诺,一次次的撒谎;直到今天,民主和自由在哪里呢?而真实的状况则是,在中共那些所有都冠以人民名义的东西——人民的政党、人民的政权、人民的军队、人民的法院,其背后处处都是这个政党的狂妄自大、乖僻任性和蛮横无理。他们害怕舆论,于是把舆论控制了,他们害怕人民揭穿自己丑恶的嘴脸,于是把人民言论自由剥夺了。无论中共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这种做法都是一个正常的现代人无法接受的。而他们却爱不释手,并把它当成这个风雨飘摇中的救命稻草。难道真能救命?不会的。结果不外是这个政权里的贪腐分子的保护伞、护身符,使他们在贪污腐败、暴力恐怖甚至黑社会化的路上越走越远。山西的黑窑事件、山东的爆炸凶杀、那些难以计数的贪官污吏,不正是在这张保护伞、护身符的保护下茁壮成长、肆无忌惮起来的吗?对一个正常的政权来说,公民的自由——包括出版和言论自由并不可怕也无危险;可怕和危险的恰好是这些在保护伞、护身符下,疯狂与社会为敌、吞噬国家的官僚们。而他们现在正在为这种控制网路、打压言论自由的荒唐举措充当打手!

中共最近宣布,10月15日将召开中共17大。对于17大,人们更多的关心是停滞多年的政治改革能从这里开始吗?从最近发生的诸多事件,这次大会并无多少悬念,也就是说政治改革仍然是个期待——民间的一厢情愿而已。一个有雄才大略、有战略远见的政治家,岂能是一个鬼鬼祟祟、喜欢躲在黑箱里操作的人呢?这样进行的会议怎么会具有开放性?更不要说具有崭新姿态、面对挑战的政治改革的新起点;依然是划帮划线,权利分配那套鬼把戏。他们现在就变着花样的封杀网路,连民间那点可怜的话语空间都不放过,怎么能把他们把持和垄断多年的政治权利还给人民呢?政治改革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对政府权利的限制,使之成为一个有限的、可控的政府,而他们为了自己的权利,为了一党的私利,每天想方设法对任何可能出现自由的空间进行限制和打压。当他们陈旧的知识使他们知道报刊可以传播自由的时候,他们就把报刊把持了,然后他们年复一年地散布着他们的谎言;当他们一知半解的“科学”使他们知道广播电视也可以传播自由的时候,他们就把广播电视垄断了,然后他们日复一日地编造着他们的“红色经典”。即便如此,他们对自己的谎言并没有多少信心,不然他们的手有必要伸向网路吗?

如果他们相信自己是正确的,对待真理也没有虚伪的地方;如果他们不因为自己的宣传太无耻太愚蠢,就没有理由随时提防那些在网路上发表意见的人们。网路上的人们公开写作发表他的意见,提出他的理由,说明现在中共在舆论和媒体上本身就存在大量的问题,而网路写作最重要的意义,正是对文化专制、对舆论和媒体的操纵和把持的反抗。既然网路人士把为真理而战作为自己的职责,同时也表达了对一党的文化专制不满的情绪,那么控制网路这种愚蠢的做法,除了引起更大的反弹、更有力的抨击,还能有什么更好的结果吗?当然,如果他们觉得不是事实必须驳斥时,象这样网路写作就更容易驳斥了;如果这些人疏忽了或是没有胆量驳斥,那也只能怪他们自知理亏、或是自己懒惰和无能。因为主流媒体毕竟把持在中共手上。难道中共的宣传家们忘了戈贝尔博士的名言,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是真理。你们的谎言已经重复了上万次了,早就成了真谛!难道至今连这点信心都没有?我不清楚究竟在什么时候,中共才能明白民间是民间、官方是官方的道理;更不清楚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懂得专制政治、把持一切是落后的根源,既陈旧更不能长久。

全世界在冷战结束后出现了一股“民主化浪潮”,各国纷纷寻求建立过去不存在的民主机制,而这些民主机制之一就是采纳“资讯自由制度”。资讯自由法规蓬勃涌现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获取资讯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加便利,从而增强了进一步获取资讯的要求”。这形成了“在政治和技术两方面的自我增强的趋势,使资讯自由成为民主治理的基本组成部分”。在中国,中共把持媒体是不争的事实,而互联网的兴起,资讯自由才在这个政治、文化专制的国度里有了可能。当我们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得到一点可怜的自由之时,中共那张专制的手又伸过来了,企图把我们这点可怜的权利也夺了去。中共假人民的名义、假国家的名义,把整个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都专制了,使我们失去了我们应有的权利,而技术的进步,使我们在网路上得到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自由权利,中共有什么理由将它从我们手中夺走?对于17大我们并不会抱什么希望,尤其在政治改革这个问题上。但我们却可以提醒他们,不能再倒退了!尤其在言论和出版自由上,我们已经失去的权利他们继续把持吧,但我们在网路上的一点权利他们却无法夺取。一党专制的说辞已经被岁月辗成凋零的碎片,残缺、落后的体制早已不合时宜。在当今的政治事务中,还有哪个政治家会如此愚蠢和笨拙地步其前辈的后尘,跳进这个已被证明其谬误、致命的泥潭里。还有折腾的必要吗?抱残守缺的政治家们。

转自《新世纪》(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9-03 11: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