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海漫游】闺秀画家──陈进(1907~1998)

嫣华、欣琪 采访报导
  人气: 276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27日讯】
台湾日据时期首位女画家

陈进出生于1907年,新竹香山人,为台湾早期的知名女画家。1925年,仅19岁的她远赴日本东京女子美术学校求学,是台湾美术发展史上的第一位东洋女画家,20岁时入选台展,和林玉山、郭雪湖同时列名,成为名噪一时的“台展三少年”。

高精度图片
读书时期的陈进 前排右一

从1925年到日本留学开始,此后二十多年间,陈进在画坛上戮力冲刺,年年费尽心思,创造最好的作品。重视帝展参选的陈进持续创作,为自己开创出绘画生涯的黄金时期,酷爱绘画的她除了参加台展及其他画展,并且写下九次入选帝展的辉煌纪录。

高精度图片
得奖后和日本的大画家们合照的陈进〈后排右一〉

陈进不仅在台湾画坛上叱咤风云,同时也深受日本美术馆的青睐,为此,台北市立美术馆联合日本三家美术馆,开办了一场别具意义的陈进百岁纪念展。

台北市立美术馆的助理研究员吴世全表示,美术馆成立以来有两大宗旨:第一是介绍现代美术,第二是推展台湾美术家的艺术作品。在本土的艺术家当中,陈进百岁纪念展别具特别意义。陈进女士艺术生涯中很重要的作品都集结在此,相当的难得,在过去她的作品展览当中,很少这么完整的呈现出来。为了筹画陈进百岁纪念展,策展单位向各处借展,集结了一百多幅作品,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具规模、最为完整的展出,并以此来怀念这一位从八十年前起,就屹立在台湾画坛的第一代女画家。

陈进百岁纪念展

“很难能可贵的是,在台湾的第一代画家中,极大部分都是以男士为主,唯一的一个女性画家,就是陈进女士,在我们整个台湾美术史来讲,更加的难能可贵。她生于1907年,为了纪念她一百岁的生日,我们特别与日本三家美术馆,共同举办一个百岁纪念展,让台湾和日本都能深深了解到陈进女士的东洋艺术的成就。”吴世全说道。

透过陈进的笔,带领我们回到那个时光流逝得轻柔缓慢的年代;出生于望族、身为大家闺秀的陈进,用彩笔记录着当时社会环境中那种端庄娴淑、温柔婉约的女性之美。吴世全说:“从陈进女士的作品当中,可以看到她所画的仕女画,完全是展现她自己个人的品味、个人的气质,乃至于她个人家境的生活背景,完全把那种女性之美充份的显现出来。她的作品里面,可以看到不同的妇女,有不同样的造型、不同样的款式、不同样的衣着,尤其是那种发型变化得相当丰富。”

日据时代,因为整个大环境的关系,日本人一直推展所谓的胶彩画,深深的影响到台湾当时的年轻艺术家,所以那时的年轻艺术家,不是学习西画,而是大部分都学习胶彩画。胶彩画很重要的代表人就是陈进女士,她不仅继承日本那一套胶彩画的特质,也把日本美人画的优雅特质和风格完全继承下来;甚至她也进入到日本美人画大师镝木清方的画室里面,学习美人画,所以从她的作品中,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镝木清方的那种很优雅、很美丽的美人画的表现风格。后来的作品,则是表现出我们本土的人文,所以在陈进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她的家人、她的姊姊,以及原住民的、乡土的,老百姓、市井小民等,都透过很优雅、别致的表现技法呈现出来。

独树一帜的日本美人画隶属于民俗画,尤其是古典画派的画工非常的细腻精致,蕴涵着浓浓的日本人文精神及女性气质;美人画大师镝木清方的风格不只清新,而且还渗透着诗意,所以在陈进的画作里,看得到老师对她的影响。然而,虽是在日本学艺,对于那些浓厚的日本风味的美人画,陈进并没有照单全收,而是用心的吸收其中精髓,再经过咀嚼消化后,绽放出自成一派的格局。

画笔描绘人文艺术

凭借着对艺术无比的热情和才情,在不断的努力下,陈进女士终于在艺术的领域里打下一片天地;在陈进的身上有很多突破性的事迹,她写下许多第一次的纪录,例如她是第一位入选日本帝展的台湾东洋画家,是第一位受聘为高中教师的台籍女教师,也是第一位担任台展审查委员的女画家。

高精度图片
1934年的作品〈合奏〉,表现两个妇女弹奏古代中国的乐器。


完成于1934年的作品〈合奏〉,让陈进成为第一位入选日本帝展的台湾东洋画家。吴世全说:“三○年代创作的〈合奏〉,表现在两个妇女弹奏古代中国的乐器,这件作品是以她姊姊作为模特儿。在脸部或手的表现当中,完全是保留古典美人画的一个表现手法,不过在身体的表现上,又采取一般写生的表现手法,所以脸部的表现是相当唯美的。”美术馆解说员蓝慧莹表示,陈进在手势上往往显现出高贵、气质的典雅。要看她的功力,可以从她的素描跟纸张的画来看,她不断的用纸先画,成功了以后,才画到绢上,几乎她的画作都是用绢。

陈进创作于三○年左右的作品,好几幅是到现在还留存的巨幅代表作,以人物画的表现为主,我们可以从画中的人物看发型、看衣服的款式,随着时光的推动进程中,分属于不同年代的人物在这里悠然相遇,这其中的画境,也伴随着她自己的成长过程和心境的转变而有所不同。

高精度图片
中国的新娘戴着凤冠霞帔


蓝慧莹解说“台湾或者是中国的一个新娘,戴着凤冠霞帔,很端庄的坐在上面,仔细看,里面有很多漂亮的服饰和精细的图案,兰花、桌椅等都非常精细,有很多的螺钿。”(注:漆器或雕镂器物的表面,嵌上各种磨薄的螺壳作装饰,称为‘螺钿’)

高精度图片
〈化妆〉是入选日本春季帝展的巨幅创作,完成于1936年


完成于1932年的〈芝兰之香〉原本是一件巨幅画作,可惜的是,它已经在战争中毁损,如今只留下试作的纸绘手稿。〈化妆〉是入选日本春季帝展的巨幅创作,完成于1936年,从画面中可以一窥豪门女子高贵的气质,以及他们对于家具的讲究和品味。

“1935年的作品〈悠闲〉,是台北市立美术馆镇馆之宝。陈进女士以她姊姊陈新为写生的造型,透过这个作品,可以看到一个富家闺女居家生活的情境,檀香、枕头、红眠床,整体的变化、设计及配置,表现得相当精致和雅致。在脸的表现上,保留着古典美女画的表现手法,用线条去勾勒出来,凤眼、樱桃小嘴,古典风格的一个造型;在身体的表现来讲,虽然明暗的变化不是相当的大,但是整体那种身体的重量感,丰腴的感觉,都可透过衣着显现出来。”吴世全详细的解说着。

1988年,82岁的陈进,将作品〈悠闲〉提供给台北市立美术馆镇馆收藏,在当时,这是一幅从来没有公开展示的作品,据推测可能是当初打算参加第16回帝展的作品,但那一年却因故取消并未举办。

高精度图片
1935年的作品〈悠闲〉,是台北市立美术馆镇馆之宝

“这一条一般来讲都会变成水平线,水平线会显得比较安静,但是她为了使这张作品产生一种律动感,刻意把这一条线变成斜线,红眠床虽然是安静的,但是因为斜线而产生律动感,更重要的地方,因为这条斜线是右大左小,所以使得这一条线,会有从右往左走的感觉。”吴世全指着画解说道,“她所画的金色的这几个地方,会觉得是突出来的,好像真正镶金上去的,其实它真的是镶金上去,所以那个金是相当厚重的、真实的,但这就是所谓胶彩画的特色,因为胶彩画最在意的就是所谓的装饰,这件作品也是我们中华民国邮票上面的图案。”

陈进用细微的线条一笔一画描绘着家乡的风土民情,把生活上的点点滴滴如实的记载在画作里,几乎每一幅画作的背后都有精彩的故事。而脱胎自日本美女画的唯美画法,更是成功的将当时上流社会中既典雅又摩登的女子请到画中来,包含姊姊和她自己理想中的完美形象,全然的在画作中浪漫呈现。

温婉柔美的胶彩画

胶彩画源于中国唐朝时期,当时是被用来绘制金碧辉煌的宫廷建筑,承传到日本之后,他们将胶彩画发扬光大,广为画家所喜爱,发展到后来更成为日本的国画。
用永不褪色的玉或金等天然岩石研磨成粉状,再用动物胶加以调制,过程相当的复杂琐碎,然而除了材料昂贵及取得不易之外,在上色过程中还必须具备耐心和细心,因为一旦上色之后就很难修改。蓝慧莹说:“什么叫作胶彩画?所谓的胶,都是用一些动物性的胶,台湾梅花鹿很多,较常用的可能是鹿胶。”

吴世全表示,胶彩画跟中国传统水墨画最大不同的地方是,中国水墨画比较强调意境、想像,拟想的一个境界;但胶彩画的表现过程中,很重视写生,一定要透过写生来表现出所描绘的自然的一个对象。胶彩画没有像油画那种厚重、强烈的对比,比较淡雅,但是,可以像国画一样多重染色,只要不染到脏就行,重视线条,全部用线条勾勒出来,像书法那种笔调似的流畅。

生命转弯处再见美丽风景

用心经营艺术的陈进,直到四十岁才结婚,在生下唯一的儿子萧成家之后,画作呈现出和年轻时截然不同的情境,从不食人间烟火的唯美画风,转变成居家生活的画面。从努力参展的年轻时代,到为人妻、为人母,走过富贵繁华,也走过战争纷乱,见证了将近一个世纪的她,把丰富的人生经历留在画中。虽然,淡化了参赛的热情,绘画却已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陈进没有停下画笔,开始用温馨甜美的画面描绘出她对家人与朋友的关爱。

从意气风发的少女时代,一直画到满头的白发,坚强的陈进,连生病的时候也不肯停下画笔。她唯一的儿子萧成家说,母亲一生的作品不多,但是每一件都是精心创作,往往一张作品要花一年的时间,才会满意定案。

高精度图片

“这是她当阿嬷的时候,画她的媳妇跟孙子,做妈妈的表情温和了,那种亲子间的互动热络,看着小孩的心情是很甜美的,可以想像得到,陈进升格当阿嬷时的心情,阿嬷对孙子是无限的宠爱。”蓝慧莹表示,“年轻的时候是眼力好,可是年纪大了眼力也不好了,没办法画那么的准确、细腻,所以她就画得比较粗,晚期的时候她身体非常不好,已经没有办法去完成后来的作品”。

1998年,92岁的陈进因病去逝,留下了几幅未完成的画作,连同展场中一百多幅的画作,为平静理性、一心追求完美的她,做了详尽的代言。陈进曾经说过:“我不跟别人比,只跟自己比,有没有更进步?有没有更突破?”@*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巴洛克艺术的风格,在技法上善用动势、强调光线、夸张的戏剧性,暗示宇宙的无穷尽,在境界上则提升人的精神到达宇宙宏伟的高度。
  • 文艺复兴的古典风格达到了高峰之后,宗教革命的冲突与激情,权势之间的竞争与豪夸,孕育出一颗畸形而硕大的珍珠——巴洛克。
  • 范艾克, Jan van Eyck
    目前全世界所知范艾克的作品仅有23件,而此次比利时根特美术馆(Museum of Fine Arts Ghent)《范艾克:一场视觉革命》(Van Eyck: An Optical Revolution)的展览中,就展示了范艾克的13件作品。这些作品有的来自范艾克工作室,有的则是遗失真迹的复制品。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能够亲眼一睹范艾克的作品的机会。同时展出的还包含与范艾克同时期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作品,像是安杰利科修士(Fra Angelico)、保罗·乌切洛(Paolo Uccello)、毕萨内洛(Pisanello)、马萨乔(Masaccio)与贝诺佐·戈佐利(Benozzo Gozzoli)的作品。
  • Rembrandt and Amsterdam Portraiture exhibit at the Thyssen-Bornemisza Museum in Madrid, Spain( THYSSEN-BORNEMISZA MUSEO NACIONAL, SPAIN)
    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为了躲避瘟疫您出不了门,欧洲来找您!世界各地著名的博物馆、歌剧院正通过虚拟展览开放门户,让大家在世界任何地方都能免费上网观赏。养生最高境界就是养心,祝福您日日是好日!
  • 菩提,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七位僧人披着色彩明亮的粉红和紫色色调的袈裟,整幅画精巧地画在一片叶子上。他们站在林木葱郁的小峭壁旁,看起来好似有神奇的能力,能够打开连接天上世界的通口。
  • 1890年代,善画动物的法国写实主义女画家罗莎·波讷儿(Rosa Bonheur,1822~1899)正瞅着她的一幅素描烦恼呢。这是一幅描写一群野牛为逃离大火迎面奔来的壮观场面。如同往常,画家非常忠于解剖地把这群壮硕动物描绘得真实且充满生命力,但是始终无法令她满意的是前景的草地。事实上她对北美大西部的草原长什么样完全没概念。
  • 悲伤的圣母不但显得年轻美好,而且表情相当平静,并未像一般丧子的母亲那样涕泪纵横、号啕大哭。除了不破坏美感,米开朗基罗同时也借此表现了圣母超然的神性。
  • 雷欧纳多·达·芬奇的多才多艺经常为人所乐道,他身兼艺术家、科学家、发明家、音乐家、工程师于一身,是文艺复兴最具代表性的全才人物。不过,多才多艺也可能成为一个缺点。人生有无数的选择,而人的生命有限,要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点,即使天才如达芬奇者,也不一定能掌握得好。我们可以从达芬奇一些生平事迹来看看他怎么对待自己的才华。
  • 乔托(Giotto)是14世纪期佛罗伦斯最伟大的画家,也是最早突破中世纪偶像式的描绘,而以真实表现自然和人类情感的手法创作的画家,对文艺复兴绘画的成熟影响深远,因而被推崇为文艺复兴之父。
  • 从小莫扎特的家庭充着满音乐气氛,父亲雷欧波德.莫扎特在萨尔兹堡大主教的宫廷内担任管弦乐的副队长,也是一位音乐教育者,他的著作《基础小提琴演奏法》至今还占有一席之地。虽然,后世对莫扎特的父亲揠苗助长的栽培方式有所责难,但是不可否认的,如果没有这位父亲的慧眼和用心,莫扎特也不一定能成为莫扎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