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奥运队绞尽脑汁应付北京空气污染

为了奥运 北京当局计划减半车辆上路

人气 2

【大纪元1月27日讯】(大纪元时报曾去执综合编译报导)今年8月的北京奥运将近,在各项筹备措施中,有些缺失或许易于改善,唯独顽固的空气恶化问题至今持续令人担心。现在不只是北京当局害怕届时空气品质会出状况,连所有参赛国都为了运动员的健康与成绩,想方设法谋求解决之道。

为了奥运 北京当局计划减半车辆上路

北京官员对外宣称8月8日举行奥运时空气不会有问题,当局会竭尽所能,为北京带来一片蓝天。国际奥委主席罗格(Jacques Rogge)称对北京的空气有信心,因为他认为那些官员“不会让世界失望”。

罗格与美国奥委主席尤伯罗希望能像1984年洛杉矶夏季奥运与2004年的雅典奥运那样,开赛前虽然其空气污染问题受到关切,但比赛一开始空气品质不再是问题,但目前离开北京奥运只有有七个月时间,而北京的空气品质并未见明显改善,而且北京的空气质量检测手段被国际知名环保专家指责存在作假之嫌,所以国际间对奥运期间的空气质量仍存巨大疑虑。

根据路透社的报导,北京当局为了今年8月的奥运,将限制300多万辆汽车中只能有一半的数量上路,希望以此来确保空气品质。届时大众交通系统会扩大服务,有173条车辆接驳路线与34条巷弄路线,其中有七条路线全天候服务。为此,去年八月北京当局测试了四天,依车牌号码的奇数与偶数限制车辆上路,每日路上可减少130万辆车子。

不过,虽然路上的车子不拥挤,但烟雾还是不散,国际奥委会希望当局备有应变计划。空气品质一直是北京官员与相关人员最伤脑筋的问题。北京市长郭金龙近日表示,减少废气排放、遏止污染是今年市政府最优先的任务,但是困难重重。

美国奥运队正着手因应北京空气污染

如今距奥运剩下不到七个月,在科学家对今年夏奥运的空气品质普遍存在疑虑的情况下,世界各国的奥运选手团已开始做最坏打算。美国奥运委员会的运动生理学家韦尔伯(Randy Wilber)面对北京的恶劣空器品质,希望为运动员设计出一些更聪明、安全的办法。

为了保护运动员,韦尔伯鼓励他们尽可能晚一点到达北京,赛前也选择别的地方训练。他并呼吁所有的运动员一到北京就戴起特殊设计的口罩,比赛前才取下。比起那些准备不足的国家,韦尔伯的方法使美国的运动选手占有优势,不过也有不利之处:这些作法恐怕会得罪地主国,制造政治紧张情势。

有的研究人员表示,通常北京一天的污染程度,是世界卫生组织安全标准的五倍。马拉松的世界记录保持人格布雷希拉希耶(Haile Gebrselassie)患有过敏症,排名世界第一的网球女选手海宁(Justine Henin)有气喘病,空气污染都有可能会使他们呼吸恶化。

有些参加去年奥运测试赛的运动员抱怨,污浊的空气使他们呼吸困难,恶心呕吐。来自科罗拉多州35岁的场地自行车赛选手皮尔斯(Colby Pearce)表示,他经历过弥漫烟雾的北京赛车场,由于空气污染,使他的喉咙发痒,罹患支气管炎。

韦尔伯与那些有钱国家的团队暗中相互较劲,为了对付空气品质,都在想办法解决。上个月美国的拳击队在北京比赛,选择在旅馆的走道上练跑,而不是在马路上,因为外头的空气太差了。

如果北京八月的污染仍然恶劣,最受影响的是马拉松、铁人三项与自行车选手,因为他们在户外比赛的时间长达数小时。罗格宣称对这些比赛有备用计划,如果比赛时空气污染对选手有害,将另行安排时间比赛。不过这么做是否会给选手们带来不便,仍然是个颇有争议的问题。

污浊的空气严重伤害身体健康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导,北京的车辆、燃煤工厂所排出的废气造成空气严重的污染,空气中主要有一氧化碳、二氧化硫、二氧化氮、臭氧、悬浮颗粒等五种污染物。纽约大学医药学院教授奢斯东(George Thurston)最担心其中的臭氧与悬浮颗粒。他认为:“臭氧会直接影响肺部,到一定的程度在肺部会形成液体;悬浮颗粒吸入肺部会随着血液流动,对人体会有严重的伤害。”

他表示人体对污染的反应很敏感,一遇污染会自动减少呼吸次数,运动员会因此而缺氧痉挛,奥运如果发生这种事,情况会很惨。污染还会造成过敏或气喘,甚至有心脏病发作的危险。

据韦尔伯三次走访北京,实际测量污染情况,发现其污染程度远比2004年的雅典奥运及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严重。因此他选择在南韩、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寻求训练场地,铁人三项队将在新加坡训练,独木舟与小艇队的训练场则选在日本。

运动员可能戴上人工呼吸器

为因应空气污染,美国奥委会实验室正协助为运动员设计含有人工呼吸器的口罩,韦尔伯不愿透露细节,也不愿让口罩的样子曝光。他表示大约有 750至1000付口罩给运动员使用,每付价值20至25美元,它可过滤80%至100%的污染物,一般纸制的口罩只能过滤25%至45%。

国际奥委会发言人童智(Sandrine Tonge)表示,每一项运动的国际联盟组织有权规定比赛时的用品,故奥运选手比赛时带口罩是可以理解的。不过韦尔伯认为美国人不会这么做,他说:“如果美国运动员比赛时戴上口罩,对中国人民与国际奥委会恐怕会带来政治困扰与难堪,这种影像如果在全世界的电视播出,一定会制造大问题。”

去年九月美国铁人三项选手在中国比赛前载着面具,开赛时取下,他们踏出巴士时看上去活像外科医生,又像是电影《星际大战》里绝地武士达斯维德的造型。当时其他国家队伍都未带口罩,有的在一旁窃笑。

25岁的美国选手休梅克(Jarrod Shoemaker)承认戴面具看起来是有一点蠢,不过这一次她比赛前戴上口罩,事后不觉得喉咙有毛病。她希望这种作法能继续保持下去。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法人权团体:总统访华人权立场不力
未普:假祸猛于虎
北京奥运严重超支的背后
中国异议作家因颠覆国家罪而受审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吉林白城现沙尘暴 天空瞬间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踪:全球确诊逾百万
【十字路口】中共急寻20万尸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惊奇】疫情中心或回东亚?红二代谈倒习
【直播回放】4.3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破10万
【现场视频】武汉死者家属建群 警察上门骚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