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黑心食品毒 莫过于人心

“神七与毒奶”研讨会:剖析黑心食品的社会根源(上)

标签:

【大纪元10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钟涛、通讯员祝家琦、何秀丽纽约法拉盛报道)10月5日在《法拉盛论坛》以“神七与毒奶”为题的第六次研讨会上,著名时事评论家章天亮以大量的事实,剖析了黑心食品的社会根源。他表示,黑心食品是人造的,人心之毒在于那个社会缺乏基本公正导致层层不平衡,而导致社会严重不公的根源在于中共这个政权。

下面是章天亮的发言整理:

人心之毒

我去年看了一部电影,是大陆导演拍的“夜宴”。“夜宴”里面有一个情节让我印象很深刻。它讲宫廷斗争,其中有一个人为了杀另外一个人,要去买匕首,这个匕首是经过剧毒淬炼过的,只要这个匕首一刺伤人,被刺的人就会中毒而死。买匕首的就问淬炼匕首的人,他说:“你淬炼匕首的这个毒药是不是最毒的?世界上还有没有比这个更毒的?”那个人说:“世界上比这个更毒的就是人心。”

其实我们看到很多大陆发生的事情,三聚氰胺确实很毒,可以让人断子绝孙,可以让人肾结石或者得其它很多治不了的病。但是是谁造的呢?是人造的。人如果没有心不毒的话,造不出个像这样毒的东西来。我觉得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我们在探讨问题时,我们常常在讲这是不是一个制度的问题?这个确实是一个制度问题,当然也可能还有其它别的很深刻的原因,或者说很广泛的原因,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人心。

解毒从人心

世界上的毒物不只是三聚氰胺这一种毒。像腌过的“金华火腿”。为什么呢?因为猪肉要晾干才能够做火腿,如果温度不适宜、湿度不适宜的话,火腿放那个地方会生蛆,长霉。一年可能只有这么一点点的时间才可以做火腿。那么金华人一年到头都想做怎么办?不想要生蛆怎么办?他就拿着猪肉到敌敌畏里泡一泡。蛆都活不了,人可能也够呛。所以说有很多的毒其实都是人心造成的。要解毒,如果不从人心下手的话,那么是解不了这个毒的。

有很多人讲说,大陆这么乱,没有共产党的话谁还压得住?我觉得这完全是共产党搞的宣传。这个社会人多,可能确实是比较复杂,但是如果能够把人心搞好,这个社会治理起来就容易了,不用什么质量监督局,不用这种媒体监督,不用司法去处罚你,好人从内心做好,不做坏事,很多事情就得到解决。现在你有了这个东西,质监侷不监督、媒体搞有偿新闻、司法部门吃了原告吃被告,人心变坏了,什么部门也解决不了。

维系公正社会 创造善的榜样

要让这个社会繁荣起来其实非常简单,就是维系社会的公正。这个社会只要能够维系公正,真正能够有创造性的人,他是在一个公平竞争的情况下,脱颖而出。他能够走到社会上层去,他能创造出新的产品,他能够办很大的企业,那是因为这个人有他的眼光,有他的人格魅力,然后有他的吃苦耐劳等等,给人类创造一个很善的榜样。

社会失了公正 人心理不平衡

但是,一个社会如果没有公正的话,那个人为什么发财?喔!那个人是因为他跟省长是亲戚。喔!那个人是因为做假药的。所以别人就会想了,如果我要发财呢,我也要去搞人际关系,我也要去做假药什么的,他的心思就用歪了。其实社会道德就是这样一步步滑下来的。因为社会失去了公正,所以很多人心理不平衡。

2006年的时候大陆有个学者周勍,写了一本书叫《民以何食为天》。其中有一个故事给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有一个主管农业的国务院副总理,到农村去视察工作,看见农民养猪。

他发现农民养两种猪,有一种猪长的非常漂亮,这个毛皮有点发红,毛也非常的光,猪的臀型比较好看,猪也到处跑感到非常有活力。另外一种猪就长得很丑,懒懒的躺在猪圈里面睡觉,身上的毛也没有光泽,反正很丑。

这个副总理就问这个农民,你为什么要养两种猪?这个农民就说,长得好看的猪是卖给城里的。这种猪的肉比较瘦,长得又好看,肉的颜色也很鲜,很好卖,可以卖很贵的价钱。长难看的猪是我自己吃的。

这个副总理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你要难看的猪给自己吃呢?好看的猪给别人吃呢?他说,我的这个猪之所以长得难看是因为它很肥,肥肉很多。如果你想要给它肥肉少的话,就得让它吃瘦肉精,吃那个瘦肉精能把脂肪转化成瘦肉。所以猪好看是吃瘦肉精吃的。

那副总理就说,瘦肉精猪吃了确实是变瘦了,但人吃了是要得病的。你卖给城里人,城里人吃了都要得病的。那农民回答一句话很绝,他说:没有关系,城里人有公费医疗。(众笑)

所以我觉得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这个农民是心理不平衡。就是说你城里人你怎么有公费医疗,我就没有,我给你点儿这样的猪肉吃。你知道城里面有公费医疗的人他心里也不平衡,他说我一天到晚干活干这么苦,你看那个当官的,他什么都没干就拿了很多钱,房子好几套。没想到他看那个官,其实看他上面那一层领导也不平衡。

省长看中央他不平衡,市长看着省长不平衡,多少农民也不平衡。所以每一层心里都不平衡的话,他就有可能去想出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来。不平衡他要给你想办法造麻烦。他觉得为什么你那么舒服,我那么不舒服啊?他可能就要给你找麻烦。

做有毒食品,其实也是一样的,这么多的工厂在竞争这个奶粉市场,你放三聚氰胺,我不放三聚氰胺,你这成本就降得很低,我的成本擡得很高。如果咱们俩一起竞争的话(在大陆很多竞争还是价格竞争、恶性竞争),价格不断往下压,如果我按照你的那个价格卖的话,我可能连成本都赚不回,怎么办?不得不去造假,当然有的人造假可能造得狠了点。(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纽约市议员亲临法拉盛缅街调查中共帮凶
FBI侦破正遭罢免的刘醇逸密友犯案全过程
慧圆:中华民族“八大国耻”
【图片新闻】文协周末免费音乐会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曾焯文:天下围攻 要求中共赔偿
【新闻看点】北京清明作秀再遭骂 追责声四起
【现场视频】武汉特警封路 救护车带走客车乘客检测
【纪元播报】中共病毒蔓延 贸易战影响加剧
【现场视频】复工体检 百人中六位无症状感染者
【纪元播报】多位美议员吁调查世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