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旅

王颖 撰文/摄影

人气 8
标签: ,

【大纪元10月18日讯】当加拿大的亚伯塔省秋风萧瑟的时节,西邻的卑诗省依然风和景明,一座落矶山,隔断了太平洋暖流,形成两个不同的气候。每到十月,总会有很多人慕名到卑诗省一睹三文鱼(也称鲑鱼)洄游的壮观景象,同时也可再体味一下温暖的秋日阳光。

我们那一次出行,目标是卑诗省一个叫鲑鱼湾(Salmon Arm)的城市。说近不近,说远不远,有大约500多公里的路程,据说是看三文鱼洄游的好去处。由于在路上耽误了一段时间,当我们到达家庭旅馆时已是半夜,主人已经休息,提早留了门以方便我们出入。

第二天一早,才见到主人。这是一个典型的北美家庭─年轻的夫妇、两个孩子、一条狗。为了给我们做早餐,善良的女主人天不亮就起床准备了。虽然已事隔多年,但依然记忆犹新,那是我吃过的最丰富的一顿早餐。人的一生很多事情都会忘记,但人的善念有历久弥新的力量。住过许多的家庭旅馆,而这位女主人的用心让人无法忘却。

饭后,因为不急着赶路,就有了机会让我一览周围的一切。这是一个距鲑鱼湾十几公里远的乡村,静谧悠闲。庭前落花,屋后流水,远处青山隐隐,近处一鸟弄声,使这里愈加空灵。

闲谈之间对女主人有了多一些的了解。她曾是一个为电影演员服务的专业化妆师,多年前发现自己更向往一种安静的田园生活,便在婚后与丈夫一起回到了乡村。丈夫在温哥华有工作,每周奔波于两地之间。女主人则自己操持着农庄、牛群和家务,乐此不疲。

“吾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不知这是不是一种回归呢?

告别女主人,来到看三文鱼洄游的河边。

出生在卑诗省冰冷的沿海和内陆河流,野生三文鱼在距海20公里至1500公里的淡水中生活2-3年后,顺流至海,等待成熟,然后再逆流而上,回到它们的原产地产卵。

鲑鱼湾已经距海一千多里,三文鱼从海中一进入淡水,便停止了摄食,靠自己身上的脂肪,一路逆流,过险滩,跃急流,游至此已是筋疲力竭。细细观察一下吃力地游动着的鱼儿,经历了长途跋涉,几乎每一条身上都有伤口。很多的三文鱼在产卵后已无力重返海洋,河岸的两边满是红红的三文鱼尸体。

高精度图片
大批三文鱼逆流而上回出生地产卵。
高精度图片
洄游的三文鱼长途跋涉,筋疲力竭。


这是怎样的一种生物?!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为着种群的生存繁衍,一年一年,周而复始。

过去,三文鱼是印地安人主要的食物来源,也是重要的文化和精神象征。由于人类的过度捕捞和环境的恶化,原本流动着三文鱼的大大小小的河流,目前已减少了80%,不知何时人才能和自然真正和谐共处,想来还有长路要走呢。(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现代诗:与海豚对话
激情悲苍的生命之歌
港水警截获走私海鲜拘5人
多食樱桃三文鱼可减轻炎症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爱泼斯坦:科技巨头操纵选举
【远见快评】六个州激战 川普都有哪些高招?
【拍案惊奇】共和党浪潮 川普曾预言国会取胜
【新闻看点】习贺拜登何意?川普联军五线反攻
【有冇搞错】数字极权主义侵袭 最后的自由之战
【珍言真语】张崑阳:痛心同伴陷囹圄 坚持抗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