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门故事(8):相责以礼

浊世清莲
font print 人气: 120
【字号】    
   标签: tags:

这是孔子后学相责以礼的故事之一。

孔子逝世后,弟子们守丧三年而后散游诸侯。子夏居西河开馆授学,遂为魏文侯师。子夏丧其子,哭而失明,曾子吊之。依礼,朋友丧明而哭之。曾子哭,子夏亦哭着说:“天哪!我无罪也!”曾子忿然作色,谴责子夏:“你怎能无罪?我们同事夫子于洙泗冰之间,而你退而终老于西河之上,言谈不称夫子,使西河之民误以为你就是夫子(一说:汝德齐于夫子),这是你的第一条罪状;父母丧,使民未有所闻,这是你的第二条罪状;丧其子而你丧其明,悲痛过于父母,这是你的第三条罪状。怎么能说你无罪?”子夏弃其杖而拜,连称已过,慨叹自已离群索居太久了。

古之君子,相勉以道以仁,相责以礼以义。谁要是被人以利相诱,则认为是受了极大的侮辱。而今人,被诱之以利以名则喜,甚或感激万分;被导之以礼以义则认为是无用的空谈大话,甚或气愤万分,以至于发展到连“真、善、忍”都受到排斥和批判的地步。背离天道仁义,何其久且远矣!

(其事并见《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礼记.檀弓上》)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10/20/55474.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一回,鲁哀公问孔子:“如何才能治理好国家?”

    孔子说:“国政当中最急迫的,就是要让百姓富裕和长寿。”

  • 吴保安,河北人。任遂州方义县尉。他的同乡郭仲翔,是郭元振的侄子。郭仲翔很有才学,郭元振打算帮助他成名和做官。赶上蛮敌侵犯,朝廷派李蒙做姚州都督,帅领军队去征讨。李蒙临走时,与郭元振告辞,郭元振就把郭仲翔介绍给他,并说:“郭仲翔是我弟弟的独子,还没出名和做官,你暂且带他去军中锻炼。如果能破敌立功,使他也能享受一点微薄的俸禄。”李蒙答应了他。 他见郭仲翔确很有才干,便任他做了判官,让他处理军政事务。他们一起到了蜀地。
  • 郑燮(1693--1765)字克柔,号板桥,江苏兴化人。乾隆元年(1736)进士,曾做过山东范县、潍县的知县。板桥性格洒脱宽厚,在任知县的十二年间有惠政,在他治下的县境,牢狱曾几度空虚。
  • 子路穿得整整齐齐,气气派派,来拜见孔子。孔子说:“仲由,你这么神气十足,是为了什么?长江刚从岷山流出时,它的水流很小,只能浮起酒杯。
  • 古弼在旁边坐等了好久,世祖也不问他有什么事。于是古弼站起身来,当着世祖的面,揪住刘树的头发,将他从椅子上拉下来,然后一只手拽住刘树的耳朵,一只手攥成拳头,殴打他的脊背,斥责刘树说:“皇上不理朝政,都是你这个佞臣的罪过!”刘树确实是个佞臣,干了许多坏事。古弼早就气愤在心,这天忍不住发作了。
  • 桥玄字公祖,梁国睢阳人,年轻时做过县功曹。当时豫州刺史周景,巡察所属部域,考核政绩。桥玄抓住这个时机,谒见周景,伏地陈述地方官羊昌的罪恶,请求彻底查究羊昌的罪行。周景钦佩他的意志,就任命他担任相应的职务,并派遣他去查处。
  • 一般都认为,能上山擒虎、入水捉蛟、战场不避枪林弹雨、行侠仗义者是真正的勇士,而孔子却不这样认为。
  • 孝有层次深浅之分。一般所认为的孝顺父母,只是孝浅层次的含义。 孔子所认为的全孝,才是其深层次的含义,才是孝的最高境界。
  • 人皆以为,得高官、发大财,飞黄腾达谓之通,反之为穷。而孔子对穷通却有异乎寻常的理解。
  • 子路是孔子弟子中善于施政者之一。卫国的蒲邑壮士多而难治。子路为蒲邑大夫,向孔子辞行。孔子告诫子路,恭谨谦敬,可以制服勇士;宽大清正,可以亲附民众;自身恭正,百姓安静,即可报效上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