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门故事(一):圣人之勇

浊世清莲
font print 人气: 63
【字号】    
   标签: tags:

一般都认为,能上山擒虎、入水捉蛟、战场不避枪林弹雨、行侠仗义者是真正的勇士,而孔子却不这样认为。

子路是孔门弟子中性格粗直、崇尚勇力的一位。稍遇不平,便愤然作色,甚或拔剑相斗。一次,孔子让弟子各言其志,子路曰愿举兵攻敌,必攘地千里。孔子认为子路只是个愤愤然的勇士,并未得孔门儒学“勇”之真谛。

那么,孔门儒学“勇”之真谛是什么呢?在孔子看来,“勇”也是有层次的。有渔父、猎夫、烈士之勇,更有圣人之勇。圣人之勇才是孔门儒学所要达到的最高标准。

据《孔子集语‧杂事》记载:孔子游山,子路随行。夫子口渴了,让子路去打水。子路水边遇虎,与老虎搏斗,把老虎尾巴拽下来了。子路很得意,把老虎尾巴揣在怀里,回来问夫子:“上士打虎如之何?”夫子曰:“持虎头。”“中士打虎如之何?”“持虎耳。”“下士打虎如之何?”“持虎尾。”子路非常生气,自己与老虎搏斗,差点儿连命都搭进去了,才落了个下士。他跑到一边,把老虎尾巴扔掉,揣了个石盘回来了。子路认为孔夫子先知先觉,明知水边有老虎,让自己去打水,就是想让老虎吃掉自己。所以揣个石盘回来,欲杀孔子。他问夫子:“上士杀人如之何?”夫子曰:“用笔端。”“中士杀人如之何?”“用语言。”“下士杀人如之何?”“用石盘。”

古人把士人分为上、中、下三等。孔夫子认为,上等的士人杀人用笔尖,就是“笔伐”,中等的士人杀人用语言,即“口诛”,只有下等的士人才动用武力。就是说,夫子认为,以武力服人的人只是个下等的士人,并不是真正的勇士。子路虽很粗野,却也明白了杀了孔子自己依然是个下士,而且绝对不能做下士,于是他悄悄的扔掉了石盘。

孔子貌似阳虎,过匡城,匡人以为阳虎而围之于馆舍,且欲杀之。孔子弹琴唱歌,声不绝耳。子路不解,问孔子为何如此娱乐,孔子说:“水行不避蛟龙,是渔父之勇;陆行不避虎兕,是猎夫之勇;白刃交于前而视死若归,是烈士之勇;知穷之有命,通之有时,临大难而不惧,是圣人之勇。”劝子路且静观天命。不久,匡人入而辞谢,言其以为阳虎而围之。

什么是圣人之勇?圣人之勇就是一种处世态度,即知天命、顺天命、临危不惧、处难不惊、无论什么巨难困苦都能泰然处之、静候天命的处世态度。孔夫子就是凭着这种不惊不惧的圣人之勇,平安渡过了以上的生死大难,不动声色的化敌为友,化险为夷。

圣人之勇为何能不武而威?因为它符合天道。儒家认为,上天只辅佑德高的人,圣人德高齐天,天必佑之。而“自天祐之,吉无不利”,所以圣人能不为而成,不武而威,能不战而屈人之兵,能垂衣裳而天下治。

(事出《孔子集语》、《庄子‧秋水》、《史记‧孔世家》)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9/17/54835.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一次,鲁哀公问孔子说:“我听说,向东边扩展住宅,不吉祥。真有这回事吗?”
  • 孔子说:“我对有些人感到羞愧;对有些人很鄙视;对有些人感到很危险...
  • 有一回,子贡向孔子请教如何治理百姓的方法。孔子说:“战战兢兢地,像用一条朽烂的绳子拉马那样,去对待百姓。”
  • 纵观历史上的君王们,他们在继承王位之初,都希望自己与日月齐明,与天地同辉,与五帝、三王同垂青史。
  • 荀况(公元前313年至公元前238年),是战国时代的思想家,著有《荀子》三十二篇。他在一篇文章中,论述了不忍而好斗的危害。
  • 汉和帝的皇后邓绥,姥在和帝死后临朝听政,是为邓太后。她六岁时即懂《史书》,十二岁时通晓《诗经》、《论语》。十六岁入宫后,一开始为贵人,后来因为知书达理,德高望重,而被立为皇后。她虽然位列至尊,却仍不忘读书,在后宫中,曾师从曹大家学习经书。
  • 孝道是人伦的重要基础,神对真正行孝的人也是非常看重的。清乾隆年间以博学而闻名的纪晓岚,在他的《阅微草堂笔记》一书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
  • 有一回,鲁哀公问孔子:“如何才能治理好国家?”

    孔子说:“国政当中最急迫的,就是要让百姓富裕和长寿。”

  • 吴保安,河北人。任遂州方义县尉。他的同乡郭仲翔,是郭元振的侄子。郭仲翔很有才学,郭元振打算帮助他成名和做官。赶上蛮敌侵犯,朝廷派李蒙做姚州都督,帅领军队去征讨。李蒙临走时,与郭元振告辞,郭元振就把郭仲翔介绍给他,并说:“郭仲翔是我弟弟的独子,还没出名和做官,你暂且带他去军中锻炼。如果能破敌立功,使他也能享受一点微薄的俸禄。”李蒙答应了他。 他见郭仲翔确很有才干,便任他做了判官,让他处理军政事务。他们一起到了蜀地。
  • 郑燮(1693--1765)字克柔,号板桥,江苏兴化人。乾隆元年(1736)进士,曾做过山东范县、潍县的知县。板桥性格洒脱宽厚,在任知县的十二年间有惠政,在他治下的县境,牢狱曾几度空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