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曹长青:美国大选:“平庸”和“更糟”之间选择

曹长青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9日讯】对11月4日的美国总统大选,目前两党都使足力气,做最后冲刺。从政党角度来说,优势在民主党一边,因共和党的布什总统已做了两届八年,有执政包袱。在内政的主项经济上,由于房贷危机,美国经济出现较大滑坡;在外交的主项伊拉克战争上,因左派媒体的负面渲染,多数美国人已不支持伊战。布什总统的支持率一路下滑,“换党做”成为大众的心理趋势。但从总统人选角度,民主党则不乐观,虽然共和党的麦凯恩比较“平庸”,但民主党的奥巴马则是“更糟”。因而美国这场大选,实际是在“平庸”和“更糟”之间选择。

我们首先谈奥巴马的“更糟”,它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首先是他的“极左”:对外,反对伊拉克战争,主张立即撤军,对邪恶缺乏认知;对内,有90次主张增税的参议员记录。这种极左,完全不符合美国自越战后保守主义回潮的国情。

越战期间,左倾思潮在美国达到高潮,然后就一路下滑,保守主义回升。这从越战高潮的1969年至今的40年中,民主党只主掌白宫12年(卡特,克林顿),而共和党主掌28年(尼克松,福特、里根、布什父子)的长短比例就可看出,多数美国民众倾向保守主义。民主党的卡特当年能胜选,主要因为共和党提名的福特太平庸。当年在福特被提名的大会上,后来当了总统的里根发表演讲,受到万众欢呼,代表们当时就感觉他们选错了人,结果福特败给卡特。克林顿能当选,主要因德州富豪佩洛出来独立参选(拿了19%选票),分了共和党的票,因佩洛是绝对自由经济主义者(更右)。克林顿能连任,在于他走中间路线,签署了削减福利法案,抛弃了左派热衷的高福利政策。这种左翼向自由经济靠拢,在国际上也是明显趋势;像英国左翼工党,前首相布莱尔也是走中间路线(即体面地向右派理念靠拢)而赢得了大选。但上次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却推出“极左”的参议员克里(凯瑞),结果布什获压倒性胜利,赢得选举人票、全国人头票、多数州长、还有参众两院,被称为赢得“五项全能”;这次民主党则推出比克里更左的奥巴马。《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科恩(Richard Cohen)说,民主党推出了一个少数人偏爱、多数民众不信任的总统候选人;而这种事已经发生过(指克里)。

二是奥巴马资历太浅。他只是第一届联邦参议员,没有当选过州长、市长,甚至连个大公司都没管理过,内政和外交经验都缺乏。民主党的上两届总统都有行政经验:卡特当过4年乔治亚州长,以改革著名;克林顿当过12年阿肯色州长,更有不少政绩。奥巴马则可能是美国有史以来资历最浅的总统提名人,简历都不到半页纸。知名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克瑞汉默(Charles Krauthammer)称他是“虚荣的厚颜”,质问“奥巴马有过什么学术成果?写过哪篇让人记住的文章?” “奥巴马有才华,可大部分都用在编织和叙述他自己的一生。没有事件,没有信念,没有制度,只有他自己。”对于美国人来说,他是“完全的陌生者”。

三是他擅长大话,并有机会主义者的见风使舵。奥巴马在群众大会讲话,具有列宁式的煽动力,喜欢讲一些“大词”,蒙那些普通人,例如变革、希望、创造等等。有评论家说,听他讲话,有一种历史感,好像原来很平常的个人,一下子成为创造历史的关键一份子。在十月革命时听列宁演讲的人,也是这种感觉,在热血沸腾中,冲动出攻打冬宫的激情和勇气。但这种“大词”演讲,千篇一律,连左派媒体都开始厌倦。对奥巴马的提名演说,《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题目是“老调重弹”。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识到,他们要选的是一位有能力领导国家的总统,而不是演讲冠军。何况奥巴马的演讲,主要是靠字幕机,他只不过是有些表演才能。另外他有典型政客心理,看民调、风向而变换立场。例如他一直主张立即从伊拉克撤军,一看民调不那么支持,就改口。俄军入侵格鲁吉亚(乔治亚)时,他第一时间表态说两国各有责任;第二天看情形不对,改口交联合国处理;在被指出俄在安理会有否决权后,第三天才按共和党的麦凯恩调子,谴责克里姆林宫。难怪他被对手阵营挖苦说,下次发生国际危机,他应该先给麦凯恩打电话,请教该怎么表态。

四是他有多位朋友是极端反美份子,他可能深受影响。七十年代曾用炸弹攻击美国国会大厦、五角大楼等、被称为“美国红军”的著名反美份子艾尔斯(William Ayers)就是奥巴马的朋友。据媒体广告,九十年代奥巴马准备参选伊利诺伊州参议员时,就是在艾尔斯家决定的,奥巴马还接受了他的竞选捐款。他们还曾在一个基金会共事过三年。

被称为奥巴马私人教师的戴维斯(Frank Davis),美国《时代》周刊说,是著名的政治活跃份子、美国共产党党员,奥巴马早年在夏威夷就成为他的弟子。戴维斯教导奥巴马,他们要共同改变白人的专制统治。美国《准确媒体》(AIM)在题为“奥巴马的共产主义老师”一文中说,戴维斯要把他塑造成一个共产主义思想的黑人领袖。奥巴马在自传中提到戴维斯时,仍情深意长,说“每次想到他,都令我会心微笑,想到我妈妈那一代人的共同信念。”《时代》周刊说,奥巴马每当有需要时仍会找这位共产党老师征求意见。

在过去20年中,奥巴马受到的最大影响来自他教会的牧师赖特(Jeremiah Wright)。赖特是极端的黑人种族主义份子,以反美宣传着称。911美国遭恐怖袭击后,赖特布道时说:“这是美国自作自受!”并说爱滋病是美国政府为了种族灭绝黑人而发明的,毒品也是美国政府故意给黑人的,是要残害黑人。他甚至在教会高喊“上帝诅咒美国!”

奥巴马和这个疯狂的黑人牧师保持了20年情同父子的友谊。赖特是奥巴马的证婚人,并主持了奥巴马两个女儿的受洗,被视为是奥巴马的“精神导师”。在赖特的反美言论遭到广泛批评之后,奥巴马还公开说,“对我来说,他宛若我家的一个成员。我无法不认他,就如我无法不认我黑人小区的同胞一样”。后来看到实在影响选情,才宣布跟他“断交”。但二十年的“近墨者黑”可能不是那么容易漂白的。他和那么多极端敌视美国的人关系密切,足以说明他本人对美国的态度。美国民众会选出一个不热爱、甚至可能是相当反美的人当总统吗?

五是黑人因素。这次如果奥巴马落选,可能全球左派,包括那些没有新闻自由的专制国家,都会大力渲染美国仍种族歧视,黑人无法政治出头。但实际上,美国近年多次民调,绝大多数美国人都认为,接受黑人总统,只要优秀。但第一位美国黑人总统,最大可能是出自推崇保守主义价值的共和党,而不是民主党。比方说,如果这次是黑人前国务卿、共和党的鲍威尔出来参选,就有可能成为第一位黑人总统,因为他不仅会得到共和党选民的支持,还会得到黑人的绝对支持(很多黑人只认肤色,不管其它),也会赢得很多中间选民。而左翼民主党的候选人,尤其是像奥巴马这种“极左”,则可能性不大。因为极端左倾,共和党选民完全不能接受,也吓跑中间选民。而在民主党内,这次又由于很多人同情、支持以微弱票数党内败选的前第一夫人希拉里,而不投奥巴马。所以奥巴马的“总统梦”就很可能是黄梁一梦。当然“黑人因素”不会完全没有,但它不是出于对肤色的反感,更多是对黑人的犯罪率高等各种问题有一种反感,而不认同黑人候选人。这实质上是对一种文化和价值取向的否定,而不是对一种肤色。

既然奥巴马有这么多不利因素,那对手麦凯恩不是躺着选都能赢了吗?但恰恰这次共和党的总统提名人是个平庸之辈。麦凯恩的主要资本是打过越战,做战俘时很坚强,拒绝越共的劝降释放等诱惑,在监狱被酷刑折磨。奥巴马在演讲时可挥臂高呼,但麦凯恩不能,因他的手臂无法举过肩膀,当年被越共打得骨折。这次麦凯恩的竞选口号是“国家第一”,就是想凸显他曾服务国家的功绩。但“国家第一”这种口号,完全是肯尼迪、约翰逊等左派的国家群体主义口号,由此也可看出麦凯恩对“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的自由价值没有真正信奉。也因为如此,他在国内政策上,多次从市场经济的保守主义理念脱轨,例如他曾反对减税,在阻止非法移民上也不坚定,还附和左派的什么全球过暖的调子喊环保。同时他也没有当选过任何市长、州长等,也是缺乏内政管理经验,只有几十年的国会投票记录,而且有些是跟左翼民主党妥协,做一些跟本党异议的举动。

正因为这些原因,他成为共和党总统提名人后,美国不少重要的保守派评论家都不支持他,甚至还有人出面发动“反对麦凯恩运动”,他们说,我们宁可失去白宫,也不可失去原则。再加上他已72岁,如当选,将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高龄的总统。奥巴马面对字幕机,演讲自如,而麦凯恩太老了,不适应字幕机,只能看稿演讲,而是相当拙笨。他在提名大会上的压轴演讲,可谓自美国最愚蠢总统卡特以来最糟糕的演讲。这也是虽然奥巴马有那么多“更糟”因素,麦凯恩的选情一起没有起色的主要原因。直到选了阿拉斯加州的女州长佩林当副手,共和党才士气大振,因为佩林全方位符合了共和党保守派选民的期待,她反对增税,反对全球过热的假说,强力主张开采阿拉斯加等美国本土石油,支持伊拉克战争,坚持生下残障孩子等。很多保守派对麦凯恩这一票实在投不下去,但更不可能投给奥巴马;佩林的出现,等于是给麦凯恩的平庸镀上了一片光芒。她很优秀,却也并不是什么超人,但她给了保守派一个理由来支持麦凯恩。

于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就出现了双方民调不差上下、难解难分的局面。但如果不出意外,美国人还是会在“两‘糟’之间选其轻”,麦凯恩当选。虽然有人强调多数美国人不支持伊拉克战争,但在越战时,也是多数美国人反对越战,但当时的共和党籍的尼克松总统,仍能连任,并且是大赢(赢了50州中的 49州)。这次大选,也不排除这种局面的重演。另外,民主党目前在参众两院都是多数,在美国历史上,一个党在中期大选拿下参众两院,然后两年后再赢得白宫的,上次是1920年,这种概率可能是百年一次。而一个党输掉了参院或众院,或参众两院(1946年,1954年,1986年,1994年),两年后都赢回了白宫。这主要因为美国人希望两党政治平衡,掌国会的,就不要再拿白宫,相互制约,保持政治健康。如果这是个规律,那么共和党的麦凯恩胜算机会就更大了。

2008年9月21日于美国(原载《开放》2008年10月号)(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10-09 3: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