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美国大选会出现“十月惊奇”吗

李天笑

【大纪元10月9日讯】虽然金融危机使华尔街衰落了,但美国的龙头地位没有变。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世界经济的落和起都要看美国,而美国的变化则要看大选

今年的大选有两大特点。一是出场人物的组合史无前例。有称“黑人、女人和老人”,又有称“丫头、老头和蛋头”。“蛋头”即egg-head,指奥巴马带着强烈的左派教授味。二是选民出手难,不知该投老头丫头一组,还是投黑人蛋头一组。奥巴马有冲劲,但毕竟新手嫩了点,又带左派味。麦凯恩有经验,但棱角不鲜明,右派味不足。于是奥找拜登、麦找佩林,各自补缺。矮子里挑高个,谁当选都难尽人意。

然而竞选已进入百米冲刺,形势对麦凯恩日渐严峻。两党大会后,经短暂打平,奥巴马民调已持续领先。迄今为至的三次总统候选人辩论和一次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并没有改变此格局。奥巴马已在俄亥俄州、宾州、佛罗里达州、密苏里州以及维吉尼亚州等关键州领先。密西根、明尼苏达、新罕布夏、密苏里州及威斯康辛等州已倒向奥巴马。曾为布什选举两度操盘的共和党首席策士罗夫预测,奥巴马可拿下273张选举人票,已过270票的胜选门槛。

麦凯恩很难乐观的另一原因是选战话题重要性的转换。外界一般认为奥巴马的强项在经济,而麦凯恩的强项在伊战。在金融危机乌云笼罩下,认为经济是当前最重要议题的人上升到六成,比两个月前增加了25%。而认为伊拉克是最重要议题的人则从25%减少到一成。如果按这种势头走,奥巴马将稳操胜券,而麦凯恩则败局难返。

大选在11月4日。十月无小事。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任何与选举有关的丑闻佚事、突发事件、甚至国际冲突都可能酿成对选情的巨大冲击。有无“十月惊奇”成了决定美国大选走势的关键。对奥而言,如不出“十月惊奇”,就可能保住胜势;对麦而言,如出现“十月惊奇”,则有可能反败为胜。今年大选会出现“十月惊奇”吗?

在美国大选历史中不乏所谓的“十月惊奇”。两党阵营和外国势力都曾用“十月惊奇”来影响选情。比较著名的有,1968年约翰逊总统在10月31日突然宣布停止轰炸越南以期帮助民主党哈姆福瑞对共和党尼克松的竞选;1972年尼克松总统用宣布“越南和平在即”来帮助自己连任;1980年卡特对里根的竞选中,有人怀疑里根阵营与伊朗暗中配合,用不释放人质来使卡特难堪,但调查后证明子无虚有;2000年戈尔与布什竞选的最后时刻,媒体放出布什曾酒后驾车被捕的报导;2004年布什对凯瑞的竞选中,凯瑞阵营借纽约时报揭出伊拉克一仓库丢失大量炸药指责布什;2004年一家阿拉伯通讯社播放本拉登录像威胁美国选民;2004年沙特王子用石油减价帮布什再选。但这些“十月惊奇”,要么不起作用(1968年约翰逊、1980年卡特、2000年戈尔、2004年凯瑞、2004年沙特王子),要么帮倒忙(2004年录像),真正能起作用的很少。

目前奥麦双方都可能把“十月惊奇”作为选战策略来使用。佩林已经在集会上指奥巴马与曾经策划炸政府大楼的极端份子艾瑞斯“非常友好”,早期曾在艾瑞斯家里开会,从而质疑奥巴马对美国的忠诚。另外,奥巴马的私人教师戴维斯是美国共产党党员,曾提出要改变白人的专制统治。奥巴马的教会牧师赖特是极端的黑人种族主义者。这些也都可能成为麦阵营制造“十月惊奇”的题材。

当然,奥阵营也不是省油的灯。就在佩林发表“奥巴马与恐怖份子称兄道弟”指责后的次日早上,奥班子立刻推出一条新的电视广告进行回击。这条广告把麦凯恩的偏激性格与他在国会讨论金融危机时的突发行为联系起来,意图凸显麦性格因素对其决策的影响。显然,如此迅速的回击是有备而来的。另外,奥阵营也可能用佩林特权案的调查结果制造“十月惊奇”。这说明,双方都对“十月惊奇”布署了充分的应付措施。

从双方选情看,暂处守势的麦阵营对“十月惊奇”的期待可能更大一些。但真正能扭转麦凯恩选情的“十月惊奇”并不在外部环境中。首先,拿对麦凯恩拖累很大的金融危机来说,一方面危机正在发展中,其恢复需要一个过程,很难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有令人惊奇的利好反转。其次,在麦凯恩的强项——国家安全问题上,除非抓到本拉登或美国遭到恐怖袭击,否则很难出现能逆转选情的突发情况。就伊战而言,民众已日久生厌,与2003-04年的民众大力支持形成倒置。长期伊战在事实上助长了北韩、伊朗和中共的膨胀。为了在反恐和伊战中争取中共的“配合”,布什政府把处置北韩以“六方会谈”方式“外包”给了中共。麦凯恩延缓从伊撤军,被套入伊内部事务,并不利于美国遏制中共的根本战略利益。

最有可能出“十月惊奇”的是来自麦凯恩自身的内部调整。共和党一贯以传统价值观和宗教信仰吸引选民。反对同性婚姻、反对堕胎、反对胚胎干细胞研究、反劫富济贫等是共和党政策的基本点。但麦凯恩偏偏以“温和派”、“独立派”自居,在这些最关键的问题上不够强硬鲜明,不能牢固吸引保守的共和党基督教选民。比如,麦凯恩曾投票支持妇女堕胎的权利,曾反对旨在禁止美国各州允许同性恋结婚权的修宪动议,曾反对减税,曾支持增加联邦政府拨款以开展干细胞胚胎研究,曾支持为非法移民获得美国公民身份开绿灯。再比如,当前金融危机的祸根明明在克林顿时期的政策,但麦凯恩在三次辩论中都不出声,默认奥巴马对共和党和对布什的指责。虽有佩林救场,但主帅走歪,副帅难纠。

麦凯恩道德原则上的倾斜无疑对共和党核心票源,即虔诚的基督教徒产生了巨大离心作用。虽然这些原属共和党的基本票源不至于流向民主党,但只要共和党基础选民不出来投票,就足以改变两党力量对比和选举结果。

在2000年和2004年大选中把布什送进白宫的两股强势,道德原则和伊战,已不是麦凯恩的强项。如果麦凯恩不从自身作调整,既使奥巴马再糟糕,既使出现“十月惊奇”,也只能是“有惊无险”。对此,2006年共和党国会中期选举败选已敲响了警钟。当时,股票上涨、油价下跌、凯瑞失言、萨达姆处绞刑等“十月惊奇”并未扭转共和党参众两院和州长席位倒向民主党的颓势。

据说,麦阵营准备了一些影片,要给奥巴马一个“十月惊奇”。如果这只是拿奥巴马个人开刷的话,倒不如将麦凯恩的“温和派”形象纠正过来,夺回共和党基础选民的人心和票源,给所有的人一个“十月惊奇”。

相关新闻
大纪元摄影大赛佳作欣赏(十九)
麦凯恩对美对台军售表示欢迎
美两党总统候选人再就外交大交锋
麦凯恩与奥巴马激辩经济复苏政策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病毒有眼睛 一带一路成“疫路”
【直播回放】5.24港人反国安恶法游行
【老外看中国】从未说过的故事 给七年老观众
【纪元播报】历史上瘟疫:神农尝百草的秘密
【爱丽话五千】北宋三位垂帘听政的贤后
【珍言真语】吴明德:中共打养子 黑暗过后是光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