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孟尝”企业家于溟!(四)

屠龙、孟圆
font print 人气: 4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1月13日讯】雄狮的怒吼

在共同反对中共的迫害中,法轮大法的弟子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那是一种为了别人能付出一切的崇高的精神境界。

2006年初,曾经和于溟一起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白少华被第二次劳教后,身体被迫害致残,从河北高阳劳教所被保外就医。3月2日左右,于溟身体刚好些,就赶去看望这位患难朋友。晚上9点,于溟从白少华家开车离开时被监视的警察发现,有几辆轿车跟踪他,于溟发现有人跟踪,就找到一处急转弯紧急刹车,趁着警察没看见,让去看望白少华的另两位搭他车回家的同修赶快下车,他自己开着车引开了跟踪的警车。警察最后堵住了于溟,把他连人带车绑架。2006年3月3日,于溟被非法绑架到北京海淀区清河看守所。

蹲守在白家的警察也试图骗入白家,当时在白家,李旭鹏,马万里等几位同修留下来照顾瘫痪在床的白少华。他们挡在门口6个小时,直到3日天亮后,警察指使保安像小偷一样从窗户爬进白少华家里,把他们绑架了。这次非法绑架没有特殊的原因,只是为了中共“两会”前给北京“清场”。警察们想借着这个机会“立功”,称自己“破获了法轮功大案,抓住了一个团伙”。

于溟被绑架后,警察传唤他提审。他正色道:“身为公民,去看一趟朋友,就被关到这里,是一种严重的侵权行为,我不去!你叫他来这里,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预审警察不敢当着监室里那么多人和于溟谈话。因为没有一条审讯记录,结果那个所谓的“大案”不得不不了了之。国保预审不敢擅自做主,就向上请示,这些中共的官员们也没见过这样的情况,最后请示了中共的大头子,那个大头子亲自写了张没有署名的“白条”:“此人关到2008年9月2日。”

于溟来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都再次引起劳教所警察的一阵混乱。他们到处找地方接收于溟,而各地劳教所都听说过这个人,所以都不愿意接,谁都知道,于溟一来,“转化率”影响一大片,拿不到奖金还受罚。面对无理的抓捕迫害,于溟坚决抵制,他绝食至生命垂危,警察把他送到团河医院灌食。北京的调遣处没法把于溟分给地方的劳教所,不得已,2006年9月14日于溟再次关入团河劳教所。

于溟又来了,团河劳教所警察们听到这个消息“脑袋都大了”,要劳教于溟,每一步都困难重重。比如于溟从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拒绝穿劳教服,警察硬给套上,他就当众脱下全部撕碎,大声呼喊:“我是大法弟子,不是劳教人员,我是被绑架的,不穿你们的劳教服,也不吃你们的劳教饭……”。

于溟在团河坚持绝食抗议。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警察都要进行灌食,这实际上也是一种酷刑。于溟被送进劳教所的第四天,团河劳教所摆出了一个“大阵势”,警察刘国喜带着郭金河、龚伟等十七八个巡逻队的人,把于溟拖下楼,拖向七八十米外的医务室。于溟的衣服、裤子,袜子全都磨破了。于溟大喊:“法轮大法好!我是被绑架的!”这些人都穿着皮鞋,他们用鞋后跟狠狠的跺于溟的脚,于溟的脚被跺的全是瘀伤,趾甲几天后全部脱落。这十七八个人忙活了一天也没能制服的了于溟,只好作罢。劳教所也觉得麻烦,这么大的阵势不仅没吓倒于溟,还帮助他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到处揭露中共的非法绑架,所以干脆就不再拖他到医院灌食了。

于溟每天只要醒着就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我是被绑架的。”楼上、楼下和操场上的人都能听到。那声音像雄狮的怒吼,让劳教所的警察们胆寒。

为了彻底隔离于溟,劳教所花了四万多元人民币,特意装修了一件房间,那里墙壁铺着隔音板,再用厚海绵包起来,地上铺上了厚厚的塑胶,屋里装有监听、监视设备。为了让外面的人彻底听不清于溟在喊什么,那房间里还装了大功率的音响。警察指示着一些普教,用绳子把他的脖子、胸、腰、手、腿固定捆绑在椅子上,白天黑夜都不放开,大小便也不全松绑。包夹于溟的劳教人员有十二个,他们分成四班,二十四小时看着于溟,不离左右。每逢其他劳教人员早晨出操,中午吃饭,于溟的房间里都会发出雄狮般的吼声:“法轮大法好!我是被绑架的!共产邪党迫害信仰、迫害人权!”包夹他的人每逢这个时候,都会慌忙用毛巾去堵于溟的嘴,并放音乐,把音响的音量开到最大。这音响也受不了这么折腾,很快两套音响都震坏了。

2006年9月开始一直到年底,于溟被捆在椅子上整整三个月。“包夹”们每天按着他的头给他灌食,他们能感觉到,于溟的力量越来越小,捆着于溟的绳子也因为他越来越消瘦而显得很松。可是每到早晨和中午,他依然会发出雄狮般的吼声。长期的折磨,年底的时候,于溟发生了两次心跳骤停,生命垂危。团河医院几个大夫会诊后,觉得这样下去于溟会有生命那个危险,一个大夫坚持必须把人放下来。于溟被解下来放到床垫子上。他的腰因为坐的时间太长了,根本就直不起来,他的手、胳臂也都抬不起来,体重从原来的一百六七十斤急速下降到九十斤左右。

于溟体力稍有回复,就继续每天大声向外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立刻停止非法关押!停止迫害!”

包夹们想堵他的嘴,于溟正告他们:“我是被非法被绑架的,谁再敢阻止我维护我的权利,再敢迫害我再助纣为虐,我就叫你们现世现报。”

三个月下来,包夹们都看到于溟是怎样的一条硬汉子,打心里佩服他。他们也都是被劳教所欺压的对象,迫害于溟完全是在劳教所的胁迫下做的。他们对于溟说:“监控器的探头儿照着呢,我们要不堵,就会被加期,我们用毛巾挡着你的嘴,你想怎么喊就怎么喊吧。”

2007年新年,团河劳教所把“老西楼”整个给折腾了一通。一楼临时让伙房的劳教人员搬过来住,二楼、三楼彻底腾空。劳教所又花了几万元人民的血汗钱,把三楼的一个房间装修成一个隔音设备,监视设备,音响俱全的房间。这回连窗户也堵死了,门也用海绵包上了,然后把于溟从东楼挪到了“老西楼”单独关押。团河劳教所医院的义务不是救死扶伤,而是协助中共的劳教所完成政治任务,“主治医师”肖政帮着警察们给于溟开了一张特殊的处方——在给于溟灌食的时候,加入大量安眠类药物。灌食后,于溟不知白天黑夜,每天只能昏睡,身体极为虚弱。这些警察们就像畏惧一头被麻醉的雄狮,即便于溟在昏睡中,他们仍然把他死死的绑在床上!于溟这时已经被迫害的全身肌肉严重萎缩,骨瘦如柴。

在于溟在团河劳教所受严重迫害时,于溟的姐姐、妻子马丽在同修的鼓励下,带着孩子结伴到团河劳教所要人,劳教所态度非常蛮横,根本不让见人,于溟的姐姐、妻子就据理力争,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见不到人我们不走;并说要找北京市纪委、劳教局监察部等领导,劳教所没有人敢出来接待她们,她们就开始喊于溟的名字,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20多名恶警,扛着摄像机对着于溟的姐姐、妻子使劲的拍啊拍,于溟的姐姐冲上前对着摄像机说,来,对着我使劲的拍,我正愁没地方曝光呢,来,给我来个特写,我正想找记者诉冤呢,……。这些恶警一下子懵了,把摄像机转过来对着路边的小草使劲的拍,然后说:“谁说拍你了?我们在拍风景呢。”

2007年5月21日,团河劳教所耗费大量精力也未能“转化”于溟,最后经过“中共高层”,将他转到家乡所在地沈阳,转送辽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由于酷刑,于溟瘦得皮包骨,手脚僵硬,头发几乎掉光,不能站立,在马三家二所六大队关了几天后,就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监管医院。马三家教养院是个因为迫害法轮功而臭名昭著的地方,那里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多次集体反迫害。2007年底,于溟见到了崔德军、陈妍等法轮功学员,他们因为被警察看作反迫害的“头领”,而遭受酷刑以致生命垂危,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医院急救。

迫害法轮功已经快十年了,世界仍然被中共欺骗,他们觉得不能在劳教所中等待,他们一定要找到机会,用自己承受了诸多酷刑的身体,向全世界讲清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2008年8月11日奥运期间,身受重伤的崔德军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在于溟忘我的帮助下,成功的逃出马三家。于是发生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目前,于溟和被抓回的崔德军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已经被折磨的生命垂危。于溟的家人最近到马三家要见于溟被拒绝,据知情人透露,于溟身上被酷刑折磨留下的伤还没有好,于溟一直被手铐铐着,不给他饮食,处境非常危险。

结束语

于溟是当今世上少有的仁义之士!作为一个好公民,于溟曾经为国家、为社会创造了很多价值;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于溟曾经使那么多下岗职工就业;患难时,于溟总是在承受巨大痛苦的时候帮助普教们和同修们;看到生机的时候,于溟又先人后己,一次次把脱离险境的机会让给别人!

这世上谁不希望自己有难处时能得到别人的帮助,那就需要让那些舍己为人、乐于助人的人能够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需要于溟这样的义士!8年的关押,于溟不知多少次面临生命,这一次,让我们都来为他呼吁!帮助于溟,就是帮助我们自己!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08年中共为完成奥运这个最大的面子工程和政治任务,不仅花了大量的劳动人民的血汗钱,隐瞒“毒奶”事件,坑害中国老百姓,更是使尽了政治运动中的迫害手段。连国外的记者、游客都领教了中共的高压政策。中共力图掩盖社会问题,压制百姓呼声。可就在奥运会期间,沈阳马三家劳教所的一件事情“震动了中央”,让中共的头子们又惊又怕——2008年8月11日,在马三家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法轮功学员崔德军和另一名普通劳教人员失踪了!
  • 法轮功学员通过电话或传单或电子信箱等途径,大面积的向大陆世人讲真相,大陆有些人说:“这种没经过本人要求而强硬式的发送给我东西,打扰了我正在做的手边的事,可能会影响我,甚至造成了我的某种损失,这种主观或带有强力性的行为,令人不愉快。”
  • (大纪元记者李青流悉尼采访报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以酷刑罪将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告入纽省高等法院的法轮功学员刘静航和因修炼法轮功而曾在中国遭非法抓捕或判刑、或拘留、或劳教、或进洗脑班遭受酷刑的另八位法轮功学员共九人集体到影子内阁领袖藤博(Malcolm Turnbull)先生驻悉尼选举办公室递交信件,揭露周永康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并要求将其驱逐出境。这九人分别是刘静航、章翠英、刘青青、戴美玲、曲光瑶、刘雅琴、李宝庆、古婉美、王淑茹。
  • 正在台北士林公民会馆展出的“真善忍国际美术巡回展览”,是一群修炼法轮功的学员用他们的画作,表达出修炼人面对中共长达九年迫害的坚忍不挠的精神。台北市立中正高中美术实验班导师孙细在看完这场具有国际水准的展出后表示,她被作品中那种坚忍的眼神给震慑住了,希望同学能从中学习到修炼人这样的精神。
  •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中共成都当局今年十月中旬非法审判钟芳琼等11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并分别强行判刑3至7年。北京及当地的七位律师无惧法庭上“610”和公安的辱骂威胁,为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做了有理有力地辩护,并克服当局种种刁难于上周递交了上诉状。他们表示,将继续追诉到底。
  •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 在狱中,与法轮功学员朝夕相处的是犯人。2000年我第一次进看守所时,犯人们看见我就说:“你们师父真伟大!能让你们这样。”他们朗朗上口地背诵《论语》、《洪吟》给我听,我大吃一惊。“都是你们学员教的。”在恶浊艰难中,法轮功弟子以自己的大善大忍开创了环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