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外思絮】此心安处是吾乡

画与文/杨纪代
【字号】    
   标签: tags:

多少年了,夜夜重复著同样的梦境:跋山涉水,历尽艰险,吃足苦头,全为了它——寻觅心灵中无形的家!在龌龊污秽的狭窄缝隙里,贴身匍匐攀爬;在泥泞恶臭中闪躲前进,都为了找到它。一路在别人的屋角门侧溜进绕出,时刻得避人耳目,快速闪开;经常迷失方向,茫然无措,一再重复往返同一路段。那辗转!那煎熬!都只为了能找到它——我梦中的家园!

几十年来,总做着同样的梦,而且每回梦中都清清楚楚的明白——又做这个梦了!同时又不由自主的一再重复着相同的过程:那无可躲避的脏与臭,依然如故!那无法面对的阴暗与可怕,照样满布!那苦苦寻觅后,终于发觉快找到的欣喜;与确定转过这个弯儿,就家门在望的庆幸;以及瞬间惊醒后,发现一无所得时的无奈与惆怅,在在牵引我的思绪翻腾不已……

这似乎永远也找不到,更没机会识其庐山真面目的“家”,到底什么样呢?那就自己发挥想像力,编织一个、建造一间吧!

采用那罗曼蒂克的紫色调,娇美!迷人!那云封雾锁中,耸立的远山纹理,以盐水冲刷而成,是一种以简驭繁的技法。

恬适的风儿软绵绵的;沉沉的水面平静无波;两道山泉喧喧嚷嚷;三间瓦房相互依偎;红白花儿漫山坡……

人世间飘泊无依的游子,今儿个驾舟归来,将疲惫的身心安放、停靠……嗯!这就是了——此心安处是吾乡!@*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微微晃动的车身,清清脆脆的马蹄“的搭”里,在这沁凉沁凉的寒意中,随着冲破黑暗的第一道曙光,咱俩开始了返乡的旅程……
  • 那棉絮般,斜飘出一溜断续长线的烟岚,缓移轻挪,深怕搅扰了这“一湾清浅”的寂静!

    那圈圈的浅浅涟漪,有鱼儿探头窥看的身影,它心中暗喜:我不是“愿者上钩”之一,但我羡慕那浓情密意的一幕!

  • 其实传统的水彩画特色,是轻盈明快、即席创作的小幅作品,多半以八开、十六开居多,画四开就算是很大幅的了!但我总好画对开或全开,因着经验的积累与摸索,往后的作品就渐渐的摆脱了渲染法的朦胧、轻飘与无力,具有了油画的厚重感、摄影的效果和国画的意境,形成了自我的风格。
  • 运用这种水彩渲染技法,得把画纸搁在自制的画板上,用羊毛刷子蘸上水,全张打湿,掌握适当的湿度变化,再依序落笔画上远景、中景、近景,所以是无法用笔事先在画纸上打稿、构图的。只能靠摸索熟练之后,再随意挥洒。
  • 那水乡集镇式的建筑里,尽管物换星移,尽管镜花水月,可它时时都静默的,冷眼旁观著,那曾经有过的沧桑容颜……
  • 在这条温暖的金秋大道上,让我俩就如此相拥前行,高大的白桦树,象征我俩纯真的恋情!

    在这条明亮的金秋大道上,让我俩就如此携手前行,收割后的稻田,欢欣的为我俩虔诚道贺!

    在这条灿烂的金秋大道上,让我俩就如此并肩前行,两旁的闲花野草,真挚的为我俩弯腰献唱!

    在这条和煦的金秋大道上,让我俩就如此缓步前行,辽阔的乡间野地,为我俩展现无垠的祝福!

  • 此刻,空荡荡的枝头上,只余几片红叶,在风中瑟瑟发抖,想奋力地抓住这金秋的最后一抹亮丽!

    此刻,满地堆积的落叶,四处纷飞,沙沙作响,勉力地为金秋最后一场音乐会做余音的伴奏!

    此刻,这雪白长椅,已沾满灰尘、木屑,正尽力地为我俩的这一段恋情做最后的见证!

  • 画坏了的作品,冲刷之后,发现浸渍入画纸的残存颜料,颇可利用,于是等它干到适当的程度时,细心收拾、修整并添枝加叶就成了!
  • 三、两农舍掩映在绿篁里,透著红尘外独有的遗世气息。

    溪边一丛修竹,挺拔高耸,试着想打破平行构图的呆板,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慵懒散步的白云,发现了这一溪湛蓝,兴奋得散成一团团的小棉花球,调皮的斜冲过来一探究竟!

    静静的流水,开心的把他们毫无保留的映照反射出来,成了“一溪流水水流云”。

  • 每当离家在外、失意疲惫时;每当身陷困境、无法自处时;或者感到徬徨无助、孤苦无依、心情极度沮丧时,几乎所有的人,最初浮上心版的影像是“家”!首先想到的念头是“回家”!似乎“家”具有无法言喻的超能力!能抚慰你心灵的伤痕;能包容你错误的抉择;能温暖你冰封的心房;能纾解你僵硬的脊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