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外思絮】四季之美

画与文/杨纪代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这个蕴涵虚幻,不可测度而又具有苍莽魄力的浑沌世界,那自然景观随着四季的流转而瞬息万变:飘风骤雨、煦日凉月、由暖而寒、由炽变冷,在在予人一种新奇惊悸的撼动。至于那冰雪松梅、蝉雁花蝶……在四季的运行中,妆点出醉人的季节风物;而日月星辰、云雾风霜……则呈现著多元的表情因素。因此我爱四季之美,也愿描绘四季不同的风貌,也因此每回个展,总有对开的四幅四季连作,或以具代表性的植物表之;或以晨昏暮曙的时刻展现;或以四时不同的水流面貌画出……只为讴歌自然界的风华,只为捕捉四季刹那的美景。

柔情万缕、轻飘斜飞的柳丝,紧紧绾住离人的心眼;茂密的草丛、盈眼的嫩绿,带来一片勃勃生机;四散的不知名野花,让你的视线饱览深邃迷濛的一方春色。

夏日初阳映在碧绿的湖心里荡漾;似有若无的晨风在那几丛幽篁里轻巧的穿梭著;聚散有序的鸭群,引领观者的视线享受竹荫下一季的清凉与沁脾。

暖溶溶的夕晖中,静悄悄的枫林里,自然流淌出的岩表地貌上,或飞翔,或停伫的成群白鹭,妆点出“秋”的雍容华贵与“秋”的潇洒自在,让你领略秋的美和秋的静。

雪地中的梅林,莹白里的艳红;寒冬中的暖意,冰凉里的抚慰。利用对比的色调与构图,让人感到“冬”不再冷,“冬”不再寂,而是热烘烘的,闹腾腾的!

这是最后一次个展中的四季连作,每个季节以一种具有鲜明特色的植物为代表来创作,心中颇为得意,当然是老王卖瓜啦!@*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多少年了,夜夜重复著同样的梦境:跋山涉水,历尽艰险,吃足苦头,全为了它——寻觅心灵中无形的家!在龌龊污秽的狭窄缝隙里,贴身匍匐攀爬;在泥泞恶臭中闪躲前进,都为了找到它。一路在别人的屋角门侧溜进绕出,时刻得避人耳目,快速闪开;经常迷失方向,茫然无措,一再重复往返同一路段。那辗转!那煎熬!都只为了能找到它——我梦中的家园!
  • 微微晃动的车身,清清脆脆的马蹄“的搭”里,在这沁凉沁凉的寒意中,随着冲破黑暗的第一道曙光,咱俩开始了返乡的旅程……
  • 那棉絮般,斜飘出一溜断续长线的烟岚,缓移轻挪,深怕搅扰了这“一湾清浅”的寂静!

    那圈圈的浅浅涟漪,有鱼儿探头窥看的身影,它心中暗喜:我不是“愿者上钩”之一,但我羡慕那浓情密意的一幕!

  • 其实传统的水彩画特色,是轻盈明快、即席创作的小幅作品,多半以八开、十六开居多,画四开就算是很大幅的了!但我总好画对开或全开,因着经验的积累与摸索,往后的作品就渐渐的摆脱了渲染法的朦胧、轻飘与无力,具有了油画的厚重感、摄影的效果和国画的意境,形成了自我的风格。
  • 运用这种水彩渲染技法,得把画纸搁在自制的画板上,用羊毛刷子蘸上水,全张打湿,掌握适当的湿度变化,再依序落笔画上远景、中景、近景,所以是无法用笔事先在画纸上打稿、构图的。只能靠摸索熟练之后,再随意挥洒。
  • 那水乡集镇式的建筑里,尽管物换星移,尽管镜花水月,可它时时都静默的,冷眼旁观著,那曾经有过的沧桑容颜……
  • 在这条温暖的金秋大道上,让我俩就如此相拥前行,高大的白桦树,象征我俩纯真的恋情!

    在这条明亮的金秋大道上,让我俩就如此携手前行,收割后的稻田,欢欣的为我俩虔诚道贺!

    在这条灿烂的金秋大道上,让我俩就如此并肩前行,两旁的闲花野草,真挚的为我俩弯腰献唱!

    在这条和煦的金秋大道上,让我俩就如此缓步前行,辽阔的乡间野地,为我俩展现无垠的祝福!

  • 此刻,空荡荡的枝头上,只余几片红叶,在风中瑟瑟发抖,想奋力地抓住这金秋的最后一抹亮丽!

    此刻,满地堆积的落叶,四处纷飞,沙沙作响,勉力地为金秋最后一场音乐会做余音的伴奏!

    此刻,这雪白长椅,已沾满灰尘、木屑,正尽力地为我俩的这一段恋情做最后的见证!

  • 画坏了的作品,冲刷之后,发现浸渍入画纸的残存颜料,颇可利用,于是等它干到适当的程度时,细心收拾、修整并添枝加叶就成了!
  • 三、两农舍掩映在绿篁里,透著红尘外独有的遗世气息。

    溪边一丛修竹,挺拔高耸,试着想打破平行构图的呆板,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慵懒散步的白云,发现了这一溪湛蓝,兴奋得散成一团团的小棉花球,调皮的斜冲过来一探究竟!

    静静的流水,开心的把他们毫无保留的映照反射出来,成了“一溪流水水流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