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

刘备化隙封官 君臣释怨皆欢

作者:陆文
刘巴平素清廉自洁,不治产业,平时又“恭默守静,退无私交”,非公事场合,不肯轻言滥说,颇得刘备的信任。(shutterstock)
  人气: 11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刘巴,字子初。少年时即以才名,闻诸遐迩。但为人孤傲,不愿轻易屈身就人。荆州牧刘表,曾几次召他为官,他都不肯答应。刘表本来与刘巴的父亲刘祥关系恶劣,刘巴又屡次拒绝到他麾下任职,于是刘表便起了歹意。一次,他派人拘捕了刘巴,暗中又唆使刘祥原来的亲信,多次向刘巴通风报信,说:“刘表想杀掉你,不如和我一起逃生。”刘巴听后,心想:偷跑非君子之所为;不为所动。刘表才决定不杀他。

后来曹操率军征伐荆州,刘备逃奔江南,荆楚不少贤人高士都投奔到刘备帐下效力,刘巴却偏偏北上归附了曹操。曹操任命他为掾(读院,古代下属官员的通称),并让他前去招降长沙、零陵、桂阳三郡。不巧,刘备此时已经占领了三郡,刘巴说降不成,欲归路断,便打算南下,转道北附曹操。当时诸葛亮劝他投奔刘备,道:“刘玄德雄才盖世,据有荆土,天意人心,莫不归德。足下还想去哪儿呢?”刘巴答道:“我受曹公之命而来,未能成功,应当回去,这是我应尽的职责,足下不必空费口舌!”

刘巴在回归途中,被益州牧刘璋手下的人捉住。刘璋一见大喜,便把他留在身边,凡有军机大事,总先征询他的意见。当法正劝说刘璋接纳刘备时,刘巴劝阻刘璋道:“刘备不是寻常之辈,接纳此人,必遗害无穷。”但刘璋没有听从,他接纳了刘备后,又采纳了臣子请刘备讨张鲁的建议。刘巴知晓刘备意在蜀地,便又劝阻刘璋道:“如果让刘备征讨张鲁,那无异于放虎归山。”刘璋把刘巴的劝谏当作了耳旁风,结果终于使成都陷于刘备之手。

法正(176年—220年),三国时蜀汉重臣。(公有领域)

刘备见刘巴不仅不肯归顺自己,而且还一再出点子与自己作对,但刘备爱才心切,再加上诸葛亮屡次为刘巴说情,因此在攻陷成都之际,刘备号令三军道:“谁有害刘巴者,诛及三族!”刘备拿下益州后,先任刘巴为左将军西曹掾;刘备称汉中王后,又任他为尚书,代法正为尚书令。

刘巴平素清廉自洁,不治产业,平时又“恭默守静,退无私交”,非公事场合,不肯轻言滥说,颇得刘备的信任。待刘备称帝后,凡是诏告皇天上帝、后土神祇的祭祷文字,以及各种文诰策命,无一不出自刘巴之手。刘备释恨封官,从而得了一位称职的代言人。

结果是:刘备非常高兴,刘巴也高兴非常。君臣二人,如鱼得水!

正是:

去私行公谈何易?
须充正气化芥蒂。
玄德确系仁者魁,
君臣释怨皆欢喜。
寄语世间狐鼠辈:
得志便欲毁怨敌;
顺我者昌逆者亡,
英雄豪杰尽离去!

参考资料:《三国志‧蜀书‧刘巴传》等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皇太子两度废立的风波,是康熙帝晚年时期发生的一件大事。才华出众的几位皇子,主动或被动地卷入了夺嫡之战,酿成了父子恩断、兄弟反目的皇室悲剧。“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植当年的“七步诗”,道出了皇子们的真实心声。康熙帝在处理皇权与储君,以及皇子之间的矛盾时,越发体悟到册立太子的弊端。最终,他采取遗诏立储的方式,化解了皇室矛盾,让皇权平稳过渡,盛世得以延续。他的对策,也成了一次创举,开启清王朝秘密建储的先河。
  • 清圣祖仁皇帝康熙,一生勤政审慎,在位六十一年开创清初承平盛世,成为历史上唯一集圣、仁于一身的贤明君主。当步入人生的暮年时,他在处理国政之余,一个重要的问题萦绕心头,那就是如何为清王朝选择最合适的继承人。
  • 清朝,作为最后一个传统的中华王朝,在文学史上有着集大成的特点,是古代文学的一个完美总结。在最繁盛的康熙朝,国力的强大、经济的繁荣,也带来了斐然灿烂的文化。热爱儒学与诗文的康熙帝,就像一位开拓者,打开清初文坛的局面,也奠定了整个清朝文学的繁荣。
  • 清初,因战乱、圈地、重税等原因,国内耕地荒芜,百姓四散流亡,导致国赋不足、民生困苦。加上康熙帝亲政不久,三藩作乱,这种境况更加严重。自听政以来,康熙帝就非常关心民间疾苦,关注各地农业丰歉情况。有学者统计,康熙朝四十多年来,内外大臣留存下来的奏折中,约有半数包含了气候、粮食收成有关的奏报。
  • 历法,不仅是关乎古代农耕的国本重器,也是一个朝代的象征,具有重要意义。传统的历法,经朝廷专业的司职官员修订,再由皇帝钦定,以诏书的隆重形式颁行天下。定正朔、颁历法,往往昭示着国家一统和秩序的砥定。
  • 晚明时期,一个叫利玛窦的意大利人踏上中土,从此开启“传教士”在中华王朝的传奇经历。到了清初,其中的佼佼者更和圣祖皇帝结下不解之缘,成为大清盛世下,万千气象中别开生面的奇景。
  • 俗话说,乱世治兵,盛世治水。黄河清、圣人出,黄河宁、天下平,是历代帝王治国安邦的理想。在葛尔丹之乱平息后,清王朝呈现出太平安定的局面,康熙帝也能够将治国的主要精力,重新放在治河大事上。
  • 黄河之水天上来,滔滔河水在灌溉良田、孕育文明的同时,也因为频繁的泛滥、决口和改道,给百姓带来深重灾难。传统中国以农业立国,黄河的安定是关乎粮食、漕运、财赋等国计民生的大事,因而治河也成为历朝君王施政的重头戏。
  • 清王朝的东北边境刚刚平静,西北大漠狼烟再起。大一统王朝盛世,还要面临最后一场大型的战争考验。与满清世代联姻、忠心归附的蒙古汗国,出了一位枭雄葛尔丹。他意图称霸西北,与清南北对峙,成为康熙帝的一大劲敌。
  • 华夏大地的东北方,那白山黑水之间,有一片“满洲”福地,沃野千里,物产富饶。满族人的先祖在那里繁衍、生息,金与清王朝的基业在那里孕育、肇兴。在满族人的心中,满洲有着吉祥、平安的美好寓意,更是帝国龙兴、发祥的圣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