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热核战(5)

晨风清
【字号】    
   标签: tags:

  23
夜晚,风儿忽闪着篝火,街区忽然传出不知什么人朗诵的声音:
  
  子弹已
  穿越了黑夜
  一片羽毛落下去了
  
  还有一排排的路灯中弹
  它们的颅浆被踩碎着
  成为小草的光明
  
  歌声已被射穿
  在时间的肺叶里
  矗立着太阳的审判
  
一双手移动着,从篝火对面的墙上,书写着什么……神秘吟诵声继续从街角传来:
  
  冬天
  你控制得太久了
  我们已经纷纷凋零
  
  爱的树叶已不再
  覆盖母亲土地
  珍贵的花
  骄傲地
  死去
  
  你控制得太紧了
  歌的维管
  已枯索
  
  只有火种
  等候着春雷
  解冻的
  引信
  
突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追击声,“站住!站住!”“叭!叭!”凄厉的子弹声划过夜空。
  
沉默无声。
  
篝火旁忽然传来忧郁的歌声:
俄文版〈夜莺〉(春天来到了我们的战场)
(歌词大意)
  
  夜莺啊,夜莺,
  你不要唱!
  让我们的战士再多睡一会儿吧,
  多睡一会儿吧!
  春天也来到了战场,
  战士们不能入梦乡。
  啊,这不是因为炮在响,
  是因为夜莺又在唱。
  难道你忘了是战场,
  冒失的夜莺你还唱!
  夜莺它管什么战场,
  它为它的生活在歌唱。
  啊,战士们想起了家乡,
  家门前绿色花园里,
  夜莺整夜在歌唱。
  ……
  
歌声是从地道里传出来的。
  
姑娘说:“那个右派在唱歌,上次受伤的那个。他也是东北人。伤好后他自己要来上工。他在我们厂监督劳动。”

“伤好后他自己要来上工?”
“坑道里不是每晚要人值班监守的吗?他自报奋勇的。”
“他还会唱什么?”男子问。
“会的可多了,尽是苏联的。”露露轻快地说。“他早年参加过匈牙利布达佩斯国际青年节,是个年轻作家。”
  
一辆军车在工事口停下,士兵们从车上卸下了一些装具,很快地在工事附近路口架起了鹿砦和铁丝网,士兵站岗。
  
苏联歌曲声继续从坑道里传出——
  
  “啊,夜莺,
  不要唱,不要唱,
  让战士们再睡一会儿吧!
  夜莺啊,夜莺,
  你不要唱!
  让战士们再睡一会儿吧!”
  
真像是在占领区。

如果是在中苏战区,听到我们唱苏联歌,还会有战争吗?

军人站直了。
  
“他还会念苏联诗歌呢。”露露站立在他身旁,在他耳边轻轻说,微风吹动了她的裙裾,在篝火的雕琢下,像一尊亭亭玉立的神像。
  
黑夜中升起了普希金那英雄主义激情的著名诗句:
  
“请相信,就要升起了,那迷人的幸福的星辰。俄罗斯将从睡梦中惊醒,专制暴政的废墟上,将会写上我们的姓名!”
  
男子心中蒸腾着一种忧郁的情怀:右派分子年轻时就爱唱歌,不知到了晚年,是否还在芦苇丛中唱那支谶言式的俄罗斯歌曲:
  
  贝加尔湖是我们的母亲,
  她温暖着流放者的心,
  为争取自由受苦难,
  我流浪在贝加尔湖滨……
  
在远离故土的地方,有什么能够温暖流放者的心呢?
  
地下工事里,突然迸发出那个右派分子震天撼地的一句:
  
  “生命如此珍贵,和平如此甜蜜
  竟要由奴隶的锁链作为换取的代价吗?
  不自由,毋宁死!”
  
大地滚滚传来了沉雷,一阵大风卷过,一场更大的暴雨即将到来。
  
男子耳畔飘来不知是什么人的诗句:
  
  是的
  不过是一些字词句
  组成的光
  像闪电
  
坑道里传来了小声的〈喀秋莎〉的歌声: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
  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我们来唱歌吧!”姑娘在篝火前拉起军人的手。
  
姑娘就和着那地底下声音唱起来了:
  
  “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
  啊,这歌声姑娘的歌声,跟着光明的太阳飞去吧!去向远方边防的战士,把喀秋莎的问候传达。
  驻守边疆年轻的战士,心中怀念遥远的姑娘。勇敢战斗保卫祖国,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
  勇敢战斗保卫祖国,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
  
篝火旁歇憩的工人都坐起来了。又有几个热心的工人加入了歌声,这是苏联歌曲!
  
这是60年代中国青年的写照!是50年代中国爱乐工人的回光返照!
  
姑娘又唱起〈红莓花儿开〉:
  
  “田野小河边,红莓花儿开。有一位少年,真使我心爱!
  可是我不能对他表白,满怀的心腹话,没法讲出来,满怀的心腹话,没法讲出来。
  他对这桩事情一点不知道,少女为他思念,天天在心焦。
  河边红莓花儿呀,已经凋谢了,少女的思念,一点未减少!少女的思念,一点未减少!”
  
鹿砦和铁丝网旁边站岗的持枪士兵都围上来了,露出惊喜和欣赏的神情。篝火映照着他们年轻的脸庞,三张稚气未脱的中国脸。
  
也许他们不知道这是苏联歌曲,但是歌曲所表现的人类美好情感是不可抗拒的!
  
远处明晃晃地,一辆巡逻车开来了。车子在篝火旁停下,跳下来很多荷枪实弹的士兵……
  
露露毫不畏惧,站在篝火前,继续亮开了歌喉:
  
  “少女的思恋天天在增长,
  我是一个姑娘怎么对他讲?
  没有勇气诉说,尽在彷徨。
  我的心上人儿,自己去猜想。
  我的心上人儿,你自己去猜想!”
  
从车中走来了连长、指导员,还带来了一具手风琴。指导员把手风琴扣上自己的胸前,轻轻按动琴键,左手轻触贝斯,一阵快门过去,传出轻快深切的伴奏。9月中国的夜晚,冷风飕飕,篝火熊熊,连长、指导员、露露和工人们一起唱起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树叶也不再沙沙响。夜色多么好,令我心神往,在这迷人的晚上。
  小河静静流,微微泛波浪,明月照水面闪银光,。依稀听得到,有人轻声唱,多么幽静的晚上。
  我的心上人,坐在我身旁。偷偷看着我不声响。我想开口讲,不知怎么讲,多少话儿留在心上。
  长夜快过去,天色朦朦亮。衷心祝福你,好姑娘!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篝火中,露露跳起了舞蹈;篝火的映照着军人们红红的脸膛,所有的人眼中都闪烁着泪光,歌声继续传来: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迷雾的地方。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啊,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
  纷纷雪花掩盖了他的足迹,没有脚步也没有歌声。在那一片宽广银色的原野上,只有一条小路孤零零。
  在这大雪纷纷飞舞的早晨,战斗还在英勇地进行。我要勇敢地为他包扎伤口,从那炮火中救他出来。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我的小路伸向远方。请你带领我吧,亲爱的小路,跟着爱人到遥远的边疆!”
  
篝火旁休憩的工人都围拢过来,加入了合唱……
  
  山楂树……

(明日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响起《吉祥话》的歌声:

    “当心灵孤寂,记住大法好。当遇到困难,记住大法好。当乌云密布,记住大法好。当风暴来临,记住大法好……如果你听到他,心中阳光照。如果你走进他,百般烦恼消。如果你相信他,天天都微笑。如果你融于他,神圣自逍遥……记住大法好。”

  • 内景。郑圣勇家中,三室一厅——夜
    郑圣勇走到客厅:妈,您来一下,
    刘贵芝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郑圣勇喜悦的向她招手:妈,快来。
    郑圣勇的房间内的书桌上的电脑萤幕上──明慧网的网页上。
  • 郑圣勇与那劳教所的魏队长(三十多岁)分坐办公桌两边的椅子上。
    雷队长:像你这样有硕士学位的技术人材,为什么要迷信炼法轮功?
    郑圣勇:我这条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魏队长:哦?
    郑圣勇:我读大学三年级时,患了肝癌,己到晚期,我家族中有一个叔叔就是得这个病,不到三十岁就去世了,按医生的诊断,我的存活期可能只有半年,我当时万念俱灰,年纪轻轻的我,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你说,这是什么滋味?
  • 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庄,大法弟子的讲真相点,有讲真相的电视,讲真相的展版,在这里的学员多数是西人学员。有三位元西方学员在炼功,电视里正放着“天安门广场自焚”真象的录影,一团前来参观国会山庄的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围着看。
  • 内景。郑圣勇家中,郑圣勇的房间——夜
    书桌上,郑圣勇打开电子信箱,出现一信件:
    何文的画外音:圣勇,今年的8月13日,我回到家乡探亲,暴雨己经下了一夜了。在我们村的上游二十里外,有一个水库决口 
    画外音隐去……
  • 1969年初秋的枯海沙原,草已渐稀,漠野展现出一幅卓尔不群,超然绝美的气质与表观。阳光远射楚鲁特北地,一线绵延,势如屏障。羚驼河上游谷地断落,山泉密布,溪流纵横。山脚冲沟深切,河道交错,森林茂密,草丰花魅,殊为美丽。
  • 过西安了……过郑州了……每个站上都有持枪的士兵……车外是瓢浇大雨。每个车站都壅塞着无数外流人员,背着铺盖卷,人声鼎沸。大雨连下,到处是逃荒的。车到蚌埠,男子从闷罐车跳下,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感到精神振奋了些,沿轨道刚走两步,准备转乘另一列车,正找月台,“倏”地不知从哪涌出那么多民兵,全执红白两色棒,才下车的流窜人员被驱赶着走向一截闷罐车,男子被人群夹裹着又上了列车。
  • 一双柔软的手在他脸上抚挲,一双辰星般的眼睛,心头一热:“是你!”姑娘蹲在地上掠了一下头发,吃惊地说声:“是你啊!”已经把他搀起来,又微笑着对两个追捕的士兵说:“我的男朋友,刚才我们一起送伤患到医院的。”男子觉得自己已被架在一个姑娘肩上,慢慢向前走着。
  • 雾中的庐城市,已有早行人了。男子站在一个炸油条摊前,要了两根油条,一碗绿豆稀饭,吃的时候,听到顾客的议论声:“到处在挖地道噢,我们厂三班倒,人停班不停,从来也没有这样拚命啊……“是啊,是啊!”旁边的工人应和着:“要打仗了嘛!”
  • 迪士尼
    浩瀚宇宙中,恒星太阳守护着狮子星座;茫茫草原上,阳光普照的地方,是狮子王统治并保卫的荣耀国。过往的狮子王,会变成星星,回归太阳的怀抱,向尘世的王传递着光明的谕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