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毛象与文明灭绝──永冻层下的秘密

  人气: 63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30日讯】卡通《冰原历险记》里的有情有义的长毛象,赢得孩童的欢笑也感动着家长。继二零零五年国际博览会上吸引二千万参观人潮,长毛象特展现正在台湾掀起旋风。

从出土的长毛象瞬间急冻的遗骸显示,万年前发生过一个小时内全面降温约四十五度的大灾难!什么样的机制能达到这样摧毁性的气温骤降?为什么发生了这样令人不寒而栗的天灾?目前的实证科学是无解的。

而或许回溯民间传说探寻答案,是一个值得参考的方向。美国印第安霍比族相信人类万年前的文明是在冰冻的天灾中结束。恰巧的是,长毛象正是在一万年前被瞬间冻结在冰层中……是否,出土的长毛象要启悟现代人一些什么?

史前巨兽长毛象魅力
文 ◎ 赵芷菱


台北展场台湾民主纪念馆现场购票人潮。(联合报提供)
继二零零五年日本爱知世界博览会吸引二千万参观人潮,正在台湾展出的长毛象特展也引发一阵长毛象旋风。为什么长毛象这么有魅力呢?

看过卡通“冰原历险记”的朋友,相信对长毛象(Mammuthus,又称作猛象)的长相并不陌生,但毕竟是卡通。试想,当真实的史前动物长毛象跨越时空的长廊展现在面前时,将是何种景象?

最完整的长毛象世界首展

冰封一万八千年的长毛象特展,全世界第二站于二零零八年七月至十一月初在台湾民主纪念馆(原中正纪念堂)展出,四个月的参观人数逾五十万人次;十一月十八日起至明年三月移师台中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这是长毛象特展继二零零五年在日本“爱知博览会”世界首展后的又一盛大展出,日本当时造成了二千多万名游客大排长龙、争相目睹之盛况。

一百四十多件展品完整呈现了长毛象的身体部位,其中以来自萨哈共和国的两头长毛象“尤卡基尔”与“欧米亚空”最引人注目。其中小长毛象“欧米亚空”,是全世界保存最完整的长毛象遗骸,而且还是全球首度曝光。

未长牙的小长毛象“欧米亚空”头部,是目前全世界保存最完整的长毛象遗骸。(联合报提供)

连皮带肉长毛象出土

二零零二年八月,在西伯利亚东北方靠近北极圈的极寒地带,俄罗斯联邦萨哈(Sakha)共和国北部临海尤卡吉尔村东南方三十公里处,一对尖牙由平地崛起,绊倒了外出狩猎的尤卡吉尔村民。这份天赐的象牙宝藏于焉出土,更意外的是掘出整颗长毛象头,生灵活现的令人振奋,肌肤完好还有弹性,一对弯曲长牙逾二公尺。消息立即传遍世界,瑞士药商辉凌制药(Ferring Pharmaceuticals)董事会执行主席鲍尔森(Fredrick Paulsen)得知后,立刻出资买下,捐赠给该国俄罗斯联邦萨哈共和国首都雅库兹克的长毛象博物馆冰藏下来,此一义举,造就日后世人有幸亲眼目睹这自然界的奇迹。

这只长毛象以发现地尤卡基尔(Yukagir)为其命名,即此次展出的大长毛象,它是一万八千年前约莫四十岁的雄长毛象。此后两年,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四年探险家与学者们组成了长毛象调查小组,为找寻其余的遗骸,在象头出土的冰原上展开四度挖凿,果不其然,挖出了肤毛完整的左前足,及颈椎、肩骨、胸骨、腿骨等遗骨。

尤卡基尔长毛象左前脚的样子,在脚踝的部位可看到茶色的体毛。(联合报提供)

“欧米亚空”在二零零四年出土,为一岁多幼雌象,距今约三万多年前,研判系不慎跌入沼泽被冰封,是目前全世界保存最完整的长毛象。它的身体被挖土机损坏,但头颈部保存相当完整。

负责策划这项展览的台湾博物馆林俊聪博士表示,“尤卡基尔”现今保存完整的象头与左前足部分系在岸上被发现,而只剩遗骨的部位系陷在水中后由冻土封存。这两头象在永冻层中皮肉保存良好,出土后安置在摄氏零下十五度至十八度之间,科学家从它们身上寻找基因,试图重新复制这史前巨兽,但均告失败。

在尤卡基尔巨大而弯曲的象牙另外一边,有着大型巨兽的头、耳朵以及眼睛。(联合报提供)

来碗冰冻万年的巨象肉汤?

面对巨大的、冰冻一万多年的长毛象,曾有俄罗斯考古学家联想到了象肉汤的滋味。

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副教授周健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俄罗斯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的冻原下挖掘出许多冰冻一万多年的长毛象肉来,它们的身体虽然不全,但长毛象肉却冰存完好没有烂掉,那里像是一座天然的大冰箱,有一考古学家异想天开的砸下一块肉来煮汤,一伙囫囵下肚,结果是集体腹泻。”试想这饱尝万年风霜的冻肉所吸附的物体非属一般吧!周健表示,“拉肚子事小,若蕴含未知病毒、细菌之类,可是要命的事。”

台湾也曾住有史前长毛象

在台湾从事大象化石研究的张钧翔教授指出,台南左镇乡菜寮曾挖掘出三万年前的长毛象化石,现存于左镇乡菜寮化石馆。长毛象有很多种类,有北方型的寒带长毛象,及南方型的温带长毛象。北方型的长毛象,体型比较巨大,有的肩高可达四公尺半以上,南方型的长毛象体型较小,如台湾长毛象的肩高可能只有三公尺,属南方型的温带猛犸象。

长毛象属名Mammuthus(猛象属)源自于俄罗斯的古字mammut,意思是地下潜伏的事物,因为所有长毛象在被发现时,都已死亡并半埋于土中。长毛象中最为世人熟知的,就是生活于寒带冰原的长毛象,外表披着长毛,因而称为长毛象。

大象是目前陆地上最大的哺乳动物,在生物学上称为“长鼻目”(Proboscidea),不过现今存活于世的该目动物只有一个“真象科”,真象科约在三百至四百万年前出现,目前仅存非洲象与亚洲象。

根据亚洲象、非洲象及长毛象的遗传性状比较,科学家认为非洲象最先分化出来,其次才分出亚洲象与长毛象。非洲象的头部相对较为平坦,象鼻的末端,非洲象有两个指状突起,亚洲象与长毛象都只有背(前)侧面一个指状突起,可以看出亚洲象与长毛象关系较近,与非洲象反而较远。

长毛象的灭绝

“长毛象灭绝的原因一直没有定论,恐龙生存于中生代距今约二亿年至六千五百万年前,绝种原因超过一百多种。”周健教授表示。最常被提出的说法是冰河期结束,气温升高导致长毛象不适应及生存空间减少。

另外有学者认为人类的捕杀也是原因之一。周健教授表示,在五、六千年前人类定居以后才有豢养动物来供给食用,以前都是以打猎为生,因此需求量是非常大的。

许多学者一致表示,不大可能有任何单一理由可以涵盖所有物种灭绝的原因,重要的是借着研究长毛象,现代人类应该学习珍惜环境,维护自然生态、善待生灵。◇

====================================================================

垂死的复活计划
从动物学看长毛象
文 ◎ 刘正义(国立中兴大学兽医学院名誉教授)


长毛象全身骨骼化石。(国立台湾博馆提供)

科学家拟复活长毛象,希望藉以一探其生活习性及灭绝原因。然而曾参与长毛象研究的生物学家认为此计划纯属幻想,因为无法找出不受时间与微生物侵害、拥有完整DNA序列的细胞。

在西伯利亚北部与阿拉斯加的永久冻土层,经常可以找到结冻的史前哺乳动物。这些动物呈现出死后立即冻僵,并一直保持着冰冻状态长达数万年之久直到出土。这其中尤以巨型长毛象最受人瞩目。

大量的长毛象埋藏于永冻层

可能基于气候变迁的因素,大部分巨型长毛象在一万年前灭绝。而一万年后却因为象牙的需求,让这些长眠于地底的长毛象遗骸被大量挖掘出来。据说保持完整的骨骸,可以卖出数十万美元的高价。有些科学家估计,在西伯利亚的永久冻土中可能埋藏着一千万头长毛象的遗骸,这使得西伯利亚的冰原地带成为冒险家的乐园。

保持完整的长毛象骨骸,可以卖出数十万美元的高价。图为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六日在巴黎一化石市场拍卖会上的人潮。(AFP)

那么为什么长毛象会埋藏于西伯利亚北边与阿拉斯加的永冻层呢?长毛象也不只出现在西伯利亚北边与阿拉斯加,从爱尔兰到北美东岸的广阔地区,都有长毛象的骨骸与冰冻的尸体,但保持最好的还是在西伯利亚。

位于北极圈内的新西伯利亚群岛,据最早登陆的探险家描述,就是由巨象的长牙和尸骨堆叠成的岛屿。而在阿拉斯加冻原的软泥中,亦可见扭曲的动物遗体和横七竖八的树干,那里的动物遗体除了长毛象外还有美洲野牛、马、狼、熊、狮子等。显然这是在某种大自然力量的威迫下,使整群动物在极短时间内死亡。

灾难的发生是迅速而惨烈的,连当时的人类也无法幸免,那是一场突发的、波及全球的、毁灭性的大劫难。

品系来源与型态学特征

其实长毛象的骨骸早在十五世纪就已被欧洲人发现。开始时人们不知道那是什么动物,并且一直以为那是巨人的骨骸。直到三百年前才由解剖学家确认是属于巨象的遗骸。长毛象并不是始祖象,它是三千六百万年前始祖象的后裔。

长毛象的祖先叫猛属皇象,大约出现在两百万年前。欧洲和北美的长毛象(猛属原生象)属于晚更新世四种主要长毛象中的最后一种。晚近出土的长毛象其生存年代大约在十三万五千到一万一千年前,主要生存地点在俄罗斯。

长毛象一般体长雄性三米、雌性二点七五米,身高通常为四到五米,重量为六到八吨。具红棕毛的长毛发和厚层皮下脂肪。头骨成高穹状,耳朵相对较小(可能在寒冷气候中很适应,曝露的表面较小可减少热量散失)。背部有像驼峰一样的脂肪堆。突出的大象牙向下生长,很长,有时弯曲到彼此重叠,从牙齿年轮可以推断年龄。长毛象在十至十二岁之间性成熟,但往往要到二十岁以后才会有第一次交配。

长毛象是典型的草食动物,它们的生活环境中应该遍布柳树、冷杉、榛树和赤阳树的森林地带,并且以地面及湖泊中的植物为食。换言之,就是长毛象原生活于温带地区而非冰原地带。生活于温带的长毛象与今天生活于热带的非洲象、亚洲象之体肤无毛不同,温带的长毛象是为了适应更寒冷的气候而长出了许多毛发。但是基于遗传物质DNA的比对,现代象显然与长毛象有亲缘关系,且更接近于亚洲象。

目前世界上最著名长毛象遗骸研究中心位于俄国圣彼得堡,那里收藏了许多长毛象的遗骸及其研究成果展示。

长毛象的“复活”计划

据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报导说,为了更好的重建长毛象的本来模样,来自日本的一队基因科学家现正计划“复活”这些一万年前灭绝的长毛象,并拟把其后代饲养于西伯利亚的一个野生动物园里。

引致科学家拟复活长毛象的想法,源自日本爱知县二零零五年世界博览会上展出的一头由俄罗斯冻原层出土的较完整的尤卡基尔长毛象。当时展出时,这头成年长毛象只有一个栩栩如生带着长牙的头颅与一只肤毛完整的左前足,头颅上还附着一些肌肉组织及几撮毛发。据领导该研究所的负责人说:“如果我们能够复活一头长毛象,那么我们就能够更好地了解其生活习性、历史、揭开其灭绝的原因等未解之谜。”

复活长毛象的想法,源自日本爱知县二零零五年世界博览会上展出的一头尤卡基尔长毛象。图为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展出前的新闻发布会现场。(AFP)

“复活”计划之一是希望能从这些生活于冰川世纪里庞然大物身上提取精液,然后让精液令现在的大象怀孕,以实现复活长毛象。即采用仍具活性的长毛象精子使现代大象受孕的传统育种方法。这个方法即使能成功也不能培育出与古生代相同的长毛象来,而且还不知道需经过多少世代的精心配种才能从古、今的混血象逐步育出接近古长毛象。关于育种方法科学家的意见不一,有认为需要五十年的,也有认为至少要耗上一百年以上的。

由于育种交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以体细胞复制的第二种方法就运势而起。代表人如日本知名科学家入谷明教授领导的研究小组,就是最积极的研究者。他的方法是以长毛象的完整体细胞,取其细胞核植入现代大象卵子内,进行无性生殖,也就是以现在大家熟知的生物复制(clone)的技术来复制长毛象。

可惜的是保存在大自然冰天雪地的永冻土中并不能保存完美的细胞,并永久保存完整的遗传物质DNA。入谷明教授不断地在进行各种方式的研究,他还尝试把受损的长毛象体细胞核植入老鼠的卵子中,以为下一阶段植入母象卵子预作准备。

曾参与长毛象研究的生物学家Ross Macphee,认为复制长毛象的想法是纯属幻想。最主要的理由是即使在西伯利亚冰原的低温保护下,也无法找出不受时间与微生物侵害、拥有完整DNA序列的细胞。的确,企图让灭绝生物复活,向来易招惹是非,究竟人不是神。神要毁灭的生物,人岂能使之“复活”,否则必引致无法预测的灾难。

长毛象这个消失的物种,何以能吸引如此多的关注,远超过许多濒临绝种的动物?对人类来说,大型动物就像恐龙一样,就具有天生的魅力。不管在哪一个博物馆只要摆上大型动物的化石或模型,就能吸引人潮。从而可以说明为什么长毛象遗骸能在化石市场卖得高价是一样的道理。◇

====================================================================

急冻长毛象
长毛象灭绝时的气候变迁
文 ◎ 吴政翰(国立台湾大学大气科学研究所博士生)


日本札幌冰雪节上的巨型长毛象冰雕。(AFP)


从出土的长毛象瞬间急冻的遗骸显示,万年前发生过一个小时内全面降温约四十五度的大灾难!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不可思议的降温?时下流行的气候研究课题“气候突变”能否回答?

“气候”是地球大气的长期平均状态,一般能维持数十年之久,让世界各地保有其独特的气候特征,例如热带地区的湿热、寒带地区的干冷等。然而,从更长的时间尺度看,经过了几百年、几千年,甚至于“千秋万载”,气候再也不是一个不变的状态了,这样的变化称之为“气候变迁”。

“气候变迁”对于地球上的生命与环境的影响,无论持久性或是影响面,都比短期的“天气变化”要深远得多:一个台风带来的豪雨与强风,只会带来数天的不便与可计算的生命财产损失;然而两极冰棚的崩塌,带来的则是无法复原的全球海平面上升,以至于物种的生存危机!造成气候变迁的因素很多,可简单二分为“人为”与“自然”两大类。

近年来气候变迁的议题受到各国政府与人民的广泛关注,是由于十八世纪“工业革命”以来,“人为因素”不间断的冲击着地球环境──大量二氧化碳、氧化亚氮、甲烷、氟氯碳化物等温室气体的排放,以及高科技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直接影响空气、水、土壤、植被这些因子的自然循环,也就造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全球气温持续上升、海平面升高、冰棚崩解,以及改变后的大气环流带来的不正常暴雨、干旱等“巨变”。这还是经过了一两百年的累积之后,身在二十一世纪的我们才感受到的变化。

史前巨兽“长毛象”族群的发展与灭亡,从出土的遗骸与相关的古气候研究中,似乎也与远古时期的“气候变迁”息息相关。

长毛象族群的演进与灭绝

长毛象的生物学名为primigenius,源于四百万年前的非洲,是一种外型类似现代非洲象的大型草食性哺乳类动物。它们的族群在全盛时期遍及欧、亚、美三洲,在“更新世”(约公元前一百八十万年到公元前一万年)的寒带草原中,都能够见到它们的踪迹。这个时期的气候寒冷,动植物种类与现代相似,并且有人类的遗迹存在。

然而,到了气候逐渐湿热的“全新世”中期(约六千年前),长毛象的族群数量大幅度减少,直到三千七百年前,最后的长毛象灭绝于西伯利亚极区的弗兰格尔岛(Wrangel Island)。从“更新世”到“全新世”,地球气候经过了不同的冷暖期循环,但长毛象族群在几次气候变迁中,都得以繁衍并持续存活了下来。是什么原因让它们在“全新世”中期甚至更早,就开始面临物种灭绝的命运?

学界对长毛象的灭绝原因主要有三种推论:一个是由于冰河时期的结束,给“全新世”带来了全面暖化的地球气候,造成适合于长毛象生存的寒带草原面积大量减少,导致它们愈来愈难以生存以致灭绝;另一种论点则是认为由于人类族群的发展,造成与其他物种争夺地盘以及捕猎的效应,才使长毛象在全新世近期的消失;第三种论点则是综合上述两者,认为“气候变迁”与“人类发展”对于长毛象族群的灭绝都起着重要的作用。

从远古时期的遗迹遗骸,所能得到的推论确实十分有限,而且都是“间接”的。像是在西伯利亚广大冻原出土的长毛象遗骸,在成千上万年漫长的岁月里,可能经历了地壳变动、风雪冲刷、其他动物啃食等数不清的毁坏过程,对于正确诠释这些珍贵 史料的来龙去脉加大了许多难度。

其他比较明确的证据,如遗留有长毛象壁画的石器时代洞窟、以及人类用于猎捕长毛象的工具、带有刀伤的长毛象牙等,说明人类会成群结队对长毛象进行猎杀的活动。这些片段的证据,难以拼凑出长毛象族群演进的全貌。

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在芝加哥展示的长毛象。(Getty Images)

长毛象族群演变的数值模拟研究

二零零八年四月,西班牙马德里“国立自然科学博物馆”研究员纳盖世布拉弗(David Nogues-Bravo)等人,在《公共科学图书馆期刊》(PLoS Biology)发表了一篇名为〈气候变迁、人类、与长毛象的灭绝〉(Climate Change, Humans, and the Extinction of the Woolly Mammoth)的学术论文,使用数值模拟的方法,“定量”的说明“气候暖化”与“人类捕杀”这两种因素,共同造成长毛象的完全灭绝。

该研究发现,长毛象的数量在时间序列中,由于气候暖化造成生存环境减少而剧减,最后不敌人类捕猎趋势,而导致长毛象族群的全部消失。报告指出:“我们的分析显示,人类是最终的致命一击。”

气候变迁的“渐进”与“瞬变”

“气候变迁”不完全是渐进的,有些环境因子的变化是渐进的,有些则是瞬间变化的。

以当今的全球暖化为例,温度上升是渐进的,而两极冰棚的崩解则取决于支撑的冰墩能“撑”多久──温度再高一点、冰多融化一点,撑不住就整块崩掉!从物理的观点看,这类因子就是取决于一个“临界值”,超过这个“临界值”就垮掉,小于“临界值”就没事,运作机制是“非线性”的。

时下流行的一个气候研究课题即为“气候突变”(abrupt change),探讨的是气候状态在一两年间发生的大规模变迁,光是二十世纪就在五十年代、七十年代各发生一次局部与全球性突变。也就是说,在实证科学所能探测与分析的范畴中,也看到了短期变化的可能性。

那么这个“短期”有没有可能是“瞬间”,规模有没有可能是“毁灭性”的?这就超出实证科学可回答的范围了,因为瞬间毁灭性的“巨变”,必然造成文献资料付之一炬,自然环境全面的物换星移,人类文化受到无法复原的破坏等。实证科学需要资料来分析,需要资料来建构模型;没有了资料,也就无法“实证”了。

根据美国学者哈普古德(Charles Hapgood)所着《极区之道》(The Path of the Pole)一书所述,在西伯利亚北部的冻土中,冰冻了包括长毛象在内、成千上万的史前哺乳动物,有犀牛、野牛、马、羚羊等。这些生物死亡后保持着稳定的冰冻状态,使它们的肉和长牙保存十分完好;解剖巨象时,甚至发现还没来得及消化的温带植物如风信子、金凤花、菖蒲、野豆等!这些遗骸至少存在于约一万一千年前。

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不可思议的降温?英国考古学家汉卡克(Graham Hancock)认为,当时原本的西伯利亚的气候相当温和且适合万物生长,严寒的天气突然降临西伯利亚,迅速把这片土地变成冻原。估计达到这样“急冻”的条件,必须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全面降温约四十五度!

什么样的机制能达到这样摧毁性的气温骤降?为什么发生了这样令人不寒而栗的天灾?目前的实证科学是无解的。我们只能从中认识到,渐进与瞬变的气候变迁,都对生物族群的演进起着关键性的制约作用,尤以这种像“诺亚方舟”大洪水般的巨变最为神秘且骇人!然而,这样的科学研究是最难做的,因此相关的著作寥寥可数。◇

====================================================================
永冻层下的秘密
史前文明看长毛象
文 ◎ 施存真(《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主编)


长毛象的出土,带给现代人什么样的启示?图为二零零四年六月纽约一化石拍卖会场外。(Getty Images)


美国印第安的霍比族流传着一个传说,神造了人以后,经过了四个周期,其中第三个文明时期在冰冻的天灾中结束。恰巧的是,长毛象正是在一万一千年前极速的冰冻中被瞬间冻结在冰层中……长毛象要启悟现代人什么?

电影《史前一万年》(10,000BC)有一幕引起大众广泛讨论的场景,一万二千年前的发达人类民族,正驱赶着大批的长毛象群及俘虏来的奴隶,建造着世界奇观:大金字塔。导演以他丰富的想像力,认为巨大的金字塔建筑工程单单靠当时人类的力量是无法独力完成的,而是在身躯与力气皆大的长毛象协助下完成的,这样说倒也有几分合理性。

只是,在长毛象生存的年代,当时的人类究竟是野蛮无知的原始人类,还是发达的金字塔建筑师?按照大多数教科书上的描述,距今一万余年前,是人类旧石器时代晚期将进入中石器时代的时期,那个时候的人类披着兽皮,吃着生肉,住在山洞里,并留下丰富的山洞壁画。按照课本的叙述,当时的人类完全不具有驱使长毛象并建筑金字塔的能力。

然而科学界对于人类史前史一直都存在着一种另外的学说,部分的科学家认为史前时代的人类并非现在认为的那么原始,而是具有一定文明的。《史前一万年》的导演可能受了这种学说的影响,而演绎出这个史前人类造大金字塔的场景。

史前文明之谜

虽然达尔文的进化论已经主导了现今人们关于人类演进史的看法,然而,有许多史前的不解之谜很难以进化论的观点圆满说清。比如广泛存在于世界各地的史前大型建筑遗迹,如埃及大金字塔、复活岛巨人像、马雅文明遗迹、近东古希腊巴尔拜克神庙等,都是充满未解之谜的史前时代遗迹。

在没有起重机的远古时代,埃及大金字塔是如何建成的?重达数十公吨的复活岛巨人像又是如何搬运的?马雅文明遗迹中的大型金字塔建筑方式与埃及相同吗?巴尔拜克神庙的巨型石柱与巨型石基座,又是如何切削与搬运?这些古代遗址以今日工程科技角度观之,尚可称之为大工程,远古时代人类若是披着兽皮愚昧的原始人,又如何有能力建造?

进化论给我们的观点是人类不断在进化,变得更聪明,更有智慧,然而史前的谜题却挑战了现代人类的智慧,聪明的现代人类竟然无法圆满解释当时人类如何建造这些建筑。祖先的智慧有没有可能高于我们所认为的程度?许多学者专家开始认真思考这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马格德林文化人类图画图解》一书封面。马格德林文化是指公元前一万到一万五千年法国一带的史前文化。

一万多年前的人类文明线索

一万多年前人类的生活方式我们很难得知,因为地球上气候变化无常,沧海桑田是常有的事,科学家仅仅能从考古发现的断垣残壁、遗物中去拼凑当时的生活。早期考古证据的不充足,也是造成现代人解读史前人类生活不易的原因。

然而,遍布世界各地的岩洞壁画可为我们提供一些线索。

法国的庇里牛斯山区的三兄弟洞窟(Cave of Les Trois Freres)中有一幅生动石板画作,可说是史前时代人类具有一定程度文明的证据。在这幅壁画中,可以看到骑士骑马的英姿。骑士的头发随风飘逸在空中,身上穿着短袖衣物,腰上系着腰带,脚上穿着长靴,靴子外还系了一把短剑。而他双腿跨坐的动物,虽然头部难以辨识,但凭着尾部及后腿都可辨识出是一匹强健的马。另外一幅壁画则描绘了一个少女,头戴圆帽,脚踏皮靴,身后披着披风随风飘逸,她似乎也骑乘在一个动物身上。

法国三兄弟洞窟发现的石板壁画,复杂的动物图形中有一个骑士。(Jiri Mruzek提供)

法国的另一个拉马什山洞(La Marche)里,也发现了一批数量庞大的石板画,这些石版画的内容让人完全不会联想到“原始人”三个字,如果不讲出这些画作完成于一万五千年前,没有人会认为这是由史前人类画的。这些作品就像现在画家作画前的速写稿,内容大多是人脸部的描绘,有年轻人、老人、思考中的人,头上也有戴帽子的,画作中的人物并非无智慧的人类,而像是中古世纪的西方人。

这些拉马什石板画是在西元一九三七年,被法国考古学家彭卡德(Leon Pencard)与古生物学者罗夫(Stephane Lwoff)发现的。他们花了五年时间进行挖掘,找到了这一千五百多个蚀刻石板画。彭卡德在一九四零年发表的《马格德林文化时期的人类图画图解》(Human Iconography of the Magdalenian)一书中,详细地介绍了他发现的这些一万到一万五千年前法国一带史前文化的石板人像画。

这个发现与以进化论为基础认知的一万多年前的人类文明状况相差甚远。因此,彭卡德与罗夫发现的石板画在一九四零年代被视为是造假的,而这两位考古先驱也遭到排挤。直到二零零二年,德国慕尼黑大学的教授才还给他们清白,认为这些石版画确实由史前人类所绘制。

 
 
 


彭卡德与罗夫在拉马什山洞挖掘出一千五百个蚀刻着图案的石板,上面刻着许多类似中古时代欧洲人的人头像。(图片由作者提供)

史前的日常生活用品

拉马什山洞石板画并非唯一的史前人类遗物。考古学家发现了许许多多人类遗物,具有现代化用品的特征,年代却是在超乎想像的久远年代以前。西元一九六八年,在美国犹他州发现了一个三叶虫化石,上面踩着人的皮鞋印。

想像一下,这只三叶虫被远古时期某个人的皮鞋鞋跟部位踩入泥土中,经过长时间的地质压缩,而在几亿年后,形成化石,又重新被现代人类挖掘出来。

只不过令许多现代人完全不敢置信的是,在三叶虫生存的数亿年前,当时的人类已穿着皮鞋了。若依照进化论的观点,当时的人类还是两栖类动物,是不可能穿鞋的。也许当时的那个祖先听到我们的进化论理论时会气得冒烟地说:“你们这些不肖子孙,宁可相信我是只青蛙,也不相信我会做皮鞋!”

真实的考古发现往往远远地超过我们的认知。根据《考古学禁区》(The Forbidden Archeology)一书及其他研究者的研究发现,在地球发展至今的几十亿年历史中,我们的祖先不但会做皮鞋,他们在二十八亿年前造了一批金属球,在三亿年前做了铁锅,一亿多年前造了铁锤,二千一百万年前造了螺丝钉,五十万年前制造了火星塞,十万年前造了金属花瓶,三万年前做了望远镜等。

根据这些考古证据研判,人类的文明史,似乎并非现在认知的短短五千年,而是已经发展了相当久远的年代。只是每隔一段时间的发展后,人类文明走向毁灭,而后又从头开始发展,形成一个个周期性的文明发展史。

史前文明的存在也可以解释古代遗留下来的神秘智慧,比如河图、洛书、周易、八卦等等,其虽然神秘,但却非全然虚幻,仍可应用于预测与命理。然而现代人并不能充份理解其内涵与意义,这些智慧就很有可能是来源于上一期文明。

就像今天的人类文明若遭天灾人祸而毁灭了,下一代新发展的人类也未必看得懂今日的化学元素表,但也许未来人再拿来分析化学元素也还能行。

史前文明的毁灭

如果几十亿年前、几十万年前、甚至万余年前的史前文明都是存在的,那么接着要问的问题是,这些文明哪儿去了?为何这次人类文明从五千年前,再度从原始状态重新开始?

古老的各大宗教中、传说故事中其实都有人类文明毁灭的故事。有研究者整理了世界各地的传说故事,竟然发现距今大约四千至五千年前,世界各地不同的民族都不约而同的有关于大洪水的传说故事,其中最有名的当数中国的尧帝时发生大水而后大禹治水,及西方圣经记载的大洪水与诺亚方舟故事。除了以上两个故事以外,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印度、马雅、台湾原住民等文明中,都有关于大洪水的传说。

在这些传说中,许多都是这样描述:天神认为人类道德败坏,而决定以洪水将人类文明消灭,人类当中少数好人在事前得到天神的警告,得以逃过一难。

呼和浩特市内蒙古博物馆展出出土于呼伦贝尔盟的松花江猛象,高四点七米,身长九米,是中国迄今为止最大的猛玛象骨架化石。(AFP)

史前人类与长毛象的关系

上一期的人类文明毁于大洪水,那么有没有上上一期的人类文明呢?有没有上上上期的人类文明?如果有的话,他们又是怎么毁灭的?

美国印第安的霍比族流传着一个传说,神造了人以后,经过了四个周期。人类在每个周期初期时都还很善良,敬畏天神,谨遵做人应有的规范,但到了每次文明的末期就不再敬神,道德沦丧,因而神降下天灾将该期文明毁灭,仅留下少数人进入下一个历史时期。

第一个周期的人类被神以大火消灭,第二个周期的人类被神以冰冻消灭,第三个周期的人类被神以大洪水消灭,而我们这次的人类是第四个周期的人类。以霍比传族说来看,人类的上上个文明时期就是在冰冻的天灾中结束的。

以时间点来看,上个时期文明的结束是在距今五千年前,假设上个文明也存在约五千年的时间,上上个文明就是在一万年前结束的,存在时间就是距今一万五千年前至一万年前之间。

而恰巧的是,长毛象正是在一万一千年前极速的冰冻中被瞬间冻结在冰层中。这个时间的吻合,让笔者不由得这么思考:霍比传说中被天神以冰冻毁灭的第二周期人类,与长毛象很有可能生活在同一时期。

而一万多年前,在法国山洞留下骑士与类中古欧洲时期石板画的史前人类,以存在的时间点也是在万余年前来看,很可能就是当时与长毛象共同生活的人类。

《史前一万年》的电影导演,或许也了解这个历史上的吻合,而描绘了骑马民族利用长毛象搬运重物的情节。

一支国际科学队在俄国西伯利亚哈坦加城(Khatanga)冻土层洞穴实验室挖掘长毛象遗骸。(AFP)

对现代人的启示

长毛象的出土,不仅仅是让我们了解地球的沧海桑田与全球气候变迁。若“神”真的存在,神似乎要藉由长毛象启悟现代人,远古时代曾有瞬间发生的天灾剧变,这种巨灾发生时,地球上最庞大、最有生命力的生物都难逃一劫。

而综合过去各民族的传说,这些瞬间劫难与人类的道德败坏有关系。多数古代民族认为,人类多次文明的消逝无踪,都是在人类只重物质发展与享乐,无限度放任自身行为造成的。

现代人类如果能扭转过来自身的行为与思想,在发展物质文明时节制自己的欲望,同时提升精神水准与道德层次,是否有机会逃过史前文明反复毁灭的宿命,而走出一条全新的文明道路?相信这种全新的美好的未来,才是世上所有人衷心期盼的。

(文中考古发现的详细说明可参考《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一书,或于网址: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4/11/23/30031.html下载)◇

──本文转自第96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
http://mag.epochtimes.com/098/1.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10月9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编译报导)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科学家日前发现了迄今最为古老的动物足迹,这些古老的印记发现于美国内华达州境内。据推测,该足迹是在距今5.7亿年前一种古生物踩到海岸边松软的泥土上留下的。
  • 中国教科书一成不变:人类由猿而来,人类文明不超过数千年;历史一直在向前发展,后来的进步一定胜过从前。世界的伟大发现却不以中共邪党的意志为转移,它们无可辩驳的证明,人类尚有史前文明,地球曾经出现一茬又一茬生命,每一茬生命都在辉煌与堕落之后,归于灭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