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魏晋城市】

僧恒传——得遇译经大师鸠摩罗什

文:蔡大雅;绘图 : 萧素惠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鸠摩罗什经苻坚派兵远征龟兹,克服诸多危难,被迎接到达长安,在与僧恒相见后,两人开始重解经文在关中地区弘扬利人忘我的菩萨之道。

不久,鸠摩罗什的母亲决定到天竺去修行。临行前曾告诉罗什,说大乘佛教要传到东土去,需要依靠罗什的力量。鸠摩罗什回答说:“大乘菩萨之道,要利益别人而忘却自己。假如我能够使佛陀的教化流传,使迷蒙的众生醒悟,虽然我会受到火炉汤镬的苦楚,也没有丝毫的怨恨。”

鸠摩罗什为西域之星

鸠摩罗什在龟兹国,经两年读诵许多经论,已能通达大乘的义理。他以前在罽宾国的师父也专程前来聆听,二人对诘一个多月,极为赞叹,最后向鸠摩罗什顶礼。

鸠摩罗什每年讲经,西域各国君主纷纷前往聆听,跪在罗什的法座旁边,作为阶梯,让他踏着登上法座。前秦苻坚建元十三年,太史上书说出现一颗明星,将有一大德智人前来。苻坚说:“我听说西域有位鸠摩罗什,那位外国的大德智人,一定是鸠摩罗什吧!”于是次年便派部下吕光率领七万大军远征龟兹及乌耆诸国。

苻坚跟吕光说明出兵的原因,并非为了贪图他人的国土,而只是为了与大师见面,要吕光战胜以后,赶快将鸠摩罗什带回长安。

吕光刚出发,鸠摩罗什就告诉龟兹人,王国的运势即将衰败,强敌自东方来,不要反抗。但国王不听劝告,率军抵抗,结果兵败被杀。吕光掳获鸠摩罗什,欺他年纪轻,就把他当凡夫俗子来戏弄,但罗什丝毫不动怒,最后吕光自觉惭愧,才停止这类行为。

几经危难 罗什终到关中

吕光领兵返国,到凉州时,听说苻坚被姚苌杀害,就自立为王,国号凉(史称后凉),建元太安(西元三八六年)。罗什由于能预见未来,吕光非常重视他的建议,因而避过几次危难。

姚苌杀死苻坚后建立后秦,定都长安,他也十分虔诚礼佛、敬重僧人,供养着僧恒等人。姚苌也想迎接鸠摩罗什,但被后凉吕氏家族拒绝。

等到姚苌死后,儿子姚兴继位,又派遣使者去邀请鸠摩罗什,凉州的统治者坚持不让鸠摩罗什离去,因此姚兴就在弘始三年派兵西征。凉州兵惨败,四个月后,后凉奉上降书投降,姚兴才得以迎接鸠摩罗什到关中,果然是道安圆寂十六年后的事情。当时鸠摩罗什五十八岁,僧恒已经七十四岁了。姚兴待鸠摩罗什以国师之礼,请他到逍遥园翻译佛经,又选八百位和尚参与翻译的工作。

鸠摩罗什重解佛经


(http://www.dajiyuan.com)

僧恒将魏晋以来翻译的佛经拿给鸠摩罗什看,鸠摩罗什看那些翻译的经文,字义多有错误遗漏,失去原先的旨意,无法和原文相符。鸠摩罗什看到僧恒才学见识俱佳,又长久随着道安传述书写,便经常为他说明西方语言的文法。

他说:“印度语言的习惯非常重视文学体制,它的声韵起伏,能配合音乐的便被认为是好的。凡是觐见国王,必定赞扬他的贤德,拜见佛祖的仪式,以歌唱咏叹最为可贵。所以佛经中的唱偈朗诵,都是这种方式。但现在将原文改成汉文,就失去它原来的韵味了。”

僧恒听鸠摩罗什讲说佛经旨意,以前有疑问的地方马上解开,欢喜赞叹。僧恒既然悟到法理,不论翻译或传写,无不简练,符合原意。

弘始十五年(西元四一三年),鸠摩罗什在长安大寺去世。临终前曾说:“我现在在众人面前发诚实誓,假如我传译的经没有错误,那么我的肉身火化后,使我的舌头不焦烂。”果然火化之后“薪灭形碎,唯舌不灰”。

佛教自东汉明帝时东传以来,翻译的佛经虽然逐渐增多,内容却多不顺畅,且文义也有所偏差。鸠摩罗什既通晓梵文、又博学多闻,身处后凉十七年,对中土民情皆已十分了解,在语言方面也可以运用自如,所以翻译的佛经除了契合原意外,更兼具文笔优美,开创了独特的文学风格。鸠摩罗什总共翻译三藏经论七十四部、三百八十四卷。弟子三千余人,全国上下,皆信奉佛教。

刘裕攻长安 佛祖嘱咐失传

姚兴死后,他的儿子姚泓继位,改年号为永和元年(西元四一六年)。同样这年,僧恒告诉众人说:“我即将离世了,明年长安将会遭遇大劫难,你们务必保护经书,使它们安然无恙。”说完后更换衣服,安然坐着就圆寂了,时年九十九岁。众人在僧恒的身旁发现一份遗下的文件,是记载帛僧光元神离体,到佛国世界游历,得到并传扬佛祖嘱咐的事迹。

姚泓继位后,他的兄弟为了争夺皇位互相杀害,关中地区大乱。次年南朝的刘裕派兵攻破长安。长安在后秦灭亡时遭受严重破坏,虽然由于僧恒的预言,促使众僧加意保护佛教的三藏经典,但水火无情,还是略有损毁遗失,僧恒记载的佛祖的嘱咐,也从此不知所踪。

僧恒是个谦虚的人,虽然具备深厚的学问却不显露于外,常常怀有才识不足的忧虑,可惜没有相关记载流传下来。(全文完)◇

转载《新纪元周刊》93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汉中、荆州这两座三国时代的古都,不只彰显了汉初三杰叱咤风云的豪义,也述说了诸葛亮、周瑜、曹操三人斗智赤壁的精彩故事
  • 时辰到了。羿明白,骑上大花马,背上神赐的彤弓素矢去十头金乌出没的山渊的日子到了。十太阳不耐地把天空燃到沸点,一寸寸加强了光度,它们刺耳的一声声嘎叫是对羿下的战书。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绵延数百年的恩仇纠葛,在各自出世历劫后了结因果。三国古城就在其中显示历史教训,劝世为善不为恶
  • 十太阳把火焰戴在头上,做他们的王冠。在这史前的大地,万叶的叶脉欲裂,岩石风化成粉末,老树根死抠住石头索求水滴,大地是一座不设防的火药库……
  • 太阳的马车伕,羲和,远远坐在马车上望着十日在大地洒下的,没有人能补救的灾难。她干燥的、漆黑的眼凝望眼前的一切,黑色瞳人里没有残忍,也没有仁慈。
  • 卷起黄袍,行走在遍地是银树香草的天庭,天帝感到一种深沉的厌倦。羲和知道,他意图这十个逆子的毁灭。他得在地下渺小的人类当中找一个心足够大的人来做这件事……
  • 中国神话的源泉《山海经》竟然这样支离破碎。
    读完这些承载着神话骨架的断简残篇,不禁掩卷叹息,并突发奇想:应该有另一部《山海经》……
  • 天地初启的日子,我造的人活在大地上,浑浑噩噩,和自然、和万物没有疆界地活着。我竟有些嫉妒他们和路边的羊桃树一样无知无识,没有烦忧。
  • 如何把这蒙昧的王国中危险、叫人迷惑的万物凝成清晰的形象,好叫未开化的百姓认识?在从透明的叶子筛下来的晨光中,这是禹和臣子讨论的主题。
  • 于是夏王朝收集来据说是神创世时遗留下的,横卧海底的镇海铜杵,把它融了铸成九座巨鼎,鼎上雕了一个个吓人而深具艺术成就的,奇异生灵的面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