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童文薰:受极权体系接纳的人,应该反思

童文薰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德在12月19日《德国之声证实重大人事调整 中文部主任被撤》的这篇报导,将《德国之声》公开面对该电台中文部被红色渗透、协助中共做舆论宣传的问题,做了详实的报导。(http://news.epochtimes.com/gb/8/12/19/n2367904.htm)

这篇报导最引我注意的是德国基民党(CDU)议员艾瑟尔博士针对中共官方媒体时常全文引用《德国之声》的文章而发生出的质疑:“如此受到一个极权体系接纳的人,应该反思。”

艾瑟尔博士的这番话让人回想起纳粹时期的德国作家——奥‧马‧格拉夫(Oskar Maria Graf)。1933年纳粹发动了第一波焚烧“禁书”的运动,奥‧马‧格拉夫的著作没有被列入禁书名单。为此奥‧马‧格拉夫深感愤怒,立即提笔写信向这个极权暴政强烈抗议,要求纳粹党人将他的书一起烧了。

的确,这种独受极权体系接纳的“特殊青睐”让正义之士无福消受,让正义之士在同僚间抬不起头来。可是有这种知耻之心的人,当代还有多少?

其实艾瑟尔博士的这句话:“如此受到一个极权体系接纳的人,应该反思。”正切合2500年前孔子对士子的教导:“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有知耻心的人才有反省的智慧,才能做到临财不苟得,临难不苟免,才能不为极权服务。

《德国之声》严正面对红色渗透的问题,使德国议会警觉到中共不只极权控制中国的媒体,而且将黑手伸入德国媒体。但中共只对德国如此“用心”吗?拿艾瑟尔博士的话来检验,需要反思的媒体与个人还不少。

在上个月还在大唱“中国是这波全球经济海啸中唯一没有受伤的国家”这种论调的各种“财经专家”、“投顾达人”,如今都自动消音。因为连中共都不得不承认,失业与经济急冻的严重程度。但是没有一个为中共唱赞歌的“银行家”、“媒体”或个人出来公开道歉。

指出计划经济与社会主义必将败亡的自由经济大师──诺贝尔经济学家海耶克在诺贝尔颁奖晚宴上说:“我几乎想建议你们要求得奖人宣誓,今后绝不在公共场合发表超出其能力以外的言论。”那些为中共唱赞歌的人不道歉无所谓,但何不听听海耶克的建议,今后绝不在公共场合发表超出自己能力以外的言论。

香港经济学教授穆嘉(Carsten Holz)2007年发表在《远东经济评论》的这篇文章《从事中国研究的学者都被收买了吗?》(Have China Scholars All Been Bought?)揭露了当代中国问题专家、学者对中共的怕心。他们怕自己只要得罪了易怒的中共,就会被禁入中国,断绝了和中国研究人员合作,以便搜集数据合写研究论文的机会。

的确,像德国著名汉学家马汉茂(Helmut Martin,),就一直被中共拒绝签证。可是那些还能进出中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学者”,是否该反思一下,为什么极权的北京欢迎您?为何自己会被这样的一个极权体系接纳?是否该学学奥‧马‧格拉夫,写封信责问中共当局,为什么自己没有被拒签?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12-22 7: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