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中国现代史 (三) 邪党兴起,趁虚而入(下)

史明
font print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章是由共产国际主持制定的,宣言依据的是马列主义、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和建党学说,以苏共党纲作为重要依据。中共党的灵魂是苏共式的外来品。中共党的领导人陈独秀和共产国际代表马林曾经有不同意见,马林带一封信给陈说,如果你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一定要听第三国际的命令。虽然陈独秀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任教父,也只好听从共产国际教廷的命令,隶属和屈从苏俄。


马林/网路图片

陈独秀在1923年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上公开承认,党的经费几乎完全是我们从共产国际得到的。一年来,共产国际在中国用款20余万,而中共成绩不佳,共产国际责备中国同志太不努力。


陈独秀/网路图片

据中共解密档不完全统计,1921年10月至1922年6月,收入16,655元;1924年1500美元和32,927.17元;1927年为 187,674元,每月共产国际给费用平均在2万元左右。中共现在的拉关系、走后门、迎合、买通、甚至威胁等方法在早期已经使用。共产国际主管曾严厉批评中共中央不断要钱的做法,“他们利用经费来源不同(国际联络局、共产国际执委会代表、军事组织)这一情况,得以弄到这些经费,因为这一个来源不知道另一个来源已经拨出。……有趣的是,前来的同志总是不仅十分清楚地了解俄国同志的情绪,而且甚至了解应该怎样区别对待与这项或那项拨款相关的某位同志。而一旦多数同志相信不能通过正式途径弄到,就开始逃避事务性的会见。然后采取最粗暴的敲诈手段,如散布谣言,说什么基层工作人员似乎责备苏联,把钱给了军阀而不给中央。” (以上引自《九评共产党》)

邪党的兴起,是邪恶势力入侵与国内持极端思想的少数人相结合的产物。共产邪恶主义天性就是酷爱侵略、妄图控制一切的,所以立足未稳的苏俄共产主义政权就已散发了侵略中国的野心,他们以“输出革命”的方式在中国寻求代理人。正好,一批在内忧外患中思想走向极端、焦躁的知识份子与一批权欲强烈的野心家到处寻找极端理论与方法。他们在中国的历史舞台上相遇了。1920年,他们就已成立了共产邪恶主义组织。1921年,他们正式开了“一大”。从“一大”代表的后来表现中可以看到,他们本来是一群乌合之众,但只有野心家留到了最后。

虽然内外的邪恶势力勾结在一起狼狈为奸,但在文明古老的中华大地上他们还是不容易施展他们的肮脏伎俩。但就是在这时,脆弱的民国的国父孙中山先生犯下了一生最大的错误:病急乱投医,引狼入室,提出了后三民主义,即“联俄、联共……”

这是民国自毁的开始。

如果没有民国的支持,邪党是根本成不了气候的。邪党的起家阶段就是打着民国的旗号,欺骗青年,欺骗百姓,并借助民国的力量,附体于民国,吸取其精血,得以成长。

本来,中共党内并不是很赞成“国共合作”的,但老奸巨猾的苏俄却深知单靠中共的力量与在中国的号召力,过一百年也成不了气候,所以苏俄不断向中共施压,一定要中共假装投身国民党,并教导中共如何暗中附体吸血,壮大自己。苏俄又假装关心孙中山的国民革命,得到孙中山的好感,欺骗了孙中山,使中共获得了第一次吸血壮大自己的机会。

第一次国共合作——附体挖心,破坏北伐

中共一直教育人民,蒋介石背叛了国民革命,共产党被迫武装起义。

实际上,共产党发起第一次国共合作是为了附体于国民革命发展自己,并且在行动中急于夺权发动苏维埃革命,破坏和背叛了国民革命。

1922年7月中共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因为急于夺取政权,反对与国民党联合的意见主导了大会。但是太上皇共产国际推翻决议,指令中共加入国民党。

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1925年1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举行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孙中山去世以前已经提出领导权问题。如果孙中山没有去世,中共夺权针对的就不是蒋介石了。

靠了苏俄撑腰,国共合作期间共产党在国民党内大肆抓权:谭平山担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冯菊坡担任工人部长全权处理事务的部秘书,林祖涵担任农民部长,彭湃在农民部担任部秘书,毛泽东担任国民党宣传部代部长。军校、军队领导权向来是共产党关注的焦点:周恩来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张申府担任副主任。周恩来还兼军法处处长,到处安插苏俄军事顾问。不少共产党人担任国民党军校政治教官和教职人员,担任国民革命军的各级党代表,并规定没有党代表的附属签名,一切命令均不生效。这样附体国民革命的结果,使得中共由1925年的不满千人,暴增至1928年的三万人。

北伐革命始于1926年2月。1926年10月至1927年3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进行了三次武装暴动,最后进攻北伐军师部,被北伐军解除了武装。广东的总罢工纠察队每天都与员警发生暴力冲突,这样的骚扰直接导致了“四.一二”国民党对共产党的大清洗。

1927年8月,国民革命军内的共产党借机发动南昌暴动,被很快镇压下去。9月发动了攻打长沙的秋收起义,也被镇压下去;共产党开始实行“党的支部建立在连上”的网路式控制,流窜到井冈山地区,建立农村局部政权。 (以上引自《九评共产党》)

在民国中兴之始,就为自己培养了一个巨大的心腹之患——邪恶中共。

现代中国,真是多灾多难啊。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