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海敏重现梅兰芳经典芳华

施佑融、陈柏年

霸王别姬,魏海敏、吴兴国摄于巴黎罗浮宫前。(当代传奇剧场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连续四年荣获海内外京剧最高奖项,一九九一年,魏海敏放下如日中天的声望,赴北京拜京剧大师梅兰芳嫡传弟子梅葆玖学艺,从头学起。今年,魏海敏一倾十多年钻研梅派唱腔之力,重现梅派芳华。

八月盛夏的一个周末下午,靠近总统府的街头大道,尽是为政治激情呐喊的游行人潮。然而走进台北中山堂这座屹立六十多年、日据时代西班牙式伟岸的古典建筑,圆柱拱门悠然耸立,予人心神清宁之感,溽暑的烦闷顿时静静消散。

舞台上的魏海敏淡妆素雅,正为了晚上的音乐会做最后的彩排。她亭亭立定,从容唱起:“纤云弄巧轻烟送暝,秋光明净……”,明亮醇厚的嗓音缓缓流现,京剧的华美映现在古意盎然的厅堂,令人不觉神往。

经典名伶 两岸三地无出其右

扮相雍容绝美、嗓音宽厚甜润的魏海敏,即使是对京剧一窍不通的人,也会因她力求极致的艺术表演而莫名的撼动。在京剧舞台上,魏海敏的造诣备受华人推崇。她曾连续四年荣获“国军文艺金像奖最佳旦角奖”、“国家文艺奖”、纽约市“亚洲最杰出艺人奖”,并以京剧成就获“世界十大杰出青年奖”,是台湾获得对岸“梅花奖”的第一人。一九九一年,两岸开放文艺交流不久,惊艳于梅派的恢弘气度,在声望如日中天的巅峰时期的魏海敏,竟亲赴北京拜京剧大师梅兰芳的嫡传弟子,亦为其子──梅葆玖大师学艺,从头学起,在当年戏曲界引起不小的波澜。今年,魏海敏一倾十多年钻研梅派唱腔之力,在演艺光华最盛之时,收录制作梅派经典唱段的《芳华现》专辑,一举荣获二零零八年度台湾音乐界最高荣誉──金曲奖的最佳传统音乐诠释奖,以此向京剧大师致意,也为传统艺术留下弥足珍贵的典范。

然而魏海敏对于京剧的涵泳不仅限于梅兰芳一派;今年六月,一连四天,她在台北城市舞台公演京剧旦角四大流派──梅派、程派、张派、荀派的表演,深得各派精髓的佳妙演出,轰动海峡两岸,被称为“一人千面”,创下独步跨越旦角四大流派的难得艺人。

在传承京剧艺术之外,魏海敏更秉持创新突破的精神,要将京剧艺术推衍到舞台剧场以及广大的年轻观众之间。除了一年三、四十场密集的讲座与教学,她在“当代传奇剧场”演出莎翁名剧《马克白》改编的《欲望城国》敖叔征夫人一角轰动国际,屡次受邀参访演出;在国光剧团演出张爱玲原著所改编新编京剧《金锁记》,将女主角曹七巧幽微复杂的形象刻画入骨,成功的以京剧艺术体现当代角色,也都成为她向自我挑战、创下京剧里程碑的代表作。魏海敏在京剧中的天后地位已经无可置疑,然而正如她所说:“整个戏剧酝酿有几千年,到了京剧是最成熟的时期,所以才能有这么多的艺术家共同创造了这么棒的舞台。”魏海敏的成功,其实走了一段非常漫长的路途。

高精度图片
贵妃醉酒。(魏海敏京剧艺术文教基金会提供)

戏曲天后 京剧盛衰的交会点

曾经说自己的一生“是为了上台做准备”的魏海敏;可能好几世都是从事表演艺术的人:“也唯有这样几世的修炼与轮回,才能有这一世的我。”似乎生来就是为了走上舞台,十岁入剧校苦练,十几岁便成为小海光最闪亮的明星,自此一路走红至今,与戏剧结下最深厚的缘。

魏海敏正踏在京剧炽盛风靡,以及骤然冷寂的两个时代。早年国民政府迁台,流传百年、备受喜爱的京剧艺术也传入台湾。当时京剧地位崇高,大自国家重要典礼以及迎宾的表演,小自闲来几位票友聚会玩票清唱,京剧都占了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魏海敏的父亲就是一位戏迷,闲来最喜拉拉胡琴,唱几句花脸的戏;也因此奠下将她送入剧校学戏的契机。

京剧的风行其来有自。乾隆嘉庆年间,政治安定,文艺荟萃于北京,各方剧种与艺人蓬勃发展;而京剧就是融合吸收各家之所长的一种表演形式。乾隆皇帝六十大寿时,为表庆贺,徽班与汉调合流后的剧种入京表演,声名鹊起,就在宫廷内发展。由于它是王公贵族的欣赏的精致艺术,在人物造型、唱腔身段、武打技艺,莫不严格训练,力求登峰造极、尽善尽美,成为与地方剧种截然有别的表演形式,奠下京剧博大完整的基础。尔后满清覆亡,民主之风渐进,京剧成为国人最喜爱的表演艺术,各种剧团、流派与名角应运而生。

台湾早年在陆、海、空三军,各有国剧队及剧校,分别名为陆光、海光、大鹏,盛况可想而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转变,一九九五年,这三个剧团联合飞马豫剧队,整合成为“国立国光剧团”,京剧在台湾也瞬间萧条。对这项艺术的沉寂,魏海敏有深刻的体会。她曾对媒体说:“我印象很深刻,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还在演出,那一年三、四十几场,可是到了一九九六年,一整年几乎归零,那种感觉很可怕。”感慨于目前台湾剧校的教育与剧团分离,科班生无法有上台磨练的机会,魏海敏说:“那这七年就完全浪费了,因为我们那时候的剧校与剧团是合一的。边学戏,边上台。所以我说,我们是末代的京剧演员。”

高精度图片
《天女散花》。(林荣录摄影,魏海敏京剧艺术文教基金会提供)

独钟梅派 中和质美的化身

在众多戏曲流派当中,为何魏海敏独钟有简易冲淡、孤梅冷月之称的梅派呢?在京剧界,梅兰芳一门可说独占鳌头。除了梅兰芳崛起占得天时之外,更有他独特的戏剧观点。魏海敏说:“梅兰芳在一八九四年,民国初年那个年代出生,京剧大盛时刚好二十多岁。他求新求变、独占市场。”

清代末年,百家争鸣,中国戏曲展现前所未有的盛况。在当时观众票选的“四大名旦──梅程尚荀”中,为首的梅兰芳扮相清丽而不流于俗艳,为了塑造完美的青衣角色,研习书法、莳花养鸟,格外重日常生活修养,表演角色都是后妃、仙女、大家闺秀等角色,带团出国,使中国戏曲扬名海外,与希腊戏剧、古印度梵剧,并列世界三大古老戏剧之列。

虞姬。(魏海敏京剧艺术文教基金会提供)

当时名角各有千秋,如程砚秋高大又个性刚直,擅于表现下层阶级苦难女性的故事,他另辟蹊径发展出的独特唱腔,余韵无穷;尚小云因是武生出身,功夫过人,屡以扮演侠女获满堂采;荀慧生则是乡土梆子戏班出身,体现年轻女子娇嗔、自然、生活化的角色,最是贴近人心……然而各种新剧、流派竞相争鸣之下,难免良莠不齐,甚至哗众取宠。魏海敏说:“当时的社会,每个流派其实都很精彩,各类好戏,数不胜数,有英雄美人、才子佳人、家国大义……当然也有所谓赚票房的情色戏。但梅兰芳恰恰把这个部分完全去掉,在舞台上树立这么久的时间,成为大师级的创作。他突显了艺术的价值,他把人性的本质突出,将人类欲望降到最低,真正把人的精神放在舞台上,把流于低层感官的部分完全去除,树立了一个清新的形象。”

魏海敏认为,由梅兰芳所塑造的这样的京剧价值观,地位无可取代:“梅派真正的精神,就在于有这样的艺术观念和道德勇气,去抗衡当时戏曲界视为常态的现象,我认为他是很棒的。他把艺术的价值从时代里抽离出来,在那么乱的时代,很多人看戏其实是在发泄、去乱吼的,但是他让大家看到这样的观念,不同于普遍的娱乐价值,将京戏拉高到一定的层次,这是我对梅派觉得最敬畏的部分。”

“学习梅派戏这么多年之后,我渐渐感受到它的价值是在于无形当中,但影响却很大。对我的影响是观念性的认知,以及梅大师本身的气度和艺德。在这个大染缸,你要能没有习气、清新脱俗,我觉得太不容易了。可说是出淤泥而不染,纯净而真挚,朴实而华美,这才是戏曲艺术最高的境界,我认为这就是梅派戏的真正特色以及它存在的价值。”

高精度图片
虞姬。(魏海敏京剧艺术文教基金会提供)

梅派经典 艺术金曲绽光芒

当记者询问,甫荣获二零零八年金曲奖的《芳华现》选辑,在一己戏曲生涯中的意义与价值时,魏海敏毫不迟疑的说:“就在于‘继承’;希望较为完整的收录梅派戏,以自己最好的状态真实的记录下来,将这些经典传承下去。”

《天女散花》。(林荣录摄影,魏海敏京剧艺术文教基金会提供)

为了留存京剧翘楚──梅派唱腔与经典剧目,魏海敏自筹经费,录制的梅派经典唱段选辑──《芳华现》专辑,不但远赴京剧起源的北京录制,由梅派嫡传梅葆玖大师亲自指导,与长期合作的徐静琪琴师、北京梅兰芳剧团伴奏演出,力图重现正统梅派气象,果然佳评如潮,一举获得金曲奖礼赞,可谓实至名归。这部专辑共有四张CD,囊括梅派经典《太真外传》、《玉堂春》、《霸王别姬》、《西施》、《天女散花》、《宇宙锋》等名剧,更使人惊叹的是,仅仅花了八天时间就录制完成,若非与经验丰富、积大半辈功力的艺人与乐师合作,委实不易达成,无怪连魏海敏也要笑说是“破了金氏纪录”。她说:“这回是经过一段很长时间的历练、融炼才表现出来的。一位戏曲演员,必须要在对自己唱腔理解过后,才可能发展出属于自己的一套东西,否则将流于模仿,一味模仿前人,就会被框架锁住,缺乏见解,无论是在声腔唱法、角色扮演、诠释剧情,都必须要有自己的想法在里头,所以我觉得这套选辑,是从一九九一年学习梅派戏以来,直到今天,在一个长期稳定状态下录制完成的,这是成熟到一个程度的心得成果,也是一种境界,非常不容易,非常值得!”

戏曲传承 前瞻未来文化

中国的戏曲文化博大精深,剧情贯穿着中国五千年悠久的历史文化,忠孝仁义礼智信、德勇谋廉才艺……一出戏诉说了一位角色的人生起伏,甚至是一个朝代的成败兴衰。然而对于台湾目前的京剧教育,魏海敏感到并不乐观。因为现在的社会环境与从前差别太大,要让学生非常专心的学戏,难度很大:“过去的学习都是靠个人的,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以前受社会环境影响少,学习很专心,训练很一致,自己也比较有责任心,想要认真学好戏的观念就会自然的形成。”

“现在几乎找不到条件各方面很好的演员来传承。不知道是社会不同、剧校不要求,还是老师不够好,或许台湾一直以来剧校的教学并没有上轨道,所以演员毕业以后标准不高。唯有认知自己不够,把自己当成什么都不会才能重新出发。可是这种知觉的人不多,现在比过去更差,因为剧校与剧团分开了,和舞台绝缘。那这七年就完全浪费了。”

大环境重重困难之下,魏海敏仍然笃定实践自己的方向:“我真正想做的是传承,但这‘传承’跟传统的意思不太一样。我希望能洞悉世界改变的部分,而不仅仅是技术上的继承,而是将戏曲艺术当作一个先驱。”

魏海敏进一步解释:“很想把梅大师真正伟大的精神展现出来,那就是‘在现在的时代,看到未来’,梅大师当年的想法正是如此,他似乎在当时的年代看到未来的今天,形式或许是老的,但观念是新的,比方说,《洛神》、《天女散花》等剧码,以虚实相间的手法来呈现,在当时一般人是绝对想像不到的,将人神之间的美妙展现,把飞天天女表现在戏台上,过去的舞台没有灯光布景,但是他靠两块绸子表现飞天的神奇,这是很特别的。”

舞台上演不尽的离合悲欢,卸下戏袍粉墨之后的魏海敏,却是端雅朴素。她的演出引领我们见识千年戏曲角色的爱恨情仇,也让我们得见京剧巅峰时期的极致风采,让这项百年传统更见精湛风华。◇(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白良关》以两个花脸演绎生命的突兀,一般而言,生命的进行是查不出异状的,然而有时它出乎意料,逸出常轨,突然出现一个难以名状的空间。这出戏中两个花脸尉迟恭与尉迟宝林,在异国的白良关前,会面于神秘的柳林,柳暗花明又一村,他俩都吃一惊,从未谋面的父子竟然在此相认。
  • shenyunmonkeykin01
    神韵主要演员黄景洲给人的第一印象一般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绅士,但如果你有机会认识他,就会发现他俏皮好玩的一面。黄景洲扮演西游记的美猴王孙悟空已经四个季度了,今天他透露了一个小秘密——神韵舞台上使用过的道具当中,他最喜欢的是美猴王的如意金箍棒。
  • 正当中共肺炎(武汉肺炎)肆虐全球之际,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博切利(Andrea Bocelli)在复活节(4月12日)当天进行独唱表演,为世界各地的人们传递爱、疗愈与希望的讯息。
  • 在古代中国,上至天子,下至平民,敬天信神、遵行道德仁义、相信因果报应、知晓礼仪廉耻,是整个社会的共识。然而,自共产党掌握政权后,通过暴力破坏、批判、舆论误导,不断毁坏着五千年传承未断的传统精神文明及物质遗产。时至今日,复兴传统文化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存续的关键,也是中国人刻不容缓、义不容辞的使命。然而,谁又能承担起这历史赋予的使命呢?
  • 天上的一盘棋,相当于人间的一个世纪。神仙的一生,相当于人间无数次沧海桑田的变换。“烂柯”、“沧海桑田”、“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这些深入人心的传说,成为含义深奥的词汇与俗语,带着不可抹灭的对美好天界的向往,铭刻在中国人的心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