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退伍兵军训致残 原部队置之不理

陈和平现在被迫流浪街头乞讨、捡垃圾为生。(大纪元)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2月4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四川省渠县退伍兵陈和平在部队军训时致残,因得不到治疗和残疾认可,造成无法正常工作与生活,他多次到原部队和各有关部门讨说法未果,还遭到原部队的毒打,现在被迫流浪街头,以捡垃圾为生。

陈和平说:“我当兵八年,在训练时摔伤,后来变成腰椎盘突出、骨质增生,劳积成病,欲哭无泪,万念具灰,退伍后不能工作,当兵腰疼得厉害,双腿发麻,后来我决定扔下父母独自到广东打工,死也要死在外面,但是雇主看到我有病,不要我,当保安不到三个月被解雇,当学徒也被解雇,我只好沿街捡垃圾度日。”

2008年5月1日,他拿着好心人帮他写的上访材料,一路沿街乞讨进京上访,后来在别人资助500元钱的情况下,坐火车来到了北京,5月5日,他来到总政治部信访办上访,他们给他开了一份证明叫他去找原部队。

5月16日,他又回到成都军区,要求解决他生活困难问题与给予赔偿,当地官员让他回家等信,但直到现在也未有任何回复,他如今在成都沿街乞讨。

陈和平因在当兵时积劳成疾,部队却对他置之不理,退伍也未给他安置工作,他曾于2004年回原部队讨说法,却遭到了原部队官兵的毒打。

2004年4月14日,他和母亲来到成都军区,军区的官员把他们带到他服役的原部队,该部队并未给他解决问题,部队官员曾海峰等人多次对他们母子进行污辱,他们在部队被看管45天,只给他们一点点饭吃。5月10日下午5点30分,曾海峰对他们母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毒打,致使他的母亲精神慌惚,疾病缠身,生活不能自理。

陈和平告诉记者:“部队强迫我写保证不上访,把我和我母亲看管了45天才放了我们。那次被毒打以后,我的父亲也因为伤心过度,一病不起,扔下一家老小离开了人世。”

据悉,陈和平于1995年入伍到78098部队(原78120),在1997年的部队军事训练时摔伤,当时并不是很严重,只是腿麻酸胀;在2002年身体检查时发现腰椎盘突出骨质增生,医生劝告他不能干重活。他把身体状况反映到部队,但是部队并未让他休息治疗,而是让他继续努力工作,答应他退伍时给他晋升三级士官后再给他治疗。

由于在部队表像良好,曾获得优秀士官称号。当时部队一直给他安排重体力劳动,他都强忍着疾痛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但是2003年退伍时,部队因他没有拿钱贿赂上级并未给他升三级士官,而且不给他治疗。

陈和平说:“他们叫我好好干工作,转三级再给治疗,因我没钱转三级士官,我要求治病,他们就说瘫痪了才给治疗和赔偿,当时我闹自杀,关押了我三天,称不同意退伍的话,就把我当义务兵退伍或劳教判刑,最后我被逼退伍。”(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12-04 4: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