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瑾:科索沃独立将带给世界什么?

力瑾

标签: ,

【大纪元2月23日讯】科索沃的独立,无疑是一件具有世界影响意义的大事,其必将载入历史史册。其历史意义,近期很难为世人所完全认识,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仔细读解之后,才渐渐为世人所知。尽管如此,本文还是想尽自己所能地,对科索沃的独立,尽量站在全球的视角,尝试着说明一下其将带给世界一些什么东东。
  
这题目,也可以换一种说法:科索沃的独立,对这世界来说,哪些东西被改变了,哪些东西没有改变,仍旧延续着。下面,我就分这变与不变两部分,来进行解读。

一、变
  
⑴改变了国际准则
  
其实,这种改变,不是今日才开始的,早在数年前,已经悄悄地进行着了,只不过,没有为大多数人明确地认识到罢了。这种改变,其实是从上世纪苏联的解体开始的。从那一刻起,这个世界的国际准则,已经改变了。
  
冷战建立起来的国际关系准则,说到底就是“不干涉内政”原则,即“主权大于人权”。说尊重一国之领土安全和完整,就是这个意思。但苏联的解体,改变了这一国际准则,变成了“人权大于主权”。如果不是这样,就无法解释苏联的解体。
  
因此,当17日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后,俄罗斯尽管反对,但其理由显得不够充分。俄外长拉夫罗夫与赖斯通电话时,称它“将毁灭和平与秩序的准则,毁灭数十年来所营建的国际稳定”。与其说科索沃的独立“毁灭和平与秩序的准则,毁灭数十年来所营建的国际稳定”,还不如说当年苏联的解体,是“毁灭和平与秩序的准则,毁灭数十年来所营建的国际稳定”来得恰当。没有“人权大于主权”的原则,俄罗斯就不能独立出苏联。这,我们不能不清醒地看到。
  
科索沃的独立,只是进一步确立了“人权大于主权”的新国际准则罢了,而不是真正的改变。

⑵改变了联合国的地位
  
联合国,是冷战的需要才成立的,苏联的解体,势必改变联合国的地位。如果说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是美国将联合国边缘化的话,那么,这次美国主导下的科索沃的独立,无疑是将联合国的地位进一步降低至底。

这是毫无疑问的,联合国的地位已经改变,已经没有什么权威性了。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一定会诞生出一个全新的国际组织,来代替联合国安理会这一国际组织。冷战结束了,联合国的使命也完成了。想要让联合国继续具有大的权威,几乎已经成为不可能的神话。

二、不变
  
⑴强国制定游戏规则没有改变
  
过去的旧的国际准则,是冷战前提下制定的,是当时的强国美国和苏联制定的。其他的国家,都只是陪绑的陪衬而已,当不得真。
  
说再远点的,1840年中国清朝末年的时候,那时的国际准则,是当时的强国英国制定的,在英国的准则下,才会产生那么多的殖民地。
  
在这个世界上,强者制定游戏规则,弱者参与这个游戏,这是颠簸不破的真理。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必将是如此。一家之内是如此,一地区之内是如此,一国之内是如此,整个世界之内亦是如此。
  
科索沃的独立,进一步说明了强国制定国际游戏规则并没有改变,其他的弱国只能眼巴巴地低调参与,没有制定游戏规则的份。苏联解体后,如今的强国只有美国了。因此,新的国际游戏规则“人权大于主权”,是强国美国一手制定导演的。在没有能够和美国同样强大以前,别的弱国只能具有参与的份,而没有改变这游戏规则的份。

⑵民众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的普世价值没有改变
  
联合国权威可以削弱,国际准则可以改变重新制定,但有一样东西绝对不能改变,那就是民众应该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的普世价值。如果离开了这些普世价值的追求,世界就会陷入邪恶、杀戮、混乱的深渊。只要这些普世价值的追求没有改变,那么,这个世界还是一个值得大家珍惜的世界,还是一个值得大家好好保护的世界。我们仍然可以骄傲地说:改变的只是愚昧和落后,迎来的却是自由和希望。
  
“人权大于主权”这一新的国际关系准则的确立,无疑是具有里程碑式的划时代意义的大事。事实已经证明:死抱着过去的旧的价值观,死抱着“不干涉别国内政”“主权大于人权”不放,是愚蠢和落后的表现,必将遭到民众的无情唾弃。与时俱进,才是明智之举,才有和平光明的出路。
  
  
“科索沃独立是一个特例”,不能被世界其他地区作为先例。美国国务卿赖斯这样说,欧盟外长会议也这样认定。虽然如此,但可以意料的是,这绝不会是“特例”,而是一个“先例”。完全可以断定:在此之后,世界将进入一个动荡不安期,世界将出现一个分裂独立建国潮。就像殖民地政策取消时,世界一下子出现许多新兴国家一样。
  
这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世界局势就是如此,也和我们中国过去讲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样,只不过今日世界局势轮到走向“合久必分”了,在此之后,多少年之后,我相信,一定会重新走向“分久必合”,走向各种联合,就像今日欧盟一样。

落后就要挨打,这一点也没有变。谁最先理解“人权大于主权”这一新的国际关系准则,谁最先实践“人权大于主权”这一新的国际关系准则,谁就摆脱了落后的命运。反之,亦然。“人权大于主权”这一新的国际关系准则,考验的是:这个国家,是不是由大多数的国民完全自愿的自由联合,而不是拉郎配式的强扭的瓜。国家的概念,随着“人权大于主权”这一新的国际关系准则的确立,也必将随之改变。这,也是可以意料得到的。
  
是不是如此,让时间去检验吧,让历史去说话吧。

2008、2 于速朽斋(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美国和欧洲几盟国承认科索沃独立
塞尔维亚坚拒科索沃独立 召回驻美大使
方觉:科索沃独立的意义
莱斯致电塞尔维亚总统 强调两国关系不变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大客车排队拉大连湾居民去隔离
【珍言真语】潘东凯:保护隐私 拒可疑核酸检测
【新闻看点】TikTok命悬一线 微信还远吗?
【西岸观察】邮寄投票不靠谱?川普为何反对
【拍案惊奇】贝鲁特大爆炸如核弹 中共军备黑幕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谋霸风险大 难闯两大危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