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山画作轶闻(1)从旧诗新画说起

梅溪子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3月1日讯】玉山画伯年长家父七岁﹐他们两人诗书画一生交谊﹐家父尊之亦友亦师。笔者虽侨居美国就业于理工高科技﹐但犹记少年时在台湾耳濡目染中华文史艺术﹐因此一直对诗画也略有钟好。近来暇时整理家里收存图书、图片﹐对玉山伯其人其画有更进一步之了解。兹综合口耳相传及个人见闻﹐将其画作有关趣事写出﹐如能在网路上广传于世﹐应该也算是一种纪念台湾先贤有意义之做法。

一般人可能知道林玉山为台湾画坛前辈大师﹐而其最大贡献为倡导写生又融合东洋画、胶彩画、中国画﹐七、八十春秋作育美术界英才。但他之为汉文诗人就少为人知了﹐其实早在1930年玉山伯就加入了嘉义诗社“鸥社”唱和﹐其舍本名“林英贵”而改用“林玉山”署画﹐也系因应地方诗人苏孝德建议而行﹐缘于他故旧住家晴天时抬头可见新高玉山。嘉义城形状如桃﹐而且自古有桃林﹐玉山伯所以又自号“桃城散人”﹐离散嘉南旅居台北﹐而更有懒散于名利之涵意。有关传记书籍也引用过其1932年“新高春望”诗﹐可惜印刷出来之诗文有错字曰﹕

新高山上玉玲珑﹐东海遥看旭日红。阿里千峰呈淑气﹐诸罗华户沐春风。
云横翠岭松杉茂﹐烟抹苍崖霜雪融。我欲凌空挥健笔﹐早收丘壑列胭中。

其中“诸罗华户”华字应为“万”字之误、“丘壑列胭中”胭字应为“胸”字之误。差之毫厘﹐意义失之千里。

去年为玉山伯百岁纪念﹐笔者曾改正此诗错字﹐用以配合诠释其1996年画作“玉山晴雪”(如插图图示)。拙作(详见 http://www.epochtimes.com/gb/7/1/18/n1593830.htm )
发表后﹐自己也没在意﹐忽然有一晚做梦梦见玉山伯前来致谢﹐他看起来是年青的模样、神精气爽。

此图为玉山伯198X年欧游写生后﹐其山水画变新画法之一例。其本人“活到老、学到老”﹐但每次创新皆师法自然而有所本。综观其一生﹐忠厚文士长者、温和儒雅﹐而尽真善美之笔﹐好像是“不修道已在道中”之一范例也乎。@*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国生活好习惯
  • 【大纪元2月3日讯】 (大纪元记者白亚仕台北报导) 台湾第一代胶彩画家,也是跨世纪台湾美术运动重要的先驱,郭雪湖先生早在八十年前(公元1927年),即以弱冠之龄“松壑松泉”作品入选第一届台展,1928年更以胶彩画“圆山附近”获第二届台展的特选,当时与同侪画家林玉山、陈进,同享“台展三少年”的传奇与美誉,其一生致力于台湾美文化的传承与发展贡献卓著,今年2008适逢郭雪湖先生百岁大寿,史博馆特举办“时代的优雅—郭雪湖百岁回顾展”,展期2月1日起~3月16日止。内容除了90幅各时期代表作品之外,陈列珍贵的照片资料与新闻史料,以表彰郭雪湖一生对台湾艺术界的耕耘与成果。
  • 纽约天气深秋时乍暖还凉﹐树叶未全变红、一刮风黄叶即飘落满地,不过林丛有些红黄绿平分秋色,风景怡人,尤其是曼哈顿中央公园里景致更为特别。
  • 蜻蜓不点水﹐
    小住为芳菲﹐
    慧眼见景美﹐
    快门照紫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