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西黑窑奴续:百名家长仍在找孩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1日讯】去年,上千名河南少年被贩卖到山西等地做苦工的案件被揭露后,中外震惊。然而风暴平息后,一直冷漠无为甚至为虎作伥的地方官员,自我宣传成为解救奴工的“救世主”, 并立功受奖。据南都周刊报导,事实上,真正找到孩子的父母并不多,近百名家长,依然奔波在渺茫而艰辛的寻子路上。

有消息指,“黑窑奴工都已被转走,或者被转到黑煤窑,或者拉到河南或运到外省,或者拉到其它黑色产业链:黑钢厂、黑砂轮厂、黑网练等。”而黑窑奴工究竟是怎么被转移的?除了家长们听说曾有窑奴被装进布袋从山西转移到河南外,这迄今仍是一个谜。

寻子艰辛路

“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心好惨……”经典京剧《苏三起解》的一声唱,无数人为之潸然。在这历史故事中,有情人终成眷属;而现实世界里,骨肉仍难相见。40岁的父亲袁成离开山西时还是笑着,笑着笑着转脸就拿衣袖抹起了泪。

从儿子袁学宇失踪的那天起,这位河北汉子已在无望、等待和奔波中度过了近一年。他怀疑儿子被拐卖到了黑砖窑。他参与了寻子联盟在山西、河南发起的查访黑砖 窑活动,其间他们成功举报了多家黑砖窑,解救出上百名被拐骗而后沦为黑窑奴工的“孩子” (注:家长语,并非专指未成年人),最终引发了席卷整个山西、河南的黑砖窑排查风暴。

风暴过后,黑砖窑似乎消失了。政府忙着善后处理:黑砖窑主被查处,渎职官员被除职;父母们则忙着照顾身心俱伤的孩子。在事件不断的2007年下半年,后黑砖窑时代的黑窑奴工已渐渐从舆论焦点中淡出,而袁成及其他近百名家长,依然奔波在渺茫的寻子路上。

电话勒索

2007年5月末的一天,正当袁成徘徊在郑州街头倍感无助的时候,他听到了儿子的声音。有人给他打电话说,孩子就在他那里。对方自称是山西一个砖窑打手,只要给他3至5万元,钱到账后,他会把袁学宇带到河北石家庄交给他。

经历过太多波折的袁成起初不大相信。对方于是让孩子和袁成通电话。“爸爸,快来接我……”虽然话音未落就没了声,但日夜思念儿子的袁成还是立刻确定,“那就是我的孩子。”

但从大山走出的袁成来不及拿那么多钱。经过反复对话,询问孩子情况,讨价还价,那个砖场打手终于忍耐不住,认为袁成没有诚意而中断了联系。袁成发短信,对方回复说:“你不给我打钱,我现在也不管了,以后别再联系。”

手机随即关机了,同时也关上了袁学宇通向重生之门。

随后,由于山西洪洞县黑砖窑案发,一场全国范围内的排查黑砖窑行动得以展开。袁成心想,既然有政府帮忙找,就不用自己找了,于是安心地呆在郑州,随时留意各地传出的解救消息。

8月份,黑砖窑全国联合工作组在山西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黑砖窑排查行动圆满结束。此次共解救出农民工359人,其中童工15人,智障者121人。但相当多数寻子家长包括袁成仍然没有等来自己的孩子。

后黑窑时代的网络

黑砖窑风暴过后,在平面媒体上一度冷却的舆论,在网络上也得以重新凝聚和接力。2008年1 月14日,网友“V”发起了“2008和谐春节黑窑母亲网络交流会”,当天下午引来了三万人点击浏览,跟帖数千。袁成说,当知道这么多人仍在关注着他们 时,觉得精神上好像又有了支持。

8天后网友“V”等发起的“为黑窑群体过年红包捐款活动”,也给了袁成等人以物质上的支持。为找孩子,很多家长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还背负了一身债。

放弃和坚持

在2007年的下半年和2008年之初,袁成更多还是在无望中等待。一旦发现新的线索,他便东挪西借凑路费奔过去,而没有线索的时候,他就在儿子曾经干过的工地打工。

最初发起寻子联盟的6家,此时已经剩下了2家。38岁的青海母亲老陶家花7000元买到了可靠的消息,成功地从一家黑砖窑中救出了孩子;46岁的郑州母亲羊爱枝,其子王新磊被警方从黑网吧中解救出来;河南父亲张山林因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儿子,选择了退出。

不过,袁成不觉得自己是在孤军奋战。除了志愿者的支持外,还有更多的家长与他一样,同在寻子路上跋涉。只要黑砖窑还在,与黑砖窑的这场持久战,永远不会结束。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3-21 10: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