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山画作轶闻(5)画虎画皮兼画骨

梅溪子
  人气: 4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4日讯】猛虎图就所谓风水概念而言﹐一般不适宜悬挂在家内﹐只有将军之办公室合用﹐还有美术馆、博物馆倒可以不禁忌这些。虽然如此﹐玉山伯画的虎图仍然广受台湾民间收藏家偏爱﹐因其独步艺林、自成珍品。曾有人问怎么不多画老虎呢﹐他回答说画虎很累、画老虎要费很大的精神﹐因为坚持不懈每根毛都得一根一根地描绘出来。早期玉山伯画全身之虎﹐后来画半身的﹐而生前展出的最后一张“威震八方”老虎图(2003年台北“绿水画会”第十三届画展) 只画虎头和不及三分之一之虎身。

美术界好像有一种说法“宁画百雀、不绘一虎”﹐或许是由于“画虎不成反类犬”的顾忌﹐总是麻雀到处看得到、见过的次数多就容易画﹐而很多艺术家一生中可能在动物园看过一两次老虎而已﹐没有写生﹐只靠临摹或“闭门造车”想要画好像样的虎图那就难矣了。

讲起来玉山伯的长期研究虎只差没养过老虎﹐从年青时观察寺庙里石雕龙虎、到去各地动物园还有马戏团里写生公虎、母虎、乳虎﹐也请教于饲虎工人老虎体态之异同等等﹐实地求真、人文素养及多年写生累积在素描簿上和心内之素材﹐他才能“下笔如有神”。看过几十张虎图图片﹐笔者个人最欣赏的就是玉山伯1980年所画的那张(如图示、庚申年写意)。此虎图使人赞叹“画虎画皮难画骨”而“玉山仙”早做到了﹐皮纹线条曲线及光影使得整只老虎身体看起来显出健美肌块﹐平面图具“动态美”而有“入骨三分”的立体视觉感。

提到典藏﹐据说玉山伯一向乐于让博物馆、美术馆、艺术馆很平价地收购他的大幅画作﹐并不斤斤计较于价格。为了台湾后代美术教学﹐他在2000年应“长流画廊”之邀﹐录制了“中国水墨画实录 9 ﹕猛虎”45 分钟的一片光碟﹐示范传授画虎技巧及窍门﹐有兴趣的读者们可以去各地图书馆借来看一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平生最爱雀﹐黄雀如挚友。营巢屋檐下﹐朝朝常聚首。
    秋深噪霜庭﹐春来跳新柳。相看两不厌﹐闲来忘坐久。
  • 就艺术赏析而言﹐首图略带民俗画法﹐一个17岁少年绘画此作算不简单﹔而二、三年后再画之虎﹐已显大将之风
  • 家母说﹕“玉山兄﹐将来小孩要结婚时,您如果要送鸳鸯水鸭图,请不要画在水里沫沫游的。”后来玉山伯真地“从善如流”,开始画着陆的鸳鸯水鸭,而后他的徒子徒孙们也“萧规曹随”
  • 玉山画伯年长家父七岁﹐他们两人诗书画一生交谊﹐家父尊之亦友亦师。笔者虽侨居美国就业于理工高科技﹐但犹记少年时在台湾耳濡目染中华文史艺术﹐因此一直对诗画也略有钟好。近来暇时整理家里收存图书、图片﹐对玉山伯其人其画有更进一步之了解。
  • 美国生活好习惯
  • 纽约天气深秋时乍暖还凉﹐树叶未全变红、一刮风黄叶即飘落满地,不过林丛有些红黄绿平分秋色,风景怡人,尤其是曼哈顿中央公园里景致更为特别。
  • 每次回台湾省亲,一位长辈亲戚都很热诚招待吃饭,这位教授还是位美食专家,不时会到处探访大台北附近有什么特别的菜色。他问我们想吃那种菜,一路从日本旅游下来,内人跟我这时最想念的就是本土的台菜。
  • 此回到东京小游﹐看到了平常大家较不去注意到的一些景观,用图文发表出来与各位读者分享。
  • 枝叶未全红﹐日人怪暖冬﹔
    红黄绿罩笼﹐秋夏春一同﹔
    高地渐秋意﹐丘陵犹夏容﹔
    天理何懵懂﹐四季自不忠﹔
    湖山点缀丛﹐公园变色龙﹔
    北海道义在﹐秋高气爽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