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山画作轶闻(6)花卉翎毛走兽十项全能

梅溪子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30日讯】一般艺术家只是专善山水、花鸟、翎毛走兽、或文人画其中一门而已﹐玉山伯早年临摹及写生并重﹐熟悉于唐画宋画传统和深厚之汉文底子使得他“观物之生”能将万物写生融入诗书画意境﹐一生专研而能突破东洋画、胶彩画、水墨画﹐并进而尝试纳用西洋画光影手法、自成一家画风。除了风景山水、农村动物、麻雀、老虎以外﹐花卉翎毛走兽玉山伯也是无所不能的。

据说当年几位大画家们受邀集体画作要向老蒋总统呈送“祝寿图”﹐每次最后完成就得靠“玉山仙”来补足梅花鹿、丹顶鹤等吉祥动物。台湾阳明山中山楼曾悬挂了玉山伯画作“鹿苑长青”﹐历史博物馆也典藏了他的“松鹤”和“群仙祝寿”(水仙花鸟)等图。

关于走兽﹐我们以后再来谈一下十二生肖图画。至于花卉的代表作﹐大件在1982年第一届胶彩画展玉山伯展出过“洋兰”一图﹐之前流入民间有很多花卉小品。或许人们大都记得他的麻雀和老虎﹐而忘却了他的花卉图的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术界好像有一种说法“宁画百雀、不绘一虎”﹐或许是由于“画虎不成反类犬”的顾忌﹐总是麻雀到处看得到、见过的次数多就容易画﹐而很多艺术家一生中可能在动物园看过一两次老虎而已﹐没有写生﹐只靠临摹或“闭门造车”想要画好像样的虎图那就难矣了。
  • 平生最爱雀﹐黄雀如挚友。营巢屋檐下﹐朝朝常聚首。
    秋深噪霜庭﹐春来跳新柳。相看两不厌﹐闲来忘坐久。
  • 就艺术赏析而言﹐首图略带民俗画法﹐一个17岁少年绘画此作算不简单﹔而二、三年后再画之虎﹐已显大将之风
  • 家母说﹕“玉山兄﹐将来小孩要结婚时,您如果要送鸳鸯水鸭图,请不要画在水里沫沫游的。”后来玉山伯真地“从善如流”,开始画着陆的鸳鸯水鸭,而后他的徒子徒孙们也“萧规曹随”
  • 玉山画伯年长家父七岁﹐他们两人诗书画一生交谊﹐家父尊之亦友亦师。笔者虽侨居美国就业于理工高科技﹐但犹记少年时在台湾耳濡目染中华文史艺术﹐因此一直对诗画也略有钟好。近来暇时整理家里收存图书、图片﹐对玉山伯其人其画有更进一步之了解。
  • 美国生活好习惯
  • 纽约天气深秋时乍暖还凉﹐树叶未全变红、一刮风黄叶即飘落满地,不过林丛有些红黄绿平分秋色,风景怡人,尤其是曼哈顿中央公园里景致更为特别。
  • 每次回台湾省亲,一位长辈亲戚都很热诚招待吃饭,这位教授还是位美食专家,不时会到处探访大台北附近有什么特别的菜色。他问我们想吃那种菜,一路从日本旅游下来,内人跟我这时最想念的就是本土的台菜。
  • 此回到东京小游﹐看到了平常大家较不去注意到的一些景观,用图文发表出来与各位读者分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