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如此迎接奥运

屠龙、孟圆

人气 1
标签: ,

【大纪元4月7日讯】为了配合“北京奥运”,中国各地的劳教所都忙成一团,既要关押法轮功学员,又要关押有可能上访的各阶层人士。像沈阳马三家这样“著名”的劳教所,更是积极配合“北京奥运”,不断有普通劳教人员被奴役而过劳死,对法轮功学员更是酷刑不断。

中共的劳教制度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最早是为迫害“右派”而设的,后来也用来关押访民和品行上稍有劣迹的人。按说那些劳教人员连犯罪都够不上,只是所谓的“劳动教养”。按说是个行政处罚,也就是和您街上开车超速后罚款是一个类别。可是人到了劳教所基本上属于到鬼门关走一圈儿。在那儿,被教养人员在劳教所警察的挑唆下,人整人,人斗人,而且因为环境恶劣,所以都是往死里整,有时候警察看着不满意还会亲自上阵。

劳教嘛,就是“劳动教养”,中共对此还有理论根据:以进化论为基础的马克思唯物主义,据说是“劳动创造了人”,“有一批猴子在还没有变成人之前就开始劳动”,结果劳动把“这批猴子变成人”,因此得出共产党的“创见性”结论:劳动也能把“不听话的人变成听话的工具”。作为中共的暴力工具,劳教所警察们在表面上都是“唯物论”的拥护者,警察们认猴子当祖宗,自然也无需对被送进劳教所的人讲人性。为了加快“进化”或者“改造”,就要逼迫被关押在劳教所的人尽量多劳动,从而证明这套“理论”能“教育”“改造”被劳教的人。

劳教所里面有工厂,农场。如今“改革开放”,这些地方也都“与时俱进”实行“效益承包制”,层层承包,一直到各大队、各分队,警察个人的经济利益也和劳教人员们做奴工的效益挂钩。每年除了上交上一级的承包费外,剩下的钱警察们就私分了。警察们见了钱,眼红的就像猴儿屁股,只要能多分钱,恨不得让劳教人员一天24小时不吃饭只干活。

自从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一个叫马三家的地方越来越有名。那里是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所在地。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法轮功学员们冒着生命危险,才把那里的事情曝光。中共劳教所的黑暗程度让全世界都震惊。其实那里一直如此,除了劳教所日常的折磨外,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增加了数百种酷刑。即使在没有酷刑的情况下,那些普通劳教人员(普教)的日子都很难熬。

前些年中共主要靠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大笔大笔的给警察们发奖金。最近一段时间,中共由于几年来倾注大量国力迫害法轮功,中国的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为了迎接奥运又要大摆排场,更是入不敷出,任凭中共政府怎么制造通货膨胀、诈骗股民钱财、搜刮民脂民膏,也难维持以前的状况。现在这种用于迫害法轮功,给警察发奖金的“专项拨款”越来越少,警察们就只能加紧对劳教人员的压迫和盘剥。

为了“利益最大化”,这些警察“很讲科学”,他们宣称,根据科学研究,人一天睡眠有4个小时就够了。可是在那样的劳动强度下,用人最基本的睡眠时间来限制劳教人员的睡眠,造成不断有劳教人员被活活累死、或者因为劳累过度而病死。

比如马三家二所八大队有个普教,叫赵为民,辽宁省辽西人,约45岁。他常年有病,警察逼他参加高强度的农活儿,他因为有病所以干活就慢,常常完不成定额,警察们就指使犯人们谩骂毒打。2007年9月,赵为民受不了长期的虐待,喝农药自杀。如果警察及时送他到医院,告诉医生他中毒的原因,通过洗胃,救活赵为民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警察的想法可不一样,要是说清原委,那不就把劳教所那点缺德事儿都抖搂了吗?所以他们就不说,告诉医生赵为民是突然昏迷,没有原因,等到医生通过检查弄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赵为民已经死了。

这种事情警察见的太多了,那点同情心早就磨没了,赵为民喝了毒药,他们嫌他给他们添麻烦,对着已经昏迷的赵为民破口大骂。而且他们最担心的是赵为民不死,那样上面检查起来,他们还得费劲儿造造假。赵为民死了就没对证了。

这种事情在劳教所的警察是心照不宣的。后来,那个指使犯人牢头殴打赵为民的警察问当时送赵去医院抢救的警察,

“赵为民怎么样了?”
“死了!”
“临死前说什么了?”
“放心,一直昏迷到死也没醒过来。”
……

还有个普教叫张海,辽宁省大石桥市人,38岁,2007年10月20日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他身体比较瘦弱,承受不了长期的强制劳动,可警察根本不管那套。2008年3月23日,张海因身体不适吃不下饭,希望能趁着吃饭的时候休息一会儿。警察们不让,逼迫他去餐厅排队打饭,打了饭张海也没有吃下去。在返回农场的路上,经过医务室,张海心脏疼痛难忍并呕吐,可警察不让他去看病,逼着他到农场继续干活儿,结果张海累死在干活儿的农场。张海去世很长时间了,医生才来,象征性的检查检查。

第二天,家属们得到消息赶来看尸体,那天下大雪,家属刚走,雪就停了,一会儿,又一批家属来,又下起了铜钱大的雪花,家属刚走,又停了,如此三次,在场的人都觉得挺神奇,老天有眼,张海肯定死的冤枉。但2008年3月25日,检查院、法医来验尸,硬说是正常死亡,马三家拒绝任何赔偿,死者家属悲痛欲绝,上告无门。

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是特殊的一群人,他们没有任何过失,不应该受到所谓的劳动教养,所以很多法轮功学员拒绝做奴工。警察们最怕的就是这些人。劳教所恶劣的环境很大程度上是警察们通过强迫劳教人员做奴工,并且在其中挑拨离间造成的,他们只有在人整人,人害人的环境下,才能维护一个暴力环境,才能让那里的人都怕他们。如果法轮功学员们反迫害成功了,那他们就没有办法再去奴役其他被劳教的人。那样他们个人的经济利益可就要大打折扣。因此他们对法轮功学员就尤其的凶残。

在”上级“的默许下,什么绑大板,坐板凳,钉竹签,老虎凳,中共宣传的“江姐”受过什么,这地方就用什么,只多不少。不过,“江姐”在渣滓洞的时候,她是中共党员,是在颠覆合法的国家政权,要帮共产党推翻国民政府。可至今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规定“法轮功是X教”,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更与那些为黄、嫖、赌、毒等而定什么行政规定不沾边。

在劳教所里,警察们最怕的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比如2008年2月14、15日,有个叫赵建的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劳教所的饭厅里高呼“法轮大法好”,并抗议马三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那些警察像疯了一样扑上去,殴打他,还对他用电刑。结果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拒绝出工,并且绝食抗议,警察为此折腾了一个多月,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集体迫害。

说起电刑,比起其它的酷刑更是缺德带冒烟的。那些警察专门找人敏感的地方电,比如手心、脚心、头顶、阴部、乳房。为了打击被迫害人的自信,他们还专门电击他们的脸,造成毁容。大家记得去世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就是被沈阳龙山劳教所电击毁容的。市级的龙山劳教所使用电刑就是从省级的马三家劳教所“取的经”。

2008年2月20日下午,马三家男一所二大队警察逼迫法轮功学员刘庆、韩锡敏、高玉苓干奴工,被拒绝。警察们用多根电棍电击这几个人一个多小时,结果刘庆的嘴唇厚度增加3倍,整个脸部变形,说话困难,亲友都认不出他来了。都一个半月了,脸型都没有回复。可能已经由于永久性损伤造成了毁容。

这事情才过了一个月,2008年3月25日上午,还是在这个大队,法轮功学员陈开渠拒绝奴工,一个叫李猛(警号2108216)的警察专门电他的脖子和脸,因为电的时间太长了,陈开渠的脸被严重灼伤、完全变形,身边的难友都认不出来他了。 陈开渠是个挺有才的小伙子,1976年生人,原籍福建泉州,2001年硕士毕业于中科院软件所,户口在深圳,在深圳飞通广电北京分公司工作。2006年7月14日被北京海淀区大钟寺派出所绑架到海淀分局看守所。2006年11月30日,被非法劳教两年。2007年他又被绑架。2007年5月21日被转到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一所二大队,至今仍然被关押在那里。

根据中国的法律和中共自己制定的劳教管理规定,酷刑劳教人员都是非法的。奥运临近,马三家劳教所不怕酷刑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劳教人员触犯法律,但很担心这些事一旦被外界知道了,会造成国际影响而“影响奥运顺利举办”。所以一所不敢让家属知道这些事儿,为了阻止外界了解真实情况,竟然取消了所有法轮功学员与家属的会见。

马三家劳教所今年人满为患,很多人都是从北京转过去的。因为北京的劳教所和监狱已经关不下了。今年是奥运年,北京为了办奥运的时候没有那些访民,异议人士面对国际媒体揭它们的丑,所以投入了更多的力量镇压老百姓。现在北京到处都是警察,他们随时盘问路人,动辄就封闭一些路段,一片恐怖。可以说北京现在就是一个大监狱,人人都在监视下生活。在监狱里开奥运,这是历史上从来都没有的事情。这也是对全世界人权状况的一个莫大的讽刺。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法国人的呼声:不能让1936年奥运重演
帕瓦罗蒂意大利绝唱 琴师踢爆假唱
法轮功学员促澳警勿骚扰
国际人权协会:不要没有人权的奥运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战战兢兢?中共博鳌自打脸
【唐浩视界】隐忍50年 日本为何挺台叫板中共?
【秦鹏直播】王岐山博鳌给习报幕 被嘲林副统帅
【有冇搞错】中共极左派的眼中钉 温家宝文被封
【新闻看点】中共轰6演练投弹 美挺台放大招
【探索时分】二战德国七大名将绰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