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长夜将尽--法轮功学员的故事

白少华离开劳教所后补做的“圣女泪”,又名《正法女神》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2日讯】5月13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和往年一样,全球的法轮功学员和支持者在5月13日将举办各种活动,庆祝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1992年5月13日第一次公开在长春市传授法轮功,并恭贺李洪志先生57岁生日。《新纪元周刊》特此撰文〈受难中重塑中华魂--513世界法轮大法日〉,即将作为第七十期的封面故事发表,共5个部分:1、法轮功受难中重建中华价值观;2、新闻背景:法轮大法究竟是什么;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3、预言中的法轮功;4、永久的记忆;5、法轮功学员的故事。

本文刊载第5部分﹕

==================

长夜将尽--法轮功学员的故事

文 ◎ 齐先予 图 ◎ 明慧网

陈运川是河北张家口怀来县北辛堡镇蚕房营村的老农民,今年快七十了。一九九七年七月,陈运川听乡里人介绍法轮功,照着学炼后,多年的腰腿痛不治而愈。于是陈运川的两个双胞胎儿子陈爱忠、陈爱立,小女儿陈洪平,还有出嫁到北京延庆的大女儿陈淑兰和外孙女李颖都来学炼了。看着家人神奇的变化,起初不信法轮功的老伴王连荣九九年也开始尝试,几个月后老太太三十多年的关节炎、咳喘病没吃药也好了,脾气也好多了。村民们见状纷纷学炼法轮功,大家都羡慕老陈家勤劳忠厚、和美兴旺的好日子。

在中国东北的黑龙江华楠地区,今年七十三岁的曹倩老人(人称白妈妈)也有类似的经历。曹倩是名音乐教师,当年响应号召去了北大荒农场,一待就是一辈子。然而两个儿子很争气,先后成为全县高考文科状元。大儿子白晓钧考上了东北师范大学,小儿子白少华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当地几乎人人都知道白妈妈家有两个才华横溢的好儿子。

白晓钧从小就博览群书,高中就开始钻研黑格尔、费尔巴哈的著作,他认定哲学是世间最高的学问,于是哲学系毕业后留在长春做了大学编辑。一九九三年正在研究道家和佛家理论的他,听完李洪志老师的学习班后,觉得法轮功才是真正的科学。那次他还亲眼看见一个肚子里有个十多斤肿瘤的人,全家跪在地上求李大师破例给他治病。只见李老师用手向那人肚子一抓,那人鼓鼓的肚子瞬间就扁下去了,肿瘤不见了,在场的人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很快他们全家都学炼法轮功了。白妈妈的老年病好了,白少华更是从理性上认识到法轮功的珍贵。当时正在人大读书的白少华铭记师父的话:“一个修炼人你在哪里都必须是个好人。”他不但学习努力,同学们经常见他一手提两到三个开水瓶,满头大汗的楼上楼下跑好几趟,默默的帮周围寝室的同学打开水。毕业后在单位里他也被评为先进员工,总经理在大会上表扬他:“领导在不在时都一样肯干,指甲盖撞坏了,还跟大家一起搬货……”

在工作上他默默干的活是别人的五、六倍,同事们都说:“要都像你们炼法轮功的这么干,公司早好了!”公司总经理也感慨的说:“用人得看品德呀!我招聘了三十多个员工,只招了两个好员工……”他不知道除少华外,另一位女员工也是炼法轮功的。在少华的感染下,不少同事也成了法轮功学员。新奥特集团的老总曾公开表示他们招聘员工,法轮功学员优先,这在北京商业界成为佳话。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白妈妈全家都去了中南海上访,因为他们不能听任谎言欺骗那些不了解法轮功真相的世人。少华还感慨的写诗一首:“法轮大法好,世人会知道,何能鹿为马,谎言加残暴!”通过几年的修炼他渐渐明白,修炼人要站在有益众生的角度想问题,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要用自己对真善忍坚定的守卫,在众生心中立起一座永不坍塌的正念之塔。

跟老白家的经历相似,陈运川全家“四二五”也分头去了中南海。没想到从那以后,相同的厄运降临到这两个素不相识、也完全不同的家庭中。


陈运川全家合影:失去三个儿女的王连荣二儿子陈爱立死时三十六岁、大儿子陈爱忠死时三十三岁、小女儿陈洪平死时三十二岁。唯一幸存大女儿陈淑兰。李颖(十三岁),陈淑兰的女儿,在母亲、外公外婆被关押、两位舅舅一位小姨被迫害致死后,被北京昌平“六一○”送入敬老院。(图片摄于二零零五年三月)

一家七口的苦难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陈运川全家七口再次去北京上访。从那以后,绑架、毒打、遣返、抄家、罚款、监禁、劳教伴随着全家。为还法轮功清白,他们曾三次全家进京上访,二零零零年十月那次为了绕开封锁,全家人翻山越岭,走了三天三夜才到达北京。最后一次是二零零一年元旦。据公安内部消息,当时在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达一百多万人,北京看守所装不下,于是才有了大陆老军医举报的三十六个秘密集中营以及后来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元旦那天陈家人全部被抓,从那以后,陈运川再也没有见过他的大儿子陈爱忠。在北京看守所里,陈爱忠被警察连续酷刑折磨了七天四夜,三十万伏高压电棍几次把他电击得昏死过去,上身、阴部、脸上、胳膊上大片水泡连成一片。警察还将他脱光衣服埋在雪里冰冻,还用一种叫“开锁”的酷刑,把他的手指折磨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即使这样,陈爱忠也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在被判处三年劳教后,陈爱忠被转移到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到那后的第八天他就被警察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三岁。人们看见他遗体肩膀到后背大片青紫,两个耳朵黑紫流血,嘴唇有血。

二零零一年六月陈洪平在讲法轮功真相时被警察抓捕,在经历了“老虎凳”、“吊挂门”等酷刑折磨后,她依然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在河北高阳劳教所里,警察除了毒打、熬鹰(不许睡觉)外,还用精神药物摧残她。一年半的非人折磨使昔日健美的姑娘只剩下一包骨头,最后在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永远的闭上了眼睛,死时三十二岁。

陈爱立在唐山冀东监狱时,曾被持续绑在椅子上整整四十多天,给他灌食的管子也一直插在肚子里四十多天,等拔出来时管子都黑了。监狱还给他灌损害神经的药,每天六、七个人看着他。二零零四年在洗脑班里,他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从那出来不久就去世了,死时三十六岁。

陈淑兰是陈运川四个孩子中唯一幸存者。她二零零二年九月遭绑架后,被判刑七年半,至今仍被关押在北京大兴女子监狱,而她十三岁的女儿李颖则被北京昌平“六一○”送入敬老院。除上学外,这个敬老院中唯一的儿童没有任何人身自由。

在承受失去三个儿女巨大悲伤的同时,王连荣还不得不面对随时可能的抓捕。她多次被关进洗脑班,在精神和肉体上遭受过多种摧残。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痛苦的老人停止了呼吸,终年六十五岁。


修炼法轮大法后精神焕发的白晓钧。

不倒的正念

二零零零年七月白晓钧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随后又被无故加刑三年。期间他遭遇了怎样的折磨,外人不得而知,直到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八日他被折磨死后,白妈妈才接到劳教所通知去领尸体。被疥疮、肺结核和酷刑折磨得变了人形的他,半个肺全烂没了。大夫只敢悄悄告诉悲痛欲绝的白妈妈说:“这不是正常死亡。”高考状元、哲学才子,三十六岁时就这样走了。

正如当年林昭被枪决后,警察朝她母亲索要五分钱子弹费一样,劳教所害死白晓钧后,还朝白妈妈索要一万五千元医药费。此时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白妈妈,抱着大儿子的骨灰,想到的只有一件事:绝不能再让劳教所夺走二儿子的性命。

当时白少华正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他先后六次被抓。他曾被恶警打伤腿骨,他曾被掐住脖子差点窒息而亡,他曾被灌食浓盐水出现盐中毒,他曾用生命绝食抗议迫害一百多天……那血肉之躯的痛苦煎熬是没经历过的人很难想像的。

在被称为“人间地狱”的劳教所里,每一天都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然而白少华的心是慈悲安详的,哪怕面对那些折磨他的恶警,他也用善心一遍遍的给他们讲述法轮功的美好,不少警察都发生了改变,他的环境也变得相对宽松。法轮功没有敌人,他们所做的只是为了帮助被谎言毒害的人。从白少华的诗词和画画中,人们不难看到他坚定祥和的心。


二零零三年白少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时画的女儿真宇画像。

中领馆前和平抗议

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当高郁冬和其他英国法轮功学员决定在伦敦中国大使馆对面,轮流进行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和平抗议时,他们想到的只是如何尽早结束这场绝对不该发生的悲剧。她说:“迫害一天不停止,我们的抗议一天不结束。”

从那以后快六年了,两千多个日日夜夜,无论零下十几度的风雪夜,还是摄氏四十度的烈日天,路过中使馆前波特兰大道的人们总是看见露天大街上,一两个法轮功学员静静的坐在那,他们或在祥和的音乐声中打坐炼功,或在路灯下捧书阅读,或在雨伞或帐篷下暂避风雪。他们中有白发苍苍的西人退休教师,有大学教师、医生、计算机公司老总、有博士、硕士、大学生,也有家庭妇女。

在伦敦某金融投资公司上班的高郁冬,她的每一天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有时她早上三点就得起床,坐一个多小时的夜班汽车赶到大使馆前接替守夜的同修,然后在九点前赶去上班。六年多来早已习惯风霜雨雪的她,总能在别人眼里的苦中找到欢乐。她说:“看着朝阳慢慢升起,我站在炼功,那种天地合一的感受非常美妙,仿佛我都融化在天地间了。能修炼法轮功真幸福。”

有时她下班后直接赶到使馆前,一直到深夜同修来替换时才回家吃饭。六年来她和朋友们就这样默默的坚持着。慢慢的伦敦人被感动了,连远在北部的爱丁堡人也都知道中国大使馆前法轮功在抗议。经常有人在寒冷的冬夜给他们送来衣物和热茶,还有西方人专门请假到使馆前陪他们一起静坐,不少民众赞叹说:这是世界上最能打动人心的和平抗议。


英国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驻伦敦大使馆前的二十四小时露天抗议已快六年了。


为了世人承受折磨

法轮功学员的故事还没有讲完。目前白少华的妻子季蕾还被关押在高阳劳教所,他们的女儿小真宇八岁了,只能和奶奶艰难的生活着。白少华最近一次被绑架是在今年二月二十日的开车路上,被警察以奥运“安检”为名拦住,随即被关进怀柔区看守所。警察将他用铁链吊打了五天五夜,一度出现生命危险。目前他已被转移到郑州市白庙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

陈运川老人尽管失去了所有亲人,但他对法轮功的坚定没有变,他对世人的热爱也没有变。据海外得知的消息,去年四月二十五日,他在讲真相时再度被抓。警察曾把他拷在“老虎凳”上三天三夜。


白少华离开劳教所后补做的“圣女泪”,又名《正法女神》。

面对酷刑,他们只要说一声“不炼了”,就能跟其他人一样的生活,只要他们不管那些被谎言毒害的世人,就能在家里过上你我他那样轻松的日子。

他们没有这样做。因为真善忍赋予的道德力量促使他们承担起为他人负责、为世间正的因素负责的道义担当。在迫害发生的每分每秒,他们坚守信念的每一举动都是反迫害的标志,在谎言与真相较量的日子,他们每一个唤醒世人良知的行为,都在为人间增加正义的力量。

暗夜终会过去,然而破晓前夕,迫害仍在持续,法轮功学员用生命实践着“真善忍”……(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5-12 2: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