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佳人—飘(138)

《Gone with the Wind》
玛格丽特.密契尔(Margarent Mitchell)
【字号】    
   标签: tags: ,

  她继续啜泣着,间或说一两句话,这便让弗兰克猜想塔拉的景况一定很不好了。奥哈拉先生仍处于“精神严重失常”的状态,家中又没有足够的粮食养活那么多人。所以她才跑到亚特兰大来想挣点钱维持自己和孩子的生活。弗兰克嗫嚅了片刻,突然发现她的头已经靠在他肩上了。他弄不明白它是怎样靠过来的。他确确实实没有挪动过她的头,但是她的头确实已经靠在他肩上,思嘉已经软弱无力地靠在他的胸脯上嘤嘤地哭泣了,这对他来说可是一种又兴奋又新奇的感觉。他小心翼翼地拍着她的肩膀,起初还是怯生生的,后来发现她并不反抗才变得胆大起来,拍得也更起劲了。这是个多么惹人怜爱而又温柔的小家伙呀。她居然尝试着凭自己的针线活儿挣钱,又显得多么勇敢而幼稚可笑!不过,同北方佬打交道就太不应该了。

  “我不会告诉皮蒂帕特小姐,可是你得答应我,思嘉小姐,你再也不做这种事了。只要想想你是你父亲的女儿……”她那翠绿的眼睛无可奈何地搜寻他的目光。“但是,肯尼迪先生,总得想办法呀。我得照顾我那可怜的孩子,要知道现在是谁也不来管我们了。”“你是一个多么勇敢可爱的女人啊,”他毫不含糊地说。“不过我不想让你做这样的事。要不你的家庭会蒙羞的!”“那么我怎么做好呢?”她那双泪盈盈的眼睛仰望着他,好像她认为他懂得一切,现在就等他的话来决定了。

  “唔,眼下我也不大清楚。不过我会想办法的。”“啊,我就知道你会的!你真能干……弗兰克。”她以前从没称呼过他的名字,第一次这么叫他,他听得又高兴又惊讶。这可怜的姑娘大概是糊涂了,连自己说漏了嘴也没发觉。他对她感到十分亲切和满怀爱怜。要是他能替苏伦的姐姐做点事情,他是非常乐意的。他掏出一条红色大手帕递给她,她接过来擦了擦眼睛,然后对他一笑。

  “你看我这个可笑的小笨蛋,”她用抱歉的口吻说,“请不要见怪才好。”“你才不是小笨蛋呢。你是个十分勇敢可爱的女人,竟想把一副过分沉重的担子挑在自己肩上。我怕的是皮蒂帕特小姐帮不上你。我听说她的大部分财产已经丧失,而亨利.汉密尔顿先生自己的状况也不太好。我但愿自己有个家可以接待你。不过,思嘉小姐,请你记住这句话,等到苏伦小姐和我结了婚,我们家里将经常为你保留一席之地,韦德也可以带来。”现在是时候了!准是圣徒和天使们在保佑着她,终于给她带来了这么个天赐良机。她设法装成一副吃惊和难为情的样子,张开嘴像马上要说话似的,可是又吧嗒一声闭上了。

  “到春天我就要当你妹夫了,别假装你还不知道似的,”他用一种神经质的快乐口吻说。紧接着,发现她眼里满含泪水,他又惊恐的问:“怎么了,苏伦小姐没有生病吧,难道她病了?”“啊,没有!没有!”“一定发生什么事了。你快告诉我。”“啊,我不能!我不知道!我还以为她一定写信告诉你了呢……啊,真丢人!”“思嘉小姐,怎么回事呀!”“唔,弗兰克,我这话本不该说的,不过我以为,当然喽,你知道……我以为她写了信给你……”“写信给我说什么?”他焦急得哆嗦起来。

  “啊,对一个像你这样的好人做这种事!”“她做了什么呀?”“她真的没写信告诉你?唔,我猜想她是太难为情啦。她理应感到羞耻嘛!啊,我有这么一个丢人的妹妹!”到此时,弗兰克连提问题的勇气也没有了。他坐在那里呆呆地望着她,脸色发来,手里的缰绳也放松了。

  “她下个月就要同托尼.方丹结婚了。唔,我真抱歉呀,弗兰克。这件事要由我来告诉你,真不是滋味。她实在等得不耐烦了,生怕自己当老姑娘呢。”弗兰克搀扶思嘉下车时,嬷嬷正站在屋前走廊上,她显然在那里站了好长时间了,因为她的破头巾已经淋湿,那件紧紧围在肩头的旧披肩上也有许多雨点。她那皱巴巴的黑脸上流露着气恼和忧虑的神色,嘴唇撅得比以往思嘉见过的哪一次都高。她匆匆地瞟了弗兰克一眼,等到发现是谁时才变了脸色……变得又愉快又惶惑,同时掺杂着一丝歉疚的意思。

  她蹒跚着向弗兰克走来表示欢迎他,但当他要同她握手时,她却咧开嘴大笑站行起鞠躬礼来了。

  “能在这里看到家里人真不错啊,”她说。“你好呀,弗兰克先生?我的天,你这不是阔起来啦!要是我知道思嘉小姐是跟你出去了,我也不会担这分心了。我知道她得有人照顾着。我一回来就发现她出门了,我就慌得像只没了头的小鸡,心想她在这城里一个人乱跑,可大街上到处是刚放出来的下流黑鬼呢。怎么,宝贝儿,你也不告诉我一声就出去了?而且你还在感冒呀!”思嘉狡黠地向弗兰克眨了眨眼睛。尽管刚刚听到的那个消息正使他苦恼不堪,他还是微微一笑,懂得她的意思是要保持沉默,叫他参与眼睛那个好玩的密谋。

  “你快去给我找几件干衣服来,嬷嬷,”她说。“还弄点热茶。”“天哪,你的新衣裳全给糟踏完了,”嬷嬷嘟囔着。“俺得花时间把它晾干刷净,这样才能穿上去参加今天晚上的婚礼。”她进屋里去了,此刻思嘉紧挨着弗兰克悄悄说:“今天晚上来吃饭吧。我们太孤独了。然后我们一起去参加婚礼。你要当我们的护送人呀!还有,请不要在皮蒂姑妈面前说起……说起苏伦的事。那会使她十分伤心,况且,要是她知道我妹妹……,我也受不了呀。”“唔,我不会!我不会!”弗兰克连忙说,他一想起这事来就胆战心惊呢。

  “今天你对我太好了,帮了我那么大的忙。现在我又勇敢起来了。”分手时她用力捏了捏他的手,同时用那双电火般的眼睛牢牢地盯住他。

  此时,正好在门口等候着的嬷嬷丢给她一个捉摸不定的眼色,跟着她呼哧呼哧地到楼上卧室里去。她一声不响替思嘉脱下湿衣服,把它们挂在椅子上,然后推着她上了床。她端来一杯热茶和一块包在绒布里的热砖,然后俯身看着她,用一种思嘉听到过的最近乎抱歉的口气说:“乖乖,你怎么不告诉自己的嬷嬷你到底在干什么呢?要不,我就不会这么老远跟着你到这亚特兰大来了。我年纪也大了,身子也胖,没法儿这样到处跑了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宝贝,你骗不了我。我对你了如指掌,我刚才看见了弗兰克先生的脸色,也看了你的脸色,我对你的心思就一清二楚了。我还听见你对他讲的悄悄话,关于苏伦小姐的。我要是早知道你是来找弗兰克先生,我就待在家里不出来了。”“好吧,”思嘉简捷地说,便在毯子底下蜷缩起来,明知要想不让嬷嬷闻到一点风声是白费力气的。”你认为我是来找谁呀?”“孩子,我不知道,可是我昨天实在不愿意看你那张脸,我还记得皮蒂帕特小姐写信给媚兰小姐说过,那个流氓巴特勒有许多钱,而且我也忘不了我听到的那些话。不过弗兰克先生嘛,他是个上等人,虽然相貌不佳。”思嘉严厉地瞥了她一眼,嬷嬷也毫不示弱地回瞪了她一眼,意思是说一切我都知道。

  “那么,你准备怎么样呢,泄露给苏伦吗?”“我要想一切办法帮助你,使得弗兰克先生更加高兴,”嬷嬷说,一面将思嘉颈边的被头塞严实些。

  趁嬷嬷在房间里忙着收拾时,思嘉静静地躺了一会,她觉得目前满可以放心了。她们之间已用不着再费口舌。人家也没要你加以说明,也没有责备你。嬷嬷已经明白,一声不响了。思嘉发现嬷嬷是个比她自己更不妥协的现实主义者。那双带斑点的警觉的老眼睛看人看事既深刻又清楚,有着如原始人和孩子般的直率,凡她心爱的事物碰到危险时,便能挺身而出,决不为良心所阻挠。思嘉是她的宝贝孩子。凡是这个宝贝孩子所想要的,即使属于别人所有,她也一定要帮助她去得到。至于苏伦和弗兰克.肯尼迪的权利,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最多只暗中冷冷地笑笑罢了。如今思嘉遇到了困难并正在尽最大的努力去解决,何况思嘉还是爱伦小姐的孩子呢。嬷嬷振作精神去帮助她,毫不犹豫。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林荫道似乎有好几英里长,而她使劲地拖着那骑马却挪动得愈来愈慢了。她瞪着眼睛在黑暗中搜索。屋顶似乎还很完整呢。这可能吗……这可能吗……?不!这不可能。战争是毫不留情的,即使对塔拉农场这座仿佛能保持五百年的房子。战争是不可能放过塔拉的。
  • “太太,对了,是个又大又胖的黑小子呢。他……”“去告诉迪尔茜,叫她别管那两个姑娘了。我会照顾她们的。叫她去奶媚兰小姐的孩子,也尽量替媚兰小姐做些事情。叫嬷嬷去照管那头母牛,同时把那匹可怜的马关进马栏里。”“思嘉小姐,没有马栏了。他们拿它当柴烧了。”
  • 这时他仍然没有抬起头来,她仍然看不见他的脸。他毫不容情地把她的拳头掰开,凝神着它,接着把她的另一只手也拿起来,把双手合在一起,默默地捧着,俯视着。“看着我,”他终于抬起头来说,但声音显得十分冷峻。
  • 她的下颚紧得成了方形,她的眼睛变成翡翠的颜色。“你还记得围城期间在皮蒂姑妈家走廊上的那个夜晚,你说过……那时你说过你是要我的。”他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向后一靠,瞧着她那紧张的脸,同时他自己的棕色脸庞上显出一种莫测高深的表情。似乎有什么在他眼睛后面闪烁,可是他一声不吭。“
  • 她从消防站走出来时天正在下雨,天空阴沉沉的一片浅灰色。广场上的士兵们都到棚屋里躲雨去了,大街上也很少有行人。她看不到哪里有什么车辆,便明白自己只有一路步行回家,可路还远着呢。她一路艰难地走着,白兰地的热劲渐渐消退了。寒风吹得她瑟瑟发抖,冰冷刺骨的雨点迎面向她打来。
  • 听你这么说我真高兴。宣布投降以后,我有大约十块银元,别的一无所有。你知道他们对琼斯博罗和我在那里的房子和店都干了些什么。我真不知怎么办才好。可是我用这十块钱在五点镇旁边一家旧铺子上盖了个屋顶,然后将那些医疗设备搬进去并做起买卖来。
  • 圣诞老人(Fotolia)
    他看到故去的合伙人,身上缠着长长的锁链。随后在三位精灵的引导下,展开了一场奇异的生命之旅,他因此重新找回了自我,敞开了心扉,真诚地祝福所有人“圣诞快乐”……
  • 伊奈忠次,天文十九年(一五五○年)生于三河国幡豆郡小岛城。在他十四岁那一年,一向宗的门徒煽动民变,他的父亲伊奈忠家是家康的臣子,本来应该率先赶往家康身旁,帮忙平定叛乱才对,结果忠家却待在小岛城静观其变。叛乱平定后,忠家的行径令家康大为光火。
  • 厌倦了春季大扫除的鼹鼠,决定钻到地面上晒晒太阳,展开一场冒险之旅,刚好遇见了他的好朋友河鼠。他们俩一起在闪闪发亮、波光粼粼的河边野餐,勇敢踏进邪恶的野森林,拜访坏脾气的老獾,还跟可爱又傻乎乎的蟾蜍共乘一辆吉普赛篷车、驶上辽阔宽广的大路。 享受这新鲜冒险生活的鼹鼠,有一天,那熟悉又充满吸引力的呼求找上了他……
  • 小河边住着四只可爱的小动物:小鼹鼠,河鼠,獾,这三个都是会挖地洞的穴居动物。第四个就是蟾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