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铭芬 醉心中华文化之美

文/黄凯西

(张铭芬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13日讯】张铭芬毕业于新竹教育大学美劳教学研究所,作品曾得过公教美展油画第三名与台中县美展优选,专攻儿童绘画的观察力训练,目前任教于国民小学。

5年前患有严重的鼻过敏及牙周病。牙周病常需要开刀、拔牙,牙医师却无法解释她的情况,后来任教于中山医学院牙医系的表哥知道她的困扰后,就跟她说:“只有一个办法,去炼气功。”经朋友介绍,铭芬开始学练法轮大法,遇过许许多多的神迹后,从此开始坚定的走在法轮大法修炼人的行列中,现任校长常戏称她为“仙姑”。

她说:“很早以前就有人跟我说:‘你很有佛缘!’,我虽然没有嗤之以鼻,但是我真的不相信,因为从小接受的讯息是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人要运命而不是接受命运,所以,被妈妈安上“铁齿”称号。我心中是排斥宗教的,我排斥信教徒们的宗教膜拜仪式,所以我绝不会走入宗教,也不可能有佛缘。直到921大地震发生以后,又因为许多因缘开始走近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中,遇过许许多多的神迹后,我才相信自己有佛缘,而且觉得那是一种无比光荣的幸福。”

发扬中国传统艺术为职志

张铭芬自小就偏爱中国传统的艺术,包括:水墨画、剪纸、吉祥图案、家具、服饰,她表示,尚在求学期间,她常常跟谈得来又是学音乐的学长说,我们学习艺术的人有责任要发扬中华文化,国乐的悠扬就靠你们去宏扬了。她说:“其实,我内心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宏扬中华文化,只是心中总有那一念的存在。坦白讲,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个念头会在我心中浮现、滋长乃至长存。中国物品的精致,我觉得表现在设计、图样与材质的搭配等,在在让人觉得古人的生活具有一份说不出的优雅。”

她特别喜欢中国传统服饰,她说,她十分喜爱中国服饰的优雅、细致与飘逸,与现代服饰相比仿佛少了一点简练,可是生在女主内、男主外的时代中,女人不需要“强”,是归属于温柔婉约、柔以克刚一族中的。她风趣的表示:“如果不是我的身材不够苗条,如果不是我比较属于娃娃脸,我会是那种只穿中国服饰的女人。”

她还告诉笔者一个秘密:“我到30岁那年才敢送给自己一件旗袍。当我拥有旗袍的那一天,我觉得我比中大乐透还快乐,那种感觉仿佛我拥有了难得的瑰宝!”开怀的笑了笑,她又说:“如果当时我有一客拉的钻石,或者我真的中大乐透,在我心中还真是比不过那件旗袍耶,因为穿上旗袍让我觉得自己真是很女人的。”

教学重“良行善念 品德修身”

身为一个小学教师,张铭芬觉得有责任将中国传统艺术传授给下一代,所以她会选择良行善念、品德修身和精致艺术的部分,适时适量的教给学生。

她说:“我喜欢中国传统的艺术,教学时我就会偏向选择这方面的教材,希望学生透过接触、了解,真正认识中华文化。艺术领域看似不被重视,却人人都与它密切相关。上艺术人文课很有趣,因为人的生活离不开“美”。上包装设计课时,我常跟学生分析美与生活的关系,例如起床前的床单、床、枕头、睡衣,起床后的服装仪容,乃至生活用品以及家具等,谁会愿意买自己不喜欢的样式来用?所以产品要销售,当然要重视包装的美感。而怎样训练自己拥有一双美的眼睛,我鼓励他们从欣赏古人的优秀作品入门。”

她说:“我心中虽然没有拟写过很具体的宏扬传统文化的步骤,我发现自己在近20年的教学生涯上,是会有意无意或是故意让教材与传统文物相关,让孩子看到、接触到中华文化的美。”她欣慰的说:“当我发现学生从偏好时尚的鬼怪东西到有人会设计或是选用优美的图案做参考时,我觉得文化的根不会断。我很庆幸自己是艺术教育工作者,可在众多资产中择菁授与未来的主人翁,可以跟学生大谈中华文化之美。”@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当我们形容一个人脾气很暴躁、容易为一点点小事情不高兴时,我们会说这个人有大小姐脾气,三年多前,在南部教学生弹琴的赖翠芬老师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傻大姐、可是对学生发起脾气来,一点也不给余地的凶巴巴的老师。
  • 我觉的和去年相比,我变了很多。我现在对待别人比较善良,炼功也认真了。去年时,我对别人很不善,在家也老跟爸爸妈妈顶嘴。……但因为法轮功教我们要“真、善、忍”,我意识到自己做得不对,努力改变了自己的行为,现在我很尊敬我的父母。我现在变了,我知道炼功对我身体好,努力忍耐对我心理也好,所以炼功时我不再和朋友逗笑,很认真。这样不知不觉当中我的心胸好似更宽广了。
  • 八十六岁的林拾先生,老当益壮,幽默风趣,是一位可敬的长者。令人难以相信,他以前是个体弱多病,脾气暴躁,对生命充满无奈的人。
  • 泰瑞的全名是泰瑞‧摩斯(Terri Morse),她喜欢告诉第一次认识她的人,她的姓是“摩斯电码”里的那个摩斯。人们最熟悉的摩斯电码大概就是SOS,就是航空或海事危急求救的信号。有着商务飞机驾驶执照的泰瑞在她开着的飞机上,从来没有发出过SOS的信号。
  • 我是总参试验场一名工程师。多年来,一直工作在科研试验的第一线。由于长期在恶劣的环境下工作(整整18年),身体终于垮了。
  • 在台湾,青年学子要面对课业及升学压力的教育环境,因此,忧郁症、辍学、逃学等学生的比例越来越高,如何在既有的教育体制下快乐的学习,两位学炼法轮功仅八个多月的高三学生,他们的分享也许能帮助时下的青少年!
  • 金钱、美貌、知识、教养,世上许多女孩子羡慕的这些,吴沛霞都占全了,她应该非常开心才是。可是,有很长一段时间,吴沛霞不仅不快乐,甚至生不如死,苦不堪言。
  • 以前,我经常思索一些得不到答案的问题,比如世界上为何有人?人活着为了什么?人死后又到哪里去了?但一直找不到答案,这个问题原本可以到宗教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又对宗教的各种仪式感到不耐烦,从此就沈沦于俗世中,掉入名、利、情的漩涡,想方设法追求财富、地位,以为这才是人生,这才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应有的行为。

    由于跌落在现实社会的大染缸中,连最亲近的太太都被我视为通往名利途中的障碍。每次应酬结束三更半夜带着满身的酒气回家,不但不准太太生气、不准太太指责,还理直气壮的说,这是一个男人应做的事。两人经常因而在半夜大吵大闹,妨碍邻居安宁。我不但没有因此觉醒,反而变本加厉,闹得夫妻生活更不和谐。

  • 一身是病的人,对于健康,那真是最渴望的需求,只要病况能好上一点,都觉得生命还有希望。但要是百病缠身,挥之不去,那当真是对人最大的折磨。这样的经历,沉痾数十年的曹庆聪有切身的体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