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黄鼠狼搬家

德乐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日讯】几年前,我们家搬进这个小城时, 就有邻居告诉我们要小心黄鼠狼,因为它们喜欢咬汽车里的电线。 果不其然, 刚搬进来不到一个星期, 我们的汽车就开不走了。请到的修理人员一打开车箱就说, 是黄鼠狼把电线咬断了。接着他又说:以后就没事了,你们是新搬家的吧? 黄鼠狼很欺生,咬一次就不再咬了。果然从那以后,我们汽车的电线再没断过。后来我们修车时, 在发动机旁发现一大块PIZZA饼, 修理人员告诉我们,这是黄鼠狼藏在这儿的“储备粮”。

黄鼠狼学名黄鼬,是世界分布最广、数量最多的鼬科动物,类似的动物还有香鼬、纹鼬、黄腹鼬、艾鼬、小艾鼬、伶鼬和白鼬等7种。这些黄鼠狼的近亲在中国都被统称为“黄鼠狼”。黄鼠狼生活力很强,行动迅速、诡秘,能上树或下水,凭借灵敏的嗅觉和听觉搜寻食物。它是一种行动非常谨慎的动物,往往跟你做了多年的邻居却不被你了解。当它在偶然的情况下与你面对面之时,你会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后来我们终于有机会见识了一下“臭名远扬”的黄鼠狼。虽然黄鼠狼曾给过我们一次下马威,但这次这个名声不好的家伙却给我们的留下了好印象。

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我们坐在院子里乘凉。月光下,几只半米长的动物在邻居的房顶上走动, 声音虽极轻,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们数了数有四只, 后来弄清了,原来是一只母黄鼠狼带着三只小黄鼠狼在游玩。在邻居家一米高的短墙前, 母黄鼠狼不断地重复这一个窜上墙的动作, 小黄鼠狼个头不小, 可动作还很笨拙,胆子也很小,半天都不敢试一试。母黄鼠狼上上下下不厌其烦地做着示范。因为它们太专注了, 连我们在它们面前观望都没发现。直到三个小家伙都爬上了矮墙,四只黄鼠狼才一起消失在黑暗中。至此黄鼠狼给我们的印象还不太坏。

去年秋天, 邻居家门前的几个大花盆总是很零乱,地上也经常撒着许多泥土。后来终于从邻居邓幕根太太那儿知道了其中的原因。原来,那些日子, 邓幕根太太家不光门前老闹黄鼠狼,连院子里的花池也让它搞得乱七八糟的。邓幕根一家很无奈,最后买了一个抓黄鼠狼的笼子。他们放了个煮好的鸡蛋,用了几天的时间,终于把这个可恶的家伙抓住了。

邓幕根太太和先生花了不少力气查找资料, 算计着怎么把这个家伙送走。资料上说,要隔两条河放走它,黄鼠狼才没本事再跑回来。

第二天,邓幕根太太和先生开着车出发了。平时觉得德国河流不少,可真要穿过两条河却不那么容易。 好不容易过了两条河,找到了一块树林, 他们才把笼子从车里取出来。放出黄鼠狼之前, 邓幕根太太和先生怕它记仇再跑回来报复, 不停地说着好话:“不是我们非得真要把你怎么样, 只是想给你换个地方, 你把我们的花园闹得乱七八糟的,我们一天到晚得收拾。不收拾的话,邻居该笑话我们怎么把家门口弄成这个样子了。我们是也没办法啊。请你谅解吧, 我们给你送到这个新的地方,你看看多好啊!希望你喜欢, 以后你最好离人的住家远一点儿,不要去打扰他们。”

邓幕根太太跟我学的这些话,我一点儿也不陌生,他们德国人真是这样,跟花呀,草呀,动物啊,都说得有声有色的,好像在跟老熟人说话。另一个邻居老太太曾告诉我, 跟花说说话,花会开得更漂亮。

等邓幕根太太和先生把黄鼠狼按照自己的想像安顿好了以后,回到汽车后,才发现黄鼠狼在他们的汽车里撒了一泡尿, 把汽车搞得臭气熏天。后来老俩口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这股臭味去掉。所以他们逢人便说,黄鼠狼真是惹不得,不能像一般动物那样对待这种家伙。(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到欧洲的头几年,我基本上没想到过年,有几次想起来时已经是年三十了,第二天吃顿饺子就算交代了。后来我们搬到一个小城,认识了一个餐馆老板娘,她是马来西来的,比我还小一轮,可是她家是在海外生活了好几代的老华侨。通过她,我才意识到自己过年知识的贫乏,很多都是空白。
  • 戴着斗笠,颈肩系着一条棉织的毛巾,双手套着一对黑色的手袖,在每日寻常的上班途径,他也只是路边常见的一幅风景而已。
  • 接近中午了还下着小雨,天色阴暗,我挤在骑楼下排队购买饮料的人龙里,只能望见远处街道上的车水马龙,鼎沸人声都听不见了。
  • 那是座落于台北猫空的一间茶坊名字,环境与陈设一如其名典雅,傍山而筑的设计,近谷底处竹依林绕;还听得见流水声。
  • 暑热之夏季,三伏已过二伏,偶尔之雷雨,带来丝丝凉意与爽快。及至末伏,雨水天气反倒频仍渐次多了起来。立秋后接续的炎热感,也缓解了太半。
  • 父母去世二十余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隐痛。其实我与父母的情非儿女情,乃是质疑人生的一种萦绕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公有领域)
    每一次,从香港回深圳,火车终点站是,罗湖。都会的繁华灯火渐渐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开始现出黑的夜色,发亮的河流。就在此时,罗湖关到了。经过繁琐的验证,安检,走过火车站的长长的栈桥,豁然一片的站前广场,喷泉池边永远坐着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筑物,马路一律比香港宽,汽车也比香港的车辆大许多,按着喇叭不由分说地将路堵起来,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间。此时想起香港,削薄入云的建筑,斑驳唐楼,精巧庙宇,泼溅的灯火——格外地像一个梦。
  • 中共病毒肺炎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一个纷乱的状态,部分人士认为疫情已经减缓,尤其有些人士已经迫不及待要出门活动甚至游览了。
  • 旅行时满载的梦想,却总在回到自己家中打开冰箱看到空无一物的那一瞬间,回到了现实。那些被盈满的灵感和经验,总能让自己决定勇敢地丢弃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什么,掏空后,重新再来。
  • 诗人曾说:“黑暗来临前/我们原是不认识彼此的/苦难来临时/我们相拥而哭泣/当黎明到来时/已是灵魂的兄弟/太阳升起时/我们会像家人一样道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