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关怀社会正义到中国经济--张清溪

专访中国自由文化奖经济学奖得奖人
文 ◎ 陈柏年 图 ◎ 张清溪提供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日,张清溪在中国自由文化奖颁奖典礼,发表获奖感言。

font print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4日讯】自小读书平平,他差点与大学擦肩而过;沉浸学术研究多年,名满学界;早期热衷政治时发为清流、时露金刚怒目之相;后来生命出现了转折,以谦和的心更积极的关怀社会,对中国经济问题尤感忧心……

值此中国处于历史性社会变革之际,台湾党国经济结构专家,如今专研中国大陆党国经济结构问题的台大经济系教授张清溪,四月十日获颁首届澳洲“国际学者基金会”设置之“中国自由文化奖”经济学奖的最高荣誉,为台湾人中第一人,研究成果备受瞩目。

十年前,深谙台湾党国经济结构问题的张清溪是台湾在野党的喉舌利剑,为拔除社会不义、瓦解台湾党国资本主义而奋斗。近年来,他对于中国经济体制与中共的党国经济体制研究独到,见识深远,引起各界瞩目,预料将是中共统治下,洞察中国经济结构一面不可多得的明镜。

张清溪长期在台湾经济学界奋斗,声誉甚隆。他任教台大将近四十年,发表专业论文和著作达四、五十种,与其他三位台大经济系教授合著《经济学:理论与实际》一书,首创融合台湾经济现象、多人合著、平易近人的经济学教科书,广受学子喜爱,自一九八七年出版至今畅销不坠,被誉为经济学的“入门圣经”。

自小在纯朴的彰化优游成长、读书无甚表现,张清溪差点与大学擦肩而过;后来他沉浸学术研究多年,为实现学术理念而投身社运,曾热衷政治活动,时发为清流、时露金刚怒目之相;后来生命出现了转折,以谦和的心更积极的关怀社会,对中国经济问题尤感忧心,然于睿智慧见中,未减其认真拙朴的气质。

功课平平的学生时代

张清溪身型不高,但炯炯目光中自有威严,用语简单直截,又使人感到亲切。问起张清溪转折甚多的人生历程,他说:“我是一个没有长远计划、只想到明天没有‘后天’的人。小时候功课很平常。最好的人生就是去银行打算盘,那个时候就是铁饭碗嘛,可能是金饭碗了。”

他就读彰化商职时,每天下午三点放学后,和一群同学翻山越岭嬉游到学校对面的八卦山,然后才回家,生活就像化外之民。后来,他哥哥鼓励他去考大学,因为高职毕业与大学工作相仿、薪水差很多。

英文完全不通的张清溪第一年没考上,到台北补习一年后,考完还没等放榜,就觉得公立无望,私立又念不起,便去淡水工地打工了。

他说:“我的个性是,改变不了的东西我就不管了,所以考完以后我就不管了。”想不到那一年竟然就考上台大经济系,自己都不敢相信:“我的英文都用猜的,那年是数学考得非常好,很多人却得零分。”

此后,张清溪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念英文,大二上学期,虽然身兼彰商校友会会长,每个星期还要搭车到淡水任两天家教,却在一百多人的班上获得第一名的书卷奖,是他求学生涯中仅有的一次。毕业后,在台大任助教四年,他自言考了三次才考上台大经研所,托福考了多次才过五百分。那阶段张清溪在学业上的表现不突出,但是厚积薄发的成果却很可观。


一九八五年赴芝哥加大学研究,期间与妻儿回母校俄亥俄州立大学,拜访博士论文指导教授Dr.Parns(左二)伉俪。

张清溪以国科会的研究经费出国,后又获奖学金,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攻读硕士与博士学位。博士论文因为逻辑性强,参考广泛并严谨推敲用语,指导教授夸赞他的论文英文很好:“他说我写得非常好,比美国人写得还要好,他很少改。”他自认英语还是不好,却可以在美国当助教,教美国人经济学,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改革理想的急先锋

张清溪与妻子同任台大助教时相识。早年张清溪的个性有如拚命三郎。张太太说:“在与其他三位学者合写那本畅销的经济学的三个月期间,他没碰过床。他在饭桌上写,困得不行时,就地摆平在地板上,过一阵子,跳起来继续写。”晚上,任教大学的太太要照顾婴儿,张清溪得将瘫痪的妈妈送到洗手间,他常常就地倒下睡着,太太路过时唯恐踩到他。就在这样困窘的情况下,他完成那本风靡经济学子的著作。

不论在学术研究或是追求社会理想上,张清溪都一本初衷,勇往直前。一九八九年,台湾一群有相同理想的大学教授们共同成立了“澄社”,论政而不参政,为实现台湾自由、公平、民主、多元及均富的社会而努力。这群带领风潮的知识份子基于学术的正义与良知,抨击万年国会,针贬黑金政治、析论公共政策,为弱势团体发出怒吼,促进台湾民主转型功不可没。

张清溪于一九九零年与社员合作发表的《解构党国资本主义》,石破天惊般的震撼台湾的民众,清楚地分析国民党统治台湾时的经济制度,指出当时经济的最大祸根;后来在一九九七年、九八年担任澄社社长。张清溪说:“我因为要解决党营事业问题,参加很多政治活动。我知道要解决这个问题,一定要努力让政党轮替。”

在抗争万年国会的年代,张清溪以特出学者的身份,为在野党高分贝站台,很多人对他爱恨分明,时常遭到恐吓。在一次较危险的活动中,朋友因夜半三更找不着他而万分担忧。问起张太太为何坐视他从事危险的抗争运动?她说:“若不那样走,就不是他了,那将是他生命的缺憾。”

因为这样的个性与热情,使张清溪的生命一度处在高压与紧绷之下,他形容当时的自己剑拔弩张,与人一言不合就会怒目相向。然而一九九八年元宵节,他的生命有了重大的转折,有如穷山险溪流入万里平地,飘然洒脱。因缘际会,他步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全新的体认与转变

致力于社会改革的激进份子,怎么会对修心养身的气功修炼感兴趣呢?张清溪一语惊人的说:“那是因为塞车两个小时的缘故。”

一九九八年元宵节,台北市仁爱路首次以亿万盏灯泡装饰成一条灯海,万人争睹。张清溪一家人也开车乘兴而去,讵料大塞车,张太太便在车内播放法轮大法录音带,两个小时聆听下来,张清溪心服口服。

修炼后,他的脸色柔和了,气色红润了,慢慢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轻松,并逐渐退出纷扰的政治、政论座谈等活动,过程却是出乎意外的自然。

淡出了社会运动的场域,张清溪说并非消极出世,反而比以前更关心这个社会。因为他知道,真正能让社会变好的,是人心的改变。

许多社会运动者也心知肚明抗争的作用有限,只好求助于教育。但教育的养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最少要十几二十年时间;而修炼“法轮功”却很快的就能从内心改变:“人生观改变了,他的行为也跟着改变了,有效得多。”

中国党国资本主义将祸延世界

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清溪开始关注中国党国经济问题。他说:“在那之前,我完全不管中国经济,我觉得台湾经济问题那么多还管到中国去,根本不管它。但是后来我发觉,事实上中国经济是影响台湾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其实也是影响世界最大的变数,但是台湾更大,因为首当其冲。”

中国十几亿人口,东西部差异大,资源多元,照理说内部相互交易就可以发展了,不必然需要依靠国际贸易。这么大的国家,本身就可以发挥分工合作的大规模经济与生产力了。但是中国发展和台湾却很像:都是以国际贸易为导向,轻内重外,这样的选择造成全球失衡。

那么,中国为什么无法发展国内贸易呢?张清溪剖析:“因为所得悬殊,绝大部分人非常穷,他们买不起商品。有十亿穷人,只有五千万人是控制经济的既得利益者。现在,这些人是市场上最有钱的观光客。”这样畸形发展的局面,造成了中国虽是庞然大国,却必须仰赖外贸与外来投资,支撑其经济成长。

张清溪说:“中国国内经济成长靠投资比例非常大。投资本来是好事,但是投资是政府主导,而政府通常是不计成本的、赔钱的,所以投资越多赔钱越多,赔钱就变成银行呆账,成为金融问题。”这也是中共三不五时就要“宏观调控”(投资降温)的理由。

目前许多人对于中国大陆投资抱有幻想,令张清溪非常忧心:“根据美国国会统计,中国的外资有一半是台湾的,比例非常高。他们又很不友善,甚至还通过〈反分裂国家法〉,要以非和平手段来对付我们,所以一发生问题,台商是逃不掉的。”

他感慨的说:“讲这个问题很多人都不了解,会觉得你在唱衰中国。”问他为什么有人乐观,你对中国经济却那么悲观?他说:“其实绝大部分人都承认中国经济充满问题,不同的是,我认为中共解决不了那些问题。因为,所有的问题,包括金融问题、贫富悬殊、贪污腐败、生态环境等等,都根源于中共的政治制度。只要不改这个制度,问题都不能解决。而中共是绝不会从事政治制度的改革的。”

回到台湾的角度,他说:“台湾媒体对大陆的报导是非常的偏颇,使得很多官员与民众都对中国抱着非常大的幻想。如果中国出问题,问题一定会很大。我最担心的一点就是台湾的银行到大陆开分行,吸收人民币存款。因为,一旦中国经济出问题,贷款全收不回来,而存款却要用总行的钱去还,那台湾就会被拖垮。这是我最担心的事。”

张清溪不仅投入解构中国党国经济制度,并对中共破坏中华文化相当关注。他在获得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肯定后,许诺未来对复兴中华文化会更加用心。如同初时致力于台湾转型正义,呼吁政党轮替,以促成台湾民主发展;如今的他认为,唯有解体中国共产党,将历史上优良的中华文化发扬光大,才是中国人之幸,全人类之福!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位"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2006年特别人权英雄奖"评奖委员会委员:

    新年好。

    最近,就《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2006 年特别人权英雄奖》的发放情况,有不少流言与猜测,为向各位评奖委员会委员说明情况,特写此函,将《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2006 年特别人权英雄奖》的实际发放情况汇报如下:

  • 2007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的获奖人名单如下:

    《中国自由文化.诗歌奖》:江婴;《中国自由文化.小说奖》:马建;《中国自由文化.哲学奖》:周钰樵;《中国自由文化.史学奖》:谢泳;《中国自由文化.法学奖》:高智晟;《中国自由文化.经济学奖》:张清溪;《中国自由文化.人权奖》:胡佳;《中国自由文化.新闻自由奖》:黄琦;《中国自由文化.文化成就奖》:贝岭。

  • )“即便是在踏出国门的那一刻,我都没有把握自己真的能如愿以偿的来到台湾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们相聚交流。”这是此次在台北举行的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哲学奖得主、中国四川自由思想者、独立写作者、“成都市民读书会”创办人周钰樵先生见到记者的第一句话。
  • 近日,采访了在台湾政治大学,所举办的“2008年‘中国苦难文学’暨‘戒严台湾文学’国际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步入会场,有儒雅的唐装学者,也有着英挺西服的研究专家。有白发苍苍的庄严绅士,亦有剃尽头发或长发一束,任真率性之徒。他们来自世界各地,研究的领域也各不相同。他们都致力追求中国自由文化,或为此奋战多年。相较于台湾的一般民众来说,曾在中国历经沧桑,从事文艺学家与自由斗士的的气质是那么敏锐又独特,以致于初入会场时,感觉仿佛走入了另一个时空错置的场域。
  • 台湾完成了历史性的第二次政权更替,新总统即将就任。一些台湾政治家因缺乏对中共暴政本质的清醒认识而出现的盲目言行,对未来台湾自由民主将产生何种不利影响和潜在威胁? 旅澳华人学者、著名法学教授、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奠基人袁红冰在台湾北社论坛作的一场题为 《背对中国、面对中国,一个反共中国人给台湾新总统的诤言》的演讲给台湾政治家敲响警钟。
  • 台湾完成了历史性的第二次政权更替,新总统即将就任。一些台湾政治家因缺乏对中共暴政本质的清醒认识而出现的盲目言行,对未来台湾自由民主将产生何种不利影响和潜在威胁? 旅澳华人学者、著名法学教授、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奠基人袁红冰在台湾北社论坛作的一场题为 《背对中国、面对中国,一个反共中国人给台湾新总统的诤言》的演讲给台湾政治家敲响警钟。
  • 台湾完成了历史性的第二次政权更替,新总统即将就任。一些台湾政治家因缺乏对中共暴政本质的清醒认识而出现的盲目言行,对未来台湾自由民主将产生何种不利影响和潜在威胁? 旅澳华人学者、著名法学教授、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奠基人袁红冰在台湾北社论坛作的一场题为 《背对中国、面对中国,一个反共中国人给台湾新总统的诤言》的演讲给台湾政治家敲响警钟。
  • 半个世纪以来,“中国自由文学运动”召开的最大规模的国际学术研讨会暨“2008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颁奖典礼暨中国苦难文学暨戒严与后戒严时代的台湾文学国际研讨会”于4月10日至13日在台北举行。此次会议是继2006年“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会议(墨尔本)”、2007年“关于未来十年中国社会人文发展图景展望研讨会(奥克兰)”之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举办的第三次重要国际会议。
  • 在这个号称“资讯爆炸”的时代,威胁要以“非和平手段”对付台湾的那个自称“和平崛起”的中国,却以举国之力“封锁资讯”,让人性贪、恶的一面在黑暗中得到滋养与掩护,产生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新”中国。
  • 今年4月10日至13日,“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在台北主办了2008年会,并举办了“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颁奖典礼暨中国苦难文学暨戒严与后戒严时代的台湾文学国际研讨会”,简而称之,就是“苦难文学研讨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