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看雍正(系列之十八)

清三代与文殊菩萨、帝释能仁、转轮圣王
小童子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5日讯】现代人相不相信文殊菩萨、帝释能仁与转轮圣王之说并无关系,身为华人,我们既然说着Mandarin(文殊菩萨的语言),何妨放下观念与成见,从理解雍正帝的世界观开始,由古人身上重新认识“真正的中国人”。


素惠绘图

乾隆皇与文殊菩萨

本文第一篇曾提到,达赖对清的国书,以文殊称顺治与乾隆二帝,并且在布达拉宫里,直接将乾隆帝着佛装的唐卡像作成文殊菩萨。除了北京雍和宫中的“乾隆坐禅图”再次肯定这一点之外,乾隆帝在承德一座供奉文殊菩萨的“殊像寺”提了一首诗匾:“殊像亦非殊,堂堂如是乎?双峰恒并峙,半里弗多纡。法尔现童子,巍然具丈夫。丹书过情颂,笑岂是真吾。”此诗的前半段在形容文殊的法像堂堂,法体有如山河大地。后半段则说文殊以化身到凡世间行菩萨道,现孩童身,也现男子身。最后一句则是说,西藏的国书执于情,颂赞我为文殊菩萨,文殊是真我吗?

所以在诗中,乾隆并未直接否认他为文殊的化身,反而留下一个极大的空间。如果文殊每次入世间是不同的形象,也可视为每位文殊都不一样,只是共用了“文殊”这个菩萨名。那么就难怪乾隆会笑问“是真我吗?”

雍正帝与释迦牟尼佛

北京的“雍和宫”其实是雍正帝亲王时代的府邸“雍亲王府”,在乾隆九年时才改建为北京最大藏传佛教寺庙“雍和宫”。乾隆帝在九年所刻的《雍和宫碑文》中写道:“我皇考向究宗乘,涅槃三昧,成无上正等正觉。施恰万有,泽流尘劫,帝释能仁,现真实相,群生托命,于是焉在。”

“涅槃三昧”、“成无上正觉”都是用来形容成佛的修行人。施恰万有,泽流尘劫,指的是以有为法普度群生。

很多人不知道梵语“释迦牟尼”的意思是“能仁寂默”。“能仁”是大能大仁,代表的是他以人身修成佛,也代表着浩浩荡荡的慈悲(积极有为的善);“寂默”就是真空,代表的是无边无量的智慧(真空无为的忍)。“帝释能仁,现真实相”可解为雍正帝与释迦牟尼一样,都是苦心孤诣修成佛果。最后一句话则是说与雍正帝一起降世的众生,都把生命的前程寄托在他身上。

康熙帝与转轮圣王

不仅如此,乾隆十七年所刻的《永佑寺碑文》中,下笔先说如来佛是法王,“宏济天人,遍现十方”,然后说建造永佑寺的康熙帝:“我皇祖圣祖仁皇帝,以无量寿佛示现转轮圣王,福慧威神,超轶无上。”八年之后,在《重修弘仁寺碑文》中,乾隆再度称康熙帝是“再世如来,现转轮王”。

因此乾隆虽然对自己是不是文殊给了一个想像的空间,但对其父祖都说了大白话。康熙帝的前身是佛,现则为转轮圣王(Cakkavati);雍正帝则是倚靠他致力地习佛修行,所以修成佛果。

后来史家对乾隆的说法,只是感到“惊异”,大多直接抹上一把政治色彩之后就置之不理了。但如果是为了政治目的,在数不清的佛、菩萨里,为何乾隆要说康熙帝是转轮圣王,而雍正帝是佛?以乾隆自己的世界观及相信神佛的信仰,他敢不敢没有依据就如此僭越佛名?在盛世中,乾隆又有何政治上的需求要这样做?如果只要去比附一个佛菩萨的名字就可以遂其政治目的,乾隆之后的清帝何不各自“分封”一个佛、菩萨名?

直到近年来清宫的史料越来越多被整理出来,才有佛教学者对雍正帝与佛教的关系有了较深入的研究,并且肯定了雍正帝在佛法上的造诣,已成一家。信或不信康雍乾三帝的真实来历是各人所见,有人必得先见而后才愿信,但不信,就已先阻绝了能见度。

重新认识“真正的中国人”

这个系列文试着从雍正帝的“世界观”来重新理解谁是中国人,中国人怎么看待人生。雍正帝一生务真务实,他总要求臣工要“实心办事”、确实清廉,史家有“雍正一朝无官不清”之誉;身为帝王,他并未耽于逸乐、享有国家,相反的,他用“宁以一人治天下,岂为天下奉一人”的态度自处;他看待人生为“只弹指,一斯须”,不仅自己修行不辍,还拣魔辨异、弘扬正法、不忍圣教衰。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实在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佛心帝王。他眼中的世界不仅是一个物质的世界,不只是地球上的这个时空,他看到的是超脱宇宙时空的永恒。

失去了与先人的联系,尤其是失去了先人的世界观之后,现代人对于未来多半感到困惑茫然。在一种几乎可以形容为自暴自弃的状态下,许多人放弃寻求千圣道、万佛途,认为人终归一死,所以在生时就该彻底执著于物质世界的追求;不然就是一味的要求神佛无条件的加持护佑,以为这就叫做有“宗教信仰”。看看雍正帝如何修证佛法,就能知道一个修佛者的应然与实然。

现代人相不相信文殊菩萨、帝释能仁与转轮圣王之说并无关系,身为华人,我们既然说着Mandarin(文殊菩萨的语言),何妨转变思惟,放下观念与成见,从理解雍正帝的世界观开始,由古人身上重新认识“真正的中国人”。

雍正帝看到了上万条成佛的道路,苦口婆心劝人“休迟疑,莫含糊。”如果现代人看不到这上万条的道路,那是雍正帝虚言诳人,还是我们忘了来时路,迷于红尘中?二律背反,总有一个是对的。是古时的雍正帝,还是失去真信仰的现代人?二律背反,总有一个是走错路了。雍正帝已矣,万一走错路的是失去真信仰的现代人呢?现代人真的认清自己与这个世界吗?我们不妨以圆明居士的这句话作结:“当警醒,莫踟蹰。诚省己,自识吾。”(全文完)◇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65期【历史新观】栏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雍正帝最知名的大将军年羹尧,最终以自尽结束显赫一时的人生。是什么原因导致雍正必须赐死这个曾经倚为心腹的重臣?
  • 官员借口黄金耗损变相加税以中饱私囊,雍正帝一道政令在全国实行火耗归公制度,就这样,短短四年让国库上升近四倍,同时减轻了贫农的负担、解除了商户的被剥削!
  • 清初西南边陲的土司对土民任意生杀,雍正帝改土归流,削弱世袭土司的地位与特权;康熙年间贫农多添丁就得多缴税,雍正帝摊丁入亩,废除不公平的人头税。这一切,都是为了实践他对众生平等的认识
  • 贱民世袭数百年,最后在奉行佛法的雍正手中终结。他以一道旨令为数万贱民开创一条新的人生道路。这么做,得罪的都是士族官家,吃力不讨好,雍正帝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 宗教派别越多,人们却越不信神、越远离佛。二百八十多年前雍正帝就看清楚这个问题,还曾力阻这个下滑的趋势。这岂是常人办得到的?
  • 看着毁戒破律的魔子魔孙大面积开山立派,雍正帝护教心切,刊印《拣魔辨异录》破除邪说;
    中国既有儒道释正法开传,雍正禁止西洋教士传教,其实是极有深意的。
  • “果能实修实证、利己利人,则千百年后,帝王犹为之表彰,是亦劝励之道。”《御选语录》
  • 雍正帝为何以天子之位不惜与僧侣辩论佛法真谛?他真该当“好干佛道”的批评吗?一如世界各国介入现实与专制抗争的优秀主教不得不提出道德呼吁,雍正大帝同样勇敢走上修行人的护法路。
  • 谁道空门最上乘,谩言白日可飞升;垂裳宇内一闲客,不衲人间个野僧。——雍正
  • 有一真人出雍州,鹡鸰原上使人愁。须知深刻非常法,白虎嗟逢一岁周。——唐朝高僧黄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