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震灾后心理创伤

都江堰,地震中一所倒塌的学校。(by MN Chan/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中国四川震灾目前造成3万4,000余人死亡,对于目睹亲人死亡的幸存者,心理创伤将难以弥补。专家发现,高达30%的幸存者心理创伤将持续几十年,如果得不到专业救助与治疗,将发生人格改变、扭曲,而且很可能终身无法痊愈。

据中央社报导,汶川地震后,很多观众从电视画面中注意到,从瓦砾中被营救出来的孩子,大多并没有哭喊,他们表情麻木、迟滞,似乎对外界失去反应能力,这种状态同样也表现在一些幸存的成年人身上。除了麻木迟滞的反应外,也可以看到,为数众多的另一些人则处在一种“亢奋”的状态中,他们不知疲倦的奔走、救人,忙于种种事务,或者只是不知疲倦的诉说着。这是一种正常幸存反应。这种反应也传递给了营救人员、医护工作者,甚至是现场新闻记者。他们在短时间内将突破自己体力的极限,超负荷工作。正如亢奋情绪可以波及、影响众多人员,在短时间的亢奋后,精神崩溃也有可能波及到亲历者以外的人群。

研究显示在唐山地震20至30年之后,幸存者仍存在大量的创伤后精神障碍的问题。目前有高达75%的唐山大地震幸存者存在回避问题:拒绝看、听与地震相关的场景和事件,拒绝回忆或讲述与地震相关的情节和过程。在其他许多问题上,唐山市民存在精神障碍的比例比普通城市的市民高出近10倍。特别是当年唐山地震时未满5岁的儿童,目前都不到35岁。30年后这些当年的孩子中,存在大量人格扭曲、障碍的问题。

创伤危机分为三个级别:危机的第一级别是亲临地震的幸存者,他们被恐惧、无助、别人死去自己却活下来的内疚感压倒。第二级别就是出现在救灾一线的营救人员、医护人员和新闻工作者,他们因为工作强度大,无法救更多人的自责感而濒临崩溃。第三个级别则涉及到透过电视、网路、报纸目睹灾情画面的每一个旁观者。

这些人的创伤有个共性就是对自然灾难的无能为力及对人生意义的重新认识。

美国芝加哥大学全国民意研究发现:“在美国,精神改变是一种强大的经历。”当人受到的刺激超过了心理预限的值,可能使他们世界观发生变化。有些人也许一生走不出精神创伤的困境,有些人则能够勇敢面对生活,获得“新生”。许多经历过这种变化的人说后来发生了一系列的结果,主要是精神、性格和行为方面的变化,他们的世界观也发生了变化,包括信仰及敬畏上帝,多做好事,不伤害别人等。◇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