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外思絮】斜风细雨不须归

画与文/杨纪代
font print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在四面翻飞的竹叶里,那斜飘的春风,吹走了我心中无名的妄念。

在随风斜织的线条里,那清凉的雨点,洗去了我满身沾染的尘污。

远处迷濛秀润的山影,江面荡漾轻巧的水珠,是如此的和谐、相容与完美。在这山水的顾盼间,在这率性的平淡里,让青箬笠、绿蓑衣的一介凡夫,刹那间与天地冥合,与万物为一。在此刻,什么都淡了,不止忘归,也不须归,更早已忘却了自我。那么,肥美的鱼儿呀,请“愿者上钩”吧!

很喜欢张志和的这首渔歌子:


渔父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渔樵耕读一向是古人向往并力行的隐逸、脱俗的生活格调,此画也只不过是勉强的表现了我心目中窥探到的一点淡怀逸致罢了,可以想见,离这位“烟波钓徒”那高远的情思与清空的意境,差远去了。之所以偏爱,是因为这是幅第二次个展时的创作,在生涩的技巧里能有这么神来之笔,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天性不爱出游的我,没有接受过正规的美术基本功的严格训练,老天不知怎么安排的,让我阴差阳错的学起了水彩渲染风景画。于是总在诗词名句里寻找绘画题材,在咀嚼古人的杰作中,用心揣摩、努力领悟,再发挥自己的想像,赋予多采多姿的不同色调,勉力地将前人描绘、歌咏的诗词意境藉画面展现。别无他求,只为自得其乐;并无目的,只是消磨时光!@*<--ads-->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因着烟岚云雾的陪衬与烘托,四周的景物显得变幻莫测而无比神秘!

    也因着烟岚云雾的飘忽、簇拥,赋予四周景物光怪陆离的色彩与样貌!

    更因着烟岚云雾的遮掩、隔绝,拉远了四周的景物,远距离欣赏不见细节与瑕疵,而造成了梦幻般的想像、而形成了视觉上的朦胧之美!

  • 你可在“方寸”之间,随意的摆布!到处盖房子:或茅屋三两间;或亭台楼阁平地起!随手植树造林:或绿草如茵、繁花遍地;或竹林掩映、松柏擎天!甚至能移山倒海、呼风唤雨呢!反正山水、风景就是由天、地、山、石、水、树所构成,只要技巧纯熟、运用自如,就能将胸中丘壑描绘出来……
  • 知否?这繁华在握只是须臾,你再怎么呵护,终将“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知否?这繁华在握只是片刻,你得积德行善,否则必定千金散尽不复来!

    知否?这繁华在握只是瞬间,你得好好把握,要不然就“镜花水月,毕竟总成空!”

    知否?这繁华在握的此刻,你该心存感激、虔诚仰望、谦卑面对:

  • 这虬结的树干、茂密的枝叶,都在喁喁细语:“一切都会过去,一如从前的美好!别计较!别计较!他不是有心的!”
  • 跟师父学茶有三十几年了,那天,师父带了一小铁罐百年普洱茶来,我掏了一些放进陶壶里,泡了开来,倒了两杯,一杯给师父。师父喝了一口,舒展眉头,嘴角含着茶气,缓缓的说:“能收藏这普洱,很感恩。”然后,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冥冥中似乎有神的牵引。”
  • 地瓜是再普通不过的食物,而在1960年,地瓜却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按票证供应的东西根本不够吃。饥饿逼得人们到处找吃的,海里的海菜,山上的野菜,凡能想到的都吃光了,甚至人行道旁的槐树叶都被撸光了。
  • 笔者曾在不同场合和时间,问过很多不同人一个同样的问题:“愚公移山”的主题思想究竟是什么?被问的人当中,有的在社会上很有身份地位,也有社会阶层和文化层次较低的人。然而,他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却惊人地一致——不外乎都说:这个故事反映了人们改造自然的伟大气魄和惊人毅力,说明了要克服困难就必须下定决心,持之以恒,坚持不懈的道理。
  • 少年时唱的歌,必有一些终生难忘,迟暮之年再回味那些熟悉的旋律,仿佛又回到当年的欢乐中去。19世纪后期,日本诗人国木田独步说:“如果说少年的欢乐是诗,那么,少年的悲哀也是诗;如果说蕴藏在大自然心中的欢乐是应该歌唱,那么,向大自然之心私语的悲哀,也是应该歌唱的了。”我的少年时期正值上世纪50年代,生活平淡无忧无虑,没有学业重负,更谈不上悲哀,却充满嬉笑与歌声。那时小学校每礼拜都有专门唱歌的音乐课,至今回想依然历历在目。
  • 年少时读《水浒传》,每读到梁山好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痛快,心头涌起一阵激动,手臂上即显出鸡皮疙瘩。《水浒传》中好汉全有绰号,绰号衬托人物个性,如响当当的“拚命三郎”,闻之令人热血沸腾;有的绰号让人唯恐躲之不及,如“母大虫”、“赤发鬼”。
  • 修心就是要从心里找执着心,去掉长年累积的执著,才是返璞归真之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