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热 有笑也有泪

标签:

高考结束后,深圳育才中学的张新宇却一点也不关心高考成绩。他爸爸今年3月就开始张罗他到澳大利亚留学的事。

来自深圳市留学人员服务中心的数据显示,近年来,每年经该中心办理的留学中学生超过300人。有关人士分析,今年随着香港、澳门8所大学在深扩大招生名额,到国外留学的中学生增加人数虽然会有所放缓,但也不会低于两三千人。

  1、儿子出国老妈陪读老爸在深单身

  老伍的办公桌上摆着儿子和小姑的合影。他只要一抬头就看到儿子灿烂的笑脸,心情马上好起来。老伍的钱包夹层里有张全家福照片,一打开钱包就能看到。老伍每天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思念远在加拿大留学的儿子。

  老伍的儿子1998年出国,当时12岁,小学刚毕业。儿子自幼由保姆照顾,自理能力很差,典型的“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送儿子出国这件事,老伍和妻子考虑了很久。最后,妻子辞去环保局工作,与儿子一同去了加拿大,照顾儿子的饮食起居。

  从15岁起,儿子开始一个人生活。妻子呆在国内的时间多了一些,想儿子想得厉害时就去看看。老伍每周与儿子通一两次电话,一般在中午12时给儿子打,加拿大大概是晚上八九点。电话一通儿子就挂机,然后再回拨,这样比较省钱。儿子在加拿大遇到选专业、处理男女同学朋友间的关系等大小事情,都要跟老爸说。老伍的生日儿子记得最准,每次还精心准备小礼物寄给他。

  儿子进高中后,妻子发现打电话找他的女生多了。妻子怕儿子早恋,对儿子严厉“拷问”,儿子表现得很逆反。妻子没办法,从加拿大打电话向老伍反映儿子的情况。老伍具体情况不了解,但他知道,在儿子这个年龄,处理不当很容易导致父子关系“夹生”。

  老伍认真琢磨后,给儿子打电话。“最近有没有结交新朋友啊?”“交了。”儿子有点防备,小声地说。

  “交朋友要注意,男朋友要有,女朋友也要有。”

  “呵呵……对啊,老爸真开明。”儿子的语气欢快起来。

  老伍接着聊了一些其他的话题,就像两个老朋友。儿子最后表态说,他有女朋友,但不是恋爱的那种。他说他不会用爸妈的钱来讨女孩子欢心。老伍说,他为儿子感到自豪。

  快上大学时,儿子提出要回国上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老伍为此烦恼了好一阵。当初送儿子出国就是为了让儿子接受国外教育,在国外生活刚起步却要回国,老伍想不通。他在电话里狠狠把儿子训了一顿,儿子此后再没提过回国上学的事。老伍笑着说,那是他对儿子最粗暴的一次。

  儿子目前在加拿大哥伦比亚大学读大二,表现很不错。老爸老妈操了不少心,但总算没白忙活。

  儿子每年春节时回来一次,所以老伍平时过的是“单身”生活。早上在摊点上买个包子应付,中餐和晚餐在单位食堂解决。在家没事看看电视或约朋友打打牌。

  2、六年女儿回家三次想起来忍不住落泪

  六七年来,老陶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进入邮箱,看有没有女儿的邮件。

  老陶的女儿1999年去了芬兰,那时她20岁,刚从广州外语师范学院毕业。

  女儿离家时的情景,老陶还记得很清楚。在北京机场,女儿背着大包、提着小包,头也不回地往前走。老陶说,女儿怕一回头就走不了了。妻子在女儿背影消失的那一刻,忍不住流下泪来。

  女儿走后,老陶和妻子在家不时地看表。他们觉得女儿该到了,可还没打电话过来。那时电话联系不如现在方便,两口子急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两天后联系上了,女儿说在德国转机时耽误了时间。

  女儿初中毕业后在外读书,照顾自己没问题,夫妻就怕女儿寂寞。女儿刚到芬兰时,老陶和妻子经常与女儿在电话里聊天。老陶一般在下午五点钟左右打,那时芬兰是上午10点钟左右。

  在芬兰呆了两年后,女儿找了一个当地的男朋友。知道老爸老妈会反对,她没敢跟家里说。老妈从女儿打电话频率减少、聊天时情绪有变化中觉察到了异样,于是叫老陶去了一趟芬兰。

  老陶去之前通知了女儿。老陶到芬兰后,女儿让男朋友与老陶见了一面。老陶知道,芬兰华裔很少,女儿一个人肯定会孤独,找个男朋友可以照顾她,陪陪她。老陶打算不再深究什么。

  现在,老陶与女儿的联系主要通过电子邮件。他们经常互传照片,以此了解对方的近况。六七年来,女儿才回家三次,妻子有时想起女儿,总是忍不住偷偷落泪。

  女儿已在芬兰拿了两个本科文凭,8月份将去瑞典一所著名学院学习。她还在旅行社兼职,前不久出差到北京,顺便回了一趟深圳。女儿在深圳的时候,老陶和妻子想着法子给女儿做好吃的,并抽时间陪女儿。

  3、女儿在外课余打工老妈在深节衣缩食

  穆女士回忆起女儿在国外的遭遇,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穆女士的女儿出国经历较坎坷:2003年去纽西兰,刚开始在一所语言学校读书,考了第一名,但考虑到没有发展空间,于是转学。3个月中,穆女士的女儿转了三次学,不能打工也不能上学,忍受了很多磨难。

  穆女士的女儿现就读澳大利亚澳克兰大大学。穆女士说,女儿出国前没做过什么家务,只会洗碗,动手能力和协调能力都不强。女儿在国外读书三年来一直在打工,做的是洗碗、拖地、打扫房间等辛苦活,还要自己做饭。穆女士说,女儿在澳克兰大大学大一通过了7门课,打工赚了6万元人民币,让她很自豪。

  穆女士夫妇是工薪阶层,女儿在澳大利亚读书花费很大,多年积蓄差不多花完了。穆女士说:“现在我很少逛街,不怎么买衣服,每餐都在家里吃。全家回四川老家都是开车,比坐飞机能省好多钱。”

  女儿四年来只回过两次深圳,平时与父母沟通主要通过电话。夫妻俩有个不成文规矩,每周和女儿必须通两三次电话,澳大利亚通讯费较便宜,每次都是女儿打电话回来。

  穆女士和女儿也在MSN、QQ上聊天。女儿遇到什么麻烦或很寂寞时,就讲给妈妈听。父亲虽然工作较忙,经常会问女儿有没有来电话、讲了什么。

相关新闻
留学加拿大:中国学生该怎么“要面子”?
江宇应:取消SAT将重创美国教育竞争力
选择何种大学 7大考量帮你决定
美国大学寻找的人才:6种脱颖而出的方法(下)
最热视频
【重播】白宫简报会:以色列与阿联酋达协议
【薇羽看世间】没有微笑权利?美国媒体病了
【重播】川普8·13发布会:经济强势回归
美制裁中港高官 江家巨额海外资产引关注
【时事纵横】夏粮收购跌千万吨 港警转资产
【新闻看点】美净网联盟扩大 习开倒车军队异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