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大法日法轮功学员感恩李洪志师父(下)

法轮功弟子赞师篇

人气 8
标签:

【大纪元5月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雨报导)又到了一年一度的5.13国际法轮大法日了,各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们开始以他们各自的方式来庆祝这个特殊的节日,以表达他们对李洪志师尊的感恩之情,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修炼受益的感人故事。

二.回忆师尊的点点滴滴

师父对钱财看淡

一位长春学员与李洪志先生住在一个居民区,她讲:“师父家境清贫,家中最值钱的摆设是一台12寸的电视机。师父在出来传法之前,有许多人找师父治病。但师父从不收钱财,有时还准备一点水果来招待看病的人。”

一位参加北京第11期法轮功传授班的学员说,“我就觉得这位老师怎么这么正,正的让人不可思议,没有人间任何表面的东西掩盖,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没有造作,没有夸张,没有牵强,没有掩饰。开课的方式也不同于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集体讲话的方式。老师到点就上课,不绕弯,直奔讲课内容,也没见哪个社会名流来捧场,没有前呼后拥一群人围着。学费也很低,十堂课九天50元,老学员还减半。老师在各地讲课都是由当地气功科研会邀请主办,办班收入和气功科研会四、六分成,所得的这一少半除去随行工作人员的吃住旅费等,也就剩不下多少了。有两个农村老太太想听课却没钱买门票,师父听说后,告诉工作人员,免费让她们进班听法。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十分受感动。”

师父言传身教

一位早年跟随李洪志先生一同帮助传功洪法的学员说,“师父平日行、住、坐卧端庄,平易又极具吸引人的威严。那么多年,我从未见师父坐沙发、椅子时翘过腿,仰过身。对于年岁大的学员,师父从不摆架子,在称呼上语气上非常尊重。每次送学员或客人出门,师父站在门口一直目送客人至看不见了才转身回屋。这一细节这么多年来一直印在我的脑子里。”

一位武汉学员回忆说:“一天中午师父讲完课后走出礼堂,一辆小轿车赶过来想拉师父上车。师父拒绝了并跟他们说了几句话,他们不得不开车走了。然后师父又走了一段路,找到一个卖食物的小摊,买了几个包子作为午饭吃了起来。第二天我遇见了昨天在小轿车里的几个人,一问才知道他们是当地气功协会的,因为老师在各地讲课都是由当地气功协会邀请主办的,所以昨天按惯例请气功师吃饭,没想到被师父拒绝了。他们感叹:来武汉的气功师都接受他们的邀请,赴宴洗尘,只有法轮功的老师不讲这一套。”

一位在北京参加过李老师讲法班的学员说:“有一天我从十二期班上下课回家,我在五棵松地铁站等车,看到老师从后面走来,旁边有他的家人,还有一位学员,他们提着饭盒。车来了人们拥着进车门,我看到老师一点不着急,让别人先进,几乎是最后进来。我注意到他进来时还有一两个位子,如果动作快就能坐上。我在心里着急,心想快点,可他静静的,似乎根本就没感觉。人们瞬间就挤着坐定了,几乎剩他一人站在那里。我的心在翻动,就感到他和我们那样地不同。我默默地想,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周围的世界呢?渐渐地我心里升起了一个字,就是‘正’。”


1993年3月,李洪志先生在中国法轮功武汉第二期传授班上讲法传功。

师父的简朴、随和

一位重庆学员回忆说:“93年、94年师父两次来重庆讲法,每次都是住价格低廉的宾馆,宾馆人员不理解地问:‘李老师,你也是很有名望的气功师了,应该住高级的宾馆。还住这么简朴的宾馆?’师父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师父吃饭很简单,从不大鱼大肉,有时一小碗面。重庆人爱吃辣椒,有次师父午餐吃小面,老板不知道师父是北方人不吃辣椒,在面里放了很多辣椒,师父辣得满脸是汗,什么也没说,静静地将这碗小面吃完了。还有一次师父在一家个体小餐馆吃饭,师父将饭中一颗谷子剥开后吃下,当时很多学员看见师父不浪费一粒粮食,个个都不再将剩饭倒掉了。”

一位当年跟随李洪志先生在各地办班的北京学员回忆说:“连续几年,在火车上师父只吃方便面。到了办班地点,晚上开课之前,师父向来不吃晚饭。讲完课回到招待所已是晚上八九点,招待所已没有饭吃了。师父也不去外面吃饭馆,一律泡方便面。我们也只好跟着师父吃。有时还是拿大袋子批发散装的方便面,一吃好多天。那几年真吃怕了,闻到方便面的味都不舒服。”

“师父吃饭不多,吃的也快,如有剩下的就打包带走,很节俭。后来我发现一个细节,师父和身边的学员在一起时,总是能比别人提前一小会吃完,先去结账。1992年7月,师父刚来北京。我跟随师父出去办事。当时天正热,自己想求安逸,想打出租车,可师父却挤公交车,我也只好打消了打出租车的念头。挤了一身的汗,可师父的这种节俭深深地影响了我。电视上有人造谣说师父生活得如何奢华,我不知道它们这些谣言来自何处,它们有什么资格诬蔑与丑化我的恩师。从师父出山前两年开始,我跟随师父多年,至今让我感到学无止境。”

旅居瑞典的法轮功学员蕾回忆说:“1995年师父到瑞典来时只带着一箱廉价的方便面。他住的地方是只有一张床的小单间,公寓内空无一物,厨房里没有调味料,师父几乎每天自己煮方便面。我还记得,有一天师父问我在哪里可以买到盐。”

一位锦州学员回忆说:“师父衣食简朴,身着深蓝色的西服,袖口都磨白了,里边是旧羊毛衫,脚上的皮鞋也是旧的,但都很洁净。在招待所,学员看到师父吃的是馒头、稀饭或方便面,有时还在市场上买来一些黄瓜等青菜。可是师父却时时为学员着想,为了减少大家费用,师父把10堂课用8天时间讲完,有两天师父每天都讲两堂课。”

法轮功学员慧莲回忆到:“我第一次见到师父是在92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进了大厅,五花八门的功派,眼花缭乱,但围在法轮功展位的人最多。师父穿一件很普通的外衣,里边是一件浅棕色的旧毛衣(好像手工织的),裤子、皮鞋也是旧的,但都很干净,整个人显得那么朴实、端庄、大方而又那么平易近人。后来跟班次数多了,发现师父很少更新衣服,十分简朴,但很注意仪表。一次我问了一个了解师父的功友,才知道师父衣服都是自己晚上洗,第二天,干了再穿上,很少添新衣服。在天津讲法时,师父的旧皮鞋坏了,怎么也不肯换双新的,还是几个弟子硬拉着师父到商店买了双新鞋换上的。”


1993年12月,大型气功博览会:东方健康博览会授予李洪志先生的奖状。

师父的慈悲

李洪志先生无论做什么总是为弟子考虑,说话的语气又总是那么亲切和蔼,学员们在师父身边感受到的总是慈悲、祥和与温暖。

一位学员回忆说:“在师父来大连办第二期传法班时我是工作人员。一天,在讲法休息时,师父亲切地问我:‘怎么样,生活有困难吗?’我当时一楞,心里纳闷,师父怎么知道我家里的经济情况呢?我告诉师父:‘没有。’师父接着问:‘能行吗?’我说:‘能行’。师父亲切地对我说:‘够吃够用就可以了。’这句话对我触动太大了,我知道这既是对我的深切关怀,又是指导我修炼的重要法理。这句话一直铭刻在我心中,使我面对困难心不动,一直保持乐观的心态。”

照像是所有参加学习班学员的心愿。李洪志先生无论怎么忙、怎么辛苦,从不拒绝学员的要求,安排时间照像。一位学员说:“照像可是个苦差事,几千名学员都要跟师父照像,谁也不放弃。就这样,师父被请来请去的。当时赤日当空,炎热袭人,师父从不烦,总是祥和的、慈悲的、笑容满面的走来走去与大家一起照像。”

一位台湾学员回忆说:“一次法会结束后,师父答应与各国学员合照,大家听到都很兴奋。台湾有位学员眼盲行动不便,合照后大家只顾抢着跟师父握手,没顾及到她。师父却主动过去和她握手。这位眼盲的学员事后激动地跟我说,‘师父和我握手耶!’师父事事都为别人着想,对每一位学员的心都是一样的。”

一位参加郑州讲法班的学员回忆说:“那是1994年的夏季,骄阳似火,当时郑州气功承办部门提供的场地是一个废旧的体育馆,师父讲法用的麦克风是临时拉的电线。第一天上午讲法的时候,麦克风的声音还没有调好,有时学员听不清楚。到了下午师父讲法时,麦克风的声音就非常清晰了。后来学员才知道,是师父在讲了一上午课的情况下,没有吃午饭,冒着炎热的酷暑,调好了麦克风。事情做完了,下午的讲法时间也到了,师父又慈悲、安详地坐在讲台上为学员讲法。

“学习班结束的那一天,被师父的慈悲行为所感动的当地气功承办单位的负责人在大会上对全体学员说:‘你们的师父那天中午没有吃饭、休息,也没有告诉我们,自己默默地做了本应该是我们做的事。’我当时听了,热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这就是我们伟大的师父,事事都为别人着想,心里永远是想着别人;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们对师父的尊敬。”

很多学员都提到:“师父总是提前来到课堂,总是准时上课,从不耽误学员一分钟。在任何情况下,师父都不让别人等待自己。”

一座无形的道德丰碑

可能有的人不明白为什么在中共残暴的打压下,竟然有那么多法轮功弟子不顾自己的安危也要替他们的师父,替法轮大法洗刷冤情,如果你能亲身从法轮功中受益,你就能了解他们的心情,就能感受到在师父称呼背后对弟子慈悲的巨大付出。许多法轮功弟子是从他们的恩师那里获得了第二次生命,在这样的情形下,每个人都会发自内心地守护“真、善、忍”。于是,九年来的和平反迫害中,他们在人间树立了一座无形的道德丰碑。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日本法轮功国会和中使馆前吁停止迫害 严惩元凶
加拿大大赦国际秘书:结束沉默的政治
大连律师王永航为法轮功辩护:信仰无罪
被迫害精神失常 警察仍不罢休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贺拜登何意?川普联军五线反攻
【有冇搞错】数字极权主义侵袭 最后的自由之战
【珍言真语】张崑阳:痛心同伴陷囹圄 坚持抗争
【新闻大家谈】至暗时刻 重现奇迹关键密码
【财商天下】公私合营复活?“待割韭菜”出逃
【薇羽看世间】释放大海怪 舞弊阴谋无处遁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