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隽永的天籁之音

智真
font print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19日讯】师旷,字子野,春秋晋国杨邑(今山西洪洞师村)人,精通音律,善演奏各种乐器,是我国历史上杰出的音乐家,被后人尊称为“乐圣”。他的敬天爱民思想及琴艺传神的故事流传至今。

师旷吸收了儒家乐论“礼节民心,乐和民声”的精华,并继承了西周周公创制的礼乐文化传统,提出作乐要顺乎天道与自然,要通过音乐的道德内涵去善化民心,以得到感人至深、移风易俗的教化效果,从而体现出天人合一的和谐。如果仅仅只是旋律节拍一致的齐奏并不就是交响乐,只有大家心声的协和才能有真正的天籁之音,使人与人之间心灵沟通而产生共鸣,达到净化身心、感悟天道的更高境界。

师旷提出古乐有《清商》、《清征》、《清角》三种。《清商》属不祥之音,而《清征》是吉祥之音,《清角》是盛世之音。据说当师旷弹琴时,马儿会停止吃草,仰起头侧耳倾听;觅食的鸟儿会停止飞翔,丢去口中的食物,翘首和鸣。

有一次,晋平公与卫国国君一起听卫国乐师师涓演奏乐曲,刚演了一会儿,师旷就急忙走上来按住师涓的手说:“快停住!你弹的这是商末乱臣为暴君商纣王制作的滥曲,是亡国之音。纣王无道,后被周武王所灭。善乐听之使人受益、向善,恶乐听之会使人丧志、堕落。音乐是来传播德行的,有害德行的溺音千万弹不得呀!”

晋平公问师旷:“这叫什么曲子?”师旷回答:“这就是所谓的《清商》,是不祥之音。”晋平公说:“那你演奏一个吉祥的曲子。”师旷于是为两位国君演奏了《清征》之曲,这是一种瑞祥之声。师旷展开琴,用奇妙的指法拨出第一串音响时,便见有十六只玄鹤从南方冉冉飞来。拨出第二串音响时,玄鹤便前后排成了一列。拨出第三串音响时,玄鹤一边鸣叫,一边排着整齐的队列展翅起舞。当他继续弹奏时,但见祥云缥缈,瑞霭纷纷,玄鹤的鸣叫声和琴声融为一体,在天际久久回荡。使人感受到自然、隽永的天籁之音,心胸开阔而祥和,大家惊奇不已,都高兴的向师旷祝贺。从此以后,人们用“玄鹤降云”来形容音乐的美妙动听。

师旷指出音乐的善化功能对民风有着潜移默化的引导涵养作用,使德行的光辉照耀到更广阔遥远的地方。他创作了《白雪》、《阳春》等曲弥高、和弥寡的雅乐。生动的表现了冬去春来,大地复苏,万物向荣,生机勃勃的春天景象。表达了君子洁身自好、纤尘不染,对美好未来的追求和向往。人们说高层次的音乐通乎神明,使人感受到真实、博大和永恒。善化他人,感化四方,是对生命的珍视和关爱,是对上天造就并赐予生命一切的感恩。

──转自《明慧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赵抃平素生活清幽简朴,公务之余不是读书吟诗, 就是焚香弹琴, 或是观鹤起舞,十分自得其乐。连他的白鹤也一样“高洁清廉”,从来不会啄食官塘里的鱼虾,也不吃别人的喂食。神宗时,赵抃从四川被召回京城,仍旧只带着一琴一鹤。
  • 每天都能在行为中表现出九德中的三德,早晚恭敬努力的去实行,就可以做卿大夫。每天都能庄重恭敬的实行九德中的六德,就可以协助天子处理政务而成为诸侯。天子修德不懈,方可成为圣贤,才能施恩于人民。
  • 念歌是台湾的一种说唱艺术文化。表演方式有一人的自弹月琴自唱;也有二人组以月琴、大广弦乐器为主的,亦称“一对手”;也有加上其它乐器壳仔弦、二胡或笛或锣鼓等的伴奏。而记录念歌歌词的小册子被称为歌仔册。
  • 2019年10月12日,享誉全球的神韵交响乐团连续第八年莅临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为观众带来两场东西方音乐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纪元)
    十二平均律就是把一个八度音程平均分为12个半音音阶的律制,在交响乐和键盘乐器中应用非常广泛,可以说是辉煌西方音乐殿堂的基石之一。现代的钢琴也是以十二平均律来调律定音的。巴赫的《平均律键盘曲集》更是完美地诠释了平均律的优越性和转调的完美,被誉为钢琴文献的旧约圣经。其实十二平均律的确立最早是来自中国,很可能是通过东西文化的交流传到了西方,被西方称之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呢。
  • 《黄帝内经》是传统中医尊奉的经典,里面记载着这样一句话:“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只有当人的心灵平和宁静、心态积极稳定时,五脏才能够正常运作。 根据这个道理,我们的先祖发明了“五音疗疾”的办法
  • 2019年10月12日,享誉全球的神韵交响乐团连续第八年莅临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为观众带来两场东西方音乐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纪元)
    所以,中国古代有交响乐吗?严格地说,中国古代没有西方这种基于和声原理的交响乐。这听起来让人些许遗憾呢……从2012年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首演以来,神韵音乐声名鹊起,受到很多古典中西方音乐爱好者的喜爱,弥补了这个遗憾。
  • 被称作神州的华夏大地上,神传文明磅礡而多彩:从三皇五帝时的古乐,到先秦的钟磬乐;从西周、春秋时的《诗经》《楚辞》到汉时的乐府;从隋唐的歌舞大曲、宋代的词调音乐、元朝的戏曲杂剧到明清进一步繁荣的民歌、小曲、说唱以及地方声腔的发展,京剧的产生。各个朝代的音乐形式大不相同,曲调丰富而古朴,底蕴各异而隽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