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头匠死而复生 讲述“恶有恶报”

作者:陆文

清代著名诗人袁枚,在他的《新齐谐》中,记叙了一个剃头匠以自身遭遇,讲述恶有恶报的道理,使当时的人听了很受教益。(shutterstock)

  人气: 2503
【字号】    
   标签: tags: ,

清代著名诗人袁枚,在他的《新齐谐》中,记叙了一个剃头匠以自身遭遇,讲述恶有恶报的道理:

乌程县有个老彭,妻子有病,儿子年幼,全家就靠他一个人卖丝度日,生活比较困难。有一天,他抱着一捆丝,去收购店卖丝。由于价钱没有谈妥,就把一捆丝放在柜台上,用手比划着他劳作的艰难,请店主同情照顾他这件生意。

当时另外又进来几个卖丝的人,店主转身去照顾他们,而老彭放在柜上的那捆丝,一眨眼的功夫,却不见了。老彭拉着店主去官府告状。店主辩解说:“我店拥有数万金资产,当时应对的卖方又多,我不会去偷他的仅值几千文的丝;再者,我当时也没时间去偷他的丝,我正在照顾别的客商。”官府认为店主讲得有道理,便对此事不予追究。

老彭只好回家,一路上闷闷不乐。快到家门口时,小儿见父亲归来,迎上前去找他要糖吃。老彭因为失丝怀愤,正在气头上,就对小儿踢了一脚,小儿应声倒地,竟摔死了。老彭非常痛心后悔,转身投河而亡。

过了片刻,邻居发现小儿死在门外,连忙进屋,告知小儿的母亲,她正卧病在床。正在此刻,又有人进来告知她丈夫老彭投河而死。这位病妇得知一连失去了两个亲人,神情恍惚,随后也坠楼而亡。官府闻讯,来查验后,吩咐把这不幸的一家人埋葬了。

到了第三天,忽然雷雨大作,炸雷把三个人打死在彭家门口。周围的人们,都来观看。忽然其中有一个“死者”渐渐苏醒过来。人们都认识他,他是个剃头匠。大家正在惊讶之际,剃头匠说话了!

他讲:“前天,扒手孙某在收购店的柜台上,乘人不备,偷出一捆丝。对门的谢某看到了,要与他分赃,否则就要告发。后来孙某和谢某一同到我店里,透过我把丝卖掉,他们每人各得钱二千文,分给我三百文。我们听说卖丝的老彭投河,一家人都死了,官府也不再追究,我们三个人都放心了。”

“不料今天我们同遭雷击,神雷把我们三个从不同的地方抓到天空。击中后,又把我们三人一起扔到老彭的家门口。这就是恶报。他们二人都被打死,我废了一条腿。雷神留下我一条小命,是要我来讲明这件事。我以后再也不干那些损德的事了。”

大家验看他的腿,果然是被击坏了一条。在场的众人,个个都十分震惊,人们纷纷感叹说:“确有神明!”“确实恶有恶报啊!”

——转自正见网  #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代著名文学家、诗人袁枚(1716—1798),字子才。他在《新齐谐》一书中,写有《山东林秀才》一文。现译述如下:
  • 西湖
    宋代有个人名叫沈持要,为人正直老实,家住湖州安吉(今属浙江),于绍兴十四年(公元1144年),前往京城临安,探望亲戚范彦辉。范彦辉当时是国子监考试官,范家的亲戚们,知道沈持要正直信诚,也很有才华,想帮助他,要他参加今年的秋试。
  • 清代献县有一个官员,姓王,简称王官。此人能说会道,工于刀笔,常用文字陷人于罪。又善用心机,聚敛财富。但他每贪得一笔赃款后,就会遇到一件意外的事,耗去他相应的钱财。
  • 赵抃平素生活清幽简朴,公务之余不是读书吟诗, 就是焚香弹琴, 或是观鹤起舞,十分自得其乐。连他的白鹤也一样“高洁清廉”,从来不会啄食官塘里的鱼虾,也不吃别人的喂食。神宗时,赵抃从四川被召回京城,仍旧只带着一琴一鹤。当时皇帝都不由得向大臣们赞叹他的高洁品质。
  • 包拯,又被称为“包青天”,以其刚正不阿,清廉公正的为官风格被传扬了千年。他在民间与关羽并称为“文武二圣”,其在乡村草野的地位能与孔子在庙堂大殿上的地位相媲美。
  • 孔子从卫国返回鲁国,在一座桥上停下车子,观看眼前正在出现的一幕非常惊险奇特的景象:
    有一匹巨大的瀑布,高达三十仞(古代的长度单位,周制以八尺为一仞),下面翻腾着回旋的水流,长达九十里。鱼鳖不敢从这里过去,鳄鱼不敢在这里停留。
  • 有一次齐景公请他的部下来赴宴会。酒后他在一起比射箭比武,齐景公拿起弓来,一箭射去没射中,他的部下却一齐喝采道:“好呀,射得好呀!”
  • 第三天清早,晨曦初露,曙光乍现,小沙弥急急起床会同老师父一块儿沿线找去。找到一处草丛间,线就没了踪影。他们取来铁铲按址小心翼翼的挖去,果然...
  • 季羔担任卫国的士师,主持刑法部门的工作。他曾经给一个人施过刖(读月,古代断足的刑法)刑。不久,卫国发生了蒯聩之乱。对立面中,有人要抓捕季羔。
  • 宗楚客(?-710),字叔敖,蒲州(今山西永济县西)人,是武则天堂姐的儿子。他生的“明皙美须髯”,而且明达聪慧,甚有才华,唐高宗时考中进士,善作诗,《全唐诗》录存其诗六首,词藻典丽,对仗精工。他考中进士后累迁户部侍郎,武则天时期曾官至宰相,曾力主巩固国家边防,有一定的政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