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宵禁之际奇遇仙人

蔡大雅
font print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4日讯】路上行人匆匆,赶在宵禁之前回家,依照秦严苛的法律,城门即将关闭。王福仍然在街上慢慢走着,他并非无视严刑峻罚,只是他已经没有家可回了……

王福漫无目的的走在咸阳街头。

这里是帝国的京城,时光是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二一四年)、秦朝统一中国后的第七年。现在的时辰已经接近黄昏了,路上行人皆匆匆来去,因为依照惯例,城门在入夜前就会关闭,城里也将实行宵禁,禁止人车行走。秦的法律极为严苛,即使小过也会受到严厉的处罚,是以人们都赶在通知关门的鸣锣声响起前踏入家门。路上的人渐渐稀少,王福仍然在街上慢慢走着。他并非无视于严刑峻罚的存在,只是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到哪里去,因为他已经没有家可回了——就在不久前,他被人从自己的家里轰出来,一夕之间一无所有。

从富家子弟沦为无家可归

王福本来是有钱人家的子弟,父亲是大商贾,他们是齐国人,原本居住在齐国的首都临淄。秦始皇灭齐统一中国以后,一方面为了繁荣京城,另一方面为了就近监视的方便,命令天下十二万户各地的豪门富户举家迁移到咸阳来。就这样,跟其他各地的家族一样,王家仓促地搬到咸阳,定居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离开长久经营的地方,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要在一个新的环境里从头开始,实属不易,更何况还要与其他外来的商贾以及当地的店家竞争。王家父子日夜劬劳,依旧入不敷出,还好靠着从前积攒下来的资产过活,倒也衣食无缺,只是几年下来,家道日渐没落。

若只是家道中落,还算是幸运的。在那独裁专制的社会里,喜怒无常而又刚愎自用的君主随便一个命令,就决定了许多人的命运。始皇三十三年,一则关于秦朝灭亡的预言:“亡秦者胡”,传到了秦始皇的耳里。他理解为胡人将会威胁他辛苦打下的江山,于是在统一天下的七年后,秦始皇又重新大动干戈,北伐匈奴、南征夷蛮,想先发制人,去除后患。


萧素惠绘图

他派蒙恬带领三十万大军驱逐匈奴,兴建长城;命令罪犯、因贫苦而入赘女家的男子,以及从事生意的商人(秦朝采取重农抑商政策,商人的社会地位极低),随军远征两广,攻克后又驻军五十万屯守当地。秦朝派兵,官府只提供兵士的口粮,其余的用度如衣服、配备、日用品等,都得服役的人自己想办法解决。替出征的亲人打点所需,让原本家境就不宽裕的普通百姓立刻陷入经济危机;此外到遥远的地方打仗,谁也不敢保证出征的人可以活着回来,所以征召的命令差不多等于死亡通知书,一走出家门,是生离也是死别。王父就这样被送到南方去,留下年幼的王福,去面对家破人亡的不幸。

虽然王父留了些钱和一栋屋舍给王福,但还是无法避免王福即将遭遇的命运。秦朝的社会风气“贪狼强力、寡义而趋势利”(《淮南子.要略》),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在这种充满尔虞我诈、强取豪夺的社会里,很容易就成为任人宰割的对象。王父离去没多久,王家就被侵占,王福被人赶出门外,成为无家可归的人。

见识严刑竣罚

他无所适从的站在十字路口,眼见日影渐斜,自己还没找到一个栖身之处,心里越来越着急。王福知道违反律令的后果,就是严厉的刑罚,轻则刻面断指,重则五马分尸、株连九族。他经常在市场上看到犯人当众受刑的场面,刑罚的类型繁多,共同的特点是惨无人道。犯人在接受肉体上的伤害与精神上的折磨后,如果尚能侥幸不死的话,还会被发配到各地去服苦役,例如建造长城驰道、戍守边境等等,几乎没有人可以在这一连串的酷刑下存活。这种阻吓的方式使人们处处戒慎恐惧,唯恐一不小心误触法网。

王福盯着自己越来越长的影子,知道如果犯了错,恐怕在劫难逃,因为他的实际年龄虽然还小,但身材已经长大了。而秦帝国的法律是以身高作为认定是否成年的标准,不论年龄大小,男子只要超过六尺五寸(约一百五十釐米)、女子超过六尺二寸(约一百四十三釐米),就算成年,可以接受刑责。

奇遇老者 隐形避难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正当王福想找根绳子挂上、一了百了的时候,一个老人走近他身旁,问他为什么还不赶快回家去,王福便将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告诉老人。

老人要王福到南城去,距离城门左侧三百步的城墙边,背对夕阳而立,看准自己身影投射到地面的位置,朝影子的脚部挖去,可以获得解危的方法。王福将信将疑,但因为别无他法,也就赶紧照着老人的话去做。他扒开影子腿部的泥土,发现一个酒器,上面写着:“隐形水,饮者隐,六时辰(一时辰为现代的二小时)人不见。”

王福大喜,知道喝下这壶水后,即使没有栖身之处,守更巡逻的兵士也看不见自己,只要捱过黑夜,黎明时城门开启后,自己就安全了。耳畔刚好传来城门关闭、实施宵禁的铜锣声,王福急忙喝下隐形水。

喝完以后好一阵子,王福都没有感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心里不免七上八下,生怕药水不灵,便不由自主的拔腿就跑,下意识的想找个阴暗的角落藏身。正当他瞧准一个昏暗的巷弄奔进去的时候,迎面碰到了二个举着火把、佩带长剑的卫兵。王福吓得无法动弹,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朝自己走来,却仿佛没看见附近站着一个人似的,又从自己的身旁走过去。卫兵远去后,王福瘫软在地,好一阵子无法动弹,还好他的确隐形了,可以安心躺在原处缓口气来。

危难一过,又休息了一会,王福少年心性,静极思动,就想到处走走看看,平时由于忙于家计,并且因为害怕惹祸上身,王父不轻易让王福在咸阳城里走动,所以虽然搬来好几年了,这个巨大的京城对王福而言,仍然极为陌生,现在他有机会可以了解这个当代最大最繁荣的城市了。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66期【城市的瞬间】栏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数百年前,南宋将领辛弃疾登上镇江的北固楼,遥望滚滚奔流的长江,感叹神州千里风光。而词人笔下的神州风光,更因帝王将相、豪杰群雄的风云板荡,涌出奔放的豪情。
  • 尧、重华率人马走后,大屋空了。老爹黍也不食、夜里不睡,抱根杖蹲地下。娘一咒,爹挥杖扯细嗓门吼:“俺魂叫你咒没了!再咒,上阎罗殿寻俺去。”
  • 透过老婆婆的讲古,郑欣对从前的上海有更深的了解,以前通过功能看到的片段过去、想不通的物事因果,原来是如此一回事,历史的来龙去脉在他心中逐渐清晰……
  • 当时上海的租界,基本上分为两大区块,在今日的黄浦、静安以及虹口、杨浦四个区,主要是以英美为主的公共租界,卢湾、徐汇两区主要是法国租界,而闸北区和原南市区则属于中国管理的华界。租界的存在,一方面是中国丧失主权的象征;但另一方面,上海却因为有了租界的存在,而未被清末以来的动荡与战乱所波及,并享有实际独立的地位和充分的国际联系,使上海在百年内迅速发展,成为亚洲数一数二的国际性大都市,“十里洋场”的称号,从此而来。
  • 康熙对外开放的政策,到了乾隆时期逐渐改变,清朝重复着前朝的步伐,走上了闭关自守的道路。乾隆二十二年(西元一七五七年),清朝开始执行“一口通商”的政策,下令沿海各省除广州一地外,其他所有港口一律停止对外贸易。后来更规定外国人来华贸易的门槛,对进口货品课收高额税金,并限制中国产品出口的种类。神州虽然在形式上还留下一道对外窗口,但实质上已经彻底与外界断绝往来了。
  • 郑欣的宿命通功能,常常让他在无意中回到“过去”的上海,有时是一阵枪林弹雨、有时是一段靡靡之音。“过去”说来即来、说走就走,仿佛像看电视一样,他有时都会忘记自己是什么时代的人
  • 景山
    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人们却丝毫没有察觉真正的病因是由于赤龙的作祟...
  • 现代人多以有机或无机,作为是否具有生命迹象的判断,“城市”是抽象的集合概念,无论其定义在各地有多么不同,人们都不会把它视为一个生命体。
  • 早明白的、善良的,终于有了真正的美好生活,那是他们的选择,他们的福份…
  • 历史的教训告诉人们,对于预言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聪明的人会重视预言的存在,而比聪明更高一层的有智慧之人,就会想到要向传播预言的人询问回家的路,因为他们也许不是从邵家庄来的,却一定知道那条回家的路,而且还会慷慨大方的告诉所有想回家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