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迦耶

陈师兰、林许文二
font print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在这个靠佛教徒的朝圣为主要收入的小村落,村民的主要信仰却是印度教。因此,淡季时(3月到10月)它是个炎热而安静的小城,适合静静的游赏与冥思,到了旺季时,却是人声鼎沸,充满了宗教蓬勃的气象。

如果你对藏传佛教有兴趣的话,可以选择冬天前来,这时西藏的朝圣者,会从达兰沙拉(Dharamsala)下来避冬,而且达赖喇嘛通常会在此度过12月,直到翌年的2月中,大部分的藏人才会离去,这段时间的菩提迦耶总是弥漫着庄严浓厚的宗教气氛。

初次来到此地时,可以选择一位“看似”专业的当地导游,带领您在这些稍嫌杂乱四散的纪念地点间,有效率地快速巡礼一番。不过他们的解说往往与史实有些出入。因此,如果资料准备得够充分,不妨用坚定的态度,技巧地遣开想从你身上赚钱的当地人,然后随着本书深入浅出的介绍,宁静地、悠闲地在古老的历史遗迹内独自漫步,或是选个绿荫遮天的大树下,静静的一个人,与两千五百多年前的佛陀,一同进入智慧的沉思中。

摩诃菩提大塔Mahabodhi Temple

在佛陀正觉后约250年左右,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来此朝圣,他在菩提树下安置了一块金刚座,并于菩提树旁建了一座塔寺。到了公元4世纪,据“大唐西域记”记载,由于当时锡兰国王王弟到印度朝礼圣地时,备受冷落与羞辱,因此锡兰国王主动兴建摩诃菩提寺,供养来自锡兰的僧人使用。

但是到12世纪时,回教徒的入侵却将其破坏毁尽。直到14世纪,缅甸国王又在阿育王的塔寺遗址上,出资护持重建。在缅甸浦甘(Pngan)的一座13世纪建筑的寺院,就是它的缩影。然而,重建没有多久,这座寺庙就遭遇了严重的洪水,随着洪水而来的大量泥沙又将它埋在沙土中达数百年。

直到公元1861年,印度考古研究所的总指挥亚历山大.康宁汉(Alexander.Cunninghan)拜访此地,建议进行挖掘,为大塔的重生燃起了一线希望。公元1870年代末,在缅甸佛教徒与当时的孟加拉政府协助下,终于将摩诃菩提寺修复完成,从此这座雄伟的大塔才得以重见天日。

园区主要的入口处是与摩诃菩提大塔同一方向的大门,当你从正面走下阶梯,便会发现许多古老的遗迹就罗列在道路两旁;例如雕着佛像或佛经的小塔,这是人们为了还愿或祈福而雕造奉献的,此外还有一些信众捐献的纪念物品,如精致的钟或镀金的佛像等,乱中有序地参差排列着,令人眼花了乱、目不暇给。

再往大塔天井走去,通道左侧有一个开放式的小小圣殿,殿前保存了一座圆型的石座,上面雕刻了一对佛陀的足印(梵文Buddhapada),足印上撒布着信众祈福的花瓣与圣水,黎明或黄昏时,淡淡的光线斜射而来,使它荡漾着脱俗的美感。

大塔外墙周围有各式各样的佛像,而在一楼大殿内,有一座镀金的佛陀“降魔正觉”像(Bhumispaisha Mudra),原本是以青黑岩雕刻,后来被西藏人镀上了金箔,使整座佛像呈现出金属的质感。由于大殿内的柱门均由石头雕造,并没有窗户或通气孔,所以光线很黯淡,空气中也充满着鲜花与焚烧烛火的浓烈气味,令人感到有些窒闷。

大殿入口两边的石阶梯通往顶楼的四个小塔,参观者可以绕着主塔以不同的角度来欣赏摩诃菩提寺。附近有许多佛龛供奉着神像,有些雕刻朴素精美,有些却是俗气粗糙,由于二楼以上有固定的开放时间,所以若欲参访请事先询问管理的僧人。

阿育王石栏楯

大塔三面围绕的石栏楯,最早是由阿育王所建,但后来被继起的王朝拆除重整,从石栏上的Brahmi刻文所记载的捐赠者姓名,证明了此为孔雀王朝之后的巽迦王朝所建造的,但一般仍习惯称此为阿育王石栏楯。

石栏楯的高度约2 .4公尺左右,大部分的真品在菩提迦耶博物馆内,另有一部分则放置于加尔各达的印度博物馆和伦敦的Victoria&Albert博物馆中展示收藏。目前在大塔周围所看到的石栏楯中,质地较新的部分是近代仿造的,修复的情形还算不错。
 

摘自《印度圣境旅人书》 柿子文化 提供◇(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日夜周期是由循环机能、睡眠、体温、副肾皮质荷尔蒙的作用、尿量、尿中的磷酸、钠、钾的量以及代谢速度等形成,这种节奏并非二十四小时都如此。 由此可知这种节奏是根据细胞代谢规律所产生的。与地球的自转相互配合,每天一边做出些微的调整,一边适应环境。
  • 费欧娜第一次来求诊时,静静坐在诊疗椅上,没看我,也没说半句话,只是从皮包里拿出女儿写的那封信,仿佛在说:“这封信已足以说明一切。”这是事实。我有不少案主就像她女儿一样,有时甚至是我帮他们草拟那样的信,或鼓励他们与父母切断联系。这样的信会让人觉得已无转圜余地。我知道这是非常严重的事――一个心理治疗师若未就长远的影响深思熟虑,绝不能提供这样的建议。
  • 无论你如何努力或多么无辜,都必须先接受孩子的观点,就是你可以做得更好:可以多爱一些,多拉他一把,少忧虑一些。
  • 而实际推动这样经济咨询的专家顾问,其实正扮演“经济杀手”的角色。他们为欧美的大公司寻找对象、进驻评估、大力游说,最后当然是完成一笔笔交易。而真正从这些交易受惠的,正是这些经济先进国。
  • 好不容易,我站起身来,跟在他后面。走到最后一阶,有个标志吸引了我,让我停下脚步。上面有一张我们坐着的背后那栋大厦的照片。
  • 一般人写散文,喜欢运用能震撼人心的词汇,且多富感性;而经济学者写杂文,喜欢用一般人难懂的术语,且多富理性。如果有人写的文章既具散文风格,又有经济观念内涵,就我所知,很难找到这样的作家。
  • “背影”,描写他父亲送他到火车站的情形。一位平凡的父亲,啰嗦地一直拜托同行的旅馆茶房,好好照应他远行的儿子,为了买橘子给儿子而弄得满身尘土。这位父亲把橘子交到儿子手上之后,扑扑衣上泥土离去,蹒跚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日后,朱自清常在晶莹的泪光中想起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
  • 《论语.阳货篇》子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这是说《诗经》有三大功用。第一:训练联想力、观察力、合群力、批评力。第二:教人孝敬父母、忠于君国。第三:多多认识一些动植物,多多接近自然。两千多年来,学《诗经》的人多数引用这几句话。
  •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 印度!

    一个笼罩在迷雾中的地名,一片古老神秘的黄土大陆。

    在人类初始之际,她已迈出了文明的步履。但是,直到21世纪的今日,世人依旧拂不去她的神秘面纱,宛如面对一位千年人瑞,明知她曾度过悠远的岁月,却对她了解甚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