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营救:关于中共所谓公安部26号大案

人气 5
标签:

【大纪元7月1日讯】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原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的职工高蓉蓉遭中共当局虐杀离世。她留给世人的最后声音是:“我希望江泽民一手掀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镇压,能够得到全世界善良人们的重视。”

零四年五月七日,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唐玉宝、姜兆华对高蓉蓉连续电击面部七小时导致其毁容,五月七日被唐玉宝、姜兆华、王吉昌等电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刘金枝、孙燕、金科桂、梁素杰、王玉等。后来人们在世界各地看到高蓉蓉被电击焦糊的脸的照片,就是五月七日之事件,高蓉蓉严重毁容事件在国际社会大面积曝光并在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处紧急备案。纽约曼哈顿见过这张高蓉蓉被电击毁容照片的行人,为之失声恸哭。零四年八月份高蓉蓉病危期间,她的家人找到市政法委、市610要求解决问题时,得到的回答却是“不归他们管”。一个多月后,家人得到的答复是:案子归“专案组”了,验伤结果不在省里,中央610直接操控此事。

二零零四年十月五日,多名法轮功学员成功的从医院解救出被严密监控的高蓉蓉。“610”头目罗干亲自插手实施报复。被所谓定为“公安部26号大案”并从省市到县区为此层层开会传达布置搜寻迫害。辽宁省司法厅厅长于凤升受命于罗干,在沈阳张士教养院小白楼洗脑班成立再次绑架高蓉蓉“专案组”。在罗干的授意下,辽宁省政法委、610、检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门利用一切手段,监听、侦查、跟踪当地法轮功学员。其在张士劳动教养院洗脑班(对外称“沈阳市法制教育学校”)的“张士小楼”专设办公室、审讯室,把他们怀疑与高蓉蓉有关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这里非法关押审讯,并把认为有重大怀疑的人上网通报、跟踪、蹲坑,要非法抓捕。学员孙士友被沈阳市公安局铁西刑警大队严刑拷打逼供,用电棍电其阴部,用大头针刺入其指甲中。孙士友的岳母、妻子、妻姐和其他一些法轮功学员也因此被关押到沈阳张士教养院洗脑班。

沈阳市委副书记刘雅琴要求各单位高度重视,作为一项政治任务,对提供线索的人重奖、重用。各县区综合治理办公室按照市委要求从十月九日至十月十二日进行重点清查,重点是法轮功学员、及亲属驻地、出租房屋等,同时利诱群众提供线索,要求公安机关在最短时间内“破案”。沈阳市司法局让交通广播电台连续播放 “一位弱女子被人劫持,市司法局热心帮助家属寻找弱女子的下落”,谎称“高蓉蓉的家属有重谢”。沈阳周边各市、地区的公安局和铁路、民航、油田的公安部门、市区的街道办事处、居委会先后接到抓捕高蓉蓉的指令,并收到一份落款为沈阳市司法局的“协查通报”。“协查通报”上说,高蓉蓉“体态偏瘦,体重八十斤左右,左侧面部有明显疤痕,不能独立行走”。

“张士小楼”原为张士劳教院劳教人员家属招待所,二零零一年初被改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门场所,一半以上的房间用于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迫害,手段极其残酷。沈阳市辽中县三十多岁的王红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中旬被龙山教养院送到“张士小楼”迫害十八天,遭不让睡觉、罚蹲、罚蹶八小时、暴力殴打、野蛮灌浓盐水和玉米窝头等折磨,七月初送回龙山教养院后继续遭迫害,造成严重的肾功能衰竭,同年八月下旬回家后几日内死亡。

沈阳市皇姑区六十五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杨素兰于二零零二年十月被绑架到“张士小楼”,遭到近十名恶人围攻、辱骂,不让睡觉。恶徒们用力抱其上身,使其窒息,两臂抬不起来,并威胁不“转化”就劳教、判刑。杨素兰被迫害五十多天后被放回,于二零零三年六月一日含冤去世。

知情人说:高蓉蓉遭迫害的事实,各政府、法律部门一直无人问津,高蓉蓉获得自由了,公安、司法等部门却联手不惜一切的要抓捕她。

据高蓉蓉生前自述:“沈阳市司法局没有进行正确作为,不安排验伤,只推说一直在调查此事。五个月来没有向我这个当事人做过任何核实性调查,而背地里沈阳市司法局和龙山教养院通过‘医大’党委向给我治疗的医务人员施压,其实是以治疗为名目延续对我的迫害,即使死了也不放人。”

二零零五年三月六日凌晨三时许,沈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伙同沈阳市公安局铁西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再次将高蓉蓉绑架。从张士劳教院洗脑班的史凤友、马三家劳教院苏境、赵姓副院长,到省司法厅、省劳教局等部门的人都对高蓉蓉家人统一口径:“你们放心,法律会严惩凶手,你们不用再找了,回家等着吧,是上面没结案,这次没高蓉蓉什么事,主要是背她走的人的事,等案子一结就让她回家,还得商量给她治腿的事。是让她回家治还是我们给治,再商量。”自始至终,没有任何部门、任何人告诉家人高蓉蓉身体已十分衰竭。

据目击者说,高蓉蓉在医大期间,很多不明来历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的人把医大所有的门都把守得严严的,还有穿保安服和便装的人每天在医大急诊室高声问:“什么时候死?”与此同时,高蓉蓉家大门口就有人蹲坑把守,并向周围的邻居说:“高蓉蓉绝食,快死了。”据知情人讲:高蓉蓉于零五年六月某日被马三家恶警送到沈阳医大急诊室,当时神智清醒,瘦的只剩皮包骨,能够坐起。有七、八个便衣轮流看守,不许讲话。看守不给饭吃。但便衣看守在记录时都记上吃了这个、那个。其实什么也不给吃!便衣说不给饭吃就因为她炼法轮功而没吃却记上是“领导让这么干的,回去好交差。”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饱受两年多迫害之苦,被毒打致一只耳朵失聪,被电击近七小时致毁容,被折磨的全身器官衰竭、骨瘦如柴的高蓉蓉在沈阳医大第一附属医院急诊室离世,年仅三十七岁。据全球营救的不完全数据统计,(因中共严密封锁消息,实际虐杀人数远大于此)高蓉蓉是在辽宁省被迫害致死的第五百四十八位法轮功学员。这是她生前记录下的最后的心愿:

高蓉蓉:我的家属在这件事上,每个人身心都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事实上我们在那里的学员,每个家庭,每个学员都是在被迫害之中。承受了非人的待遇。包括不准互相说话,包括“包夹”,包括不允许正常接见,包括高强度劳动,包括五十多岁的老人每天坐在小板凳上,手在不停的干活,不管身体状况如何。这些都是非人的待遇。怎么对法轮功学员,这些做好人,修真善忍,对这些善良的人却没有一点良知。这么残酷的折磨、伤害。所以我现在在这里,我希望我们获得自由,我希望江泽民一手掀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镇压,能够得到全世界善良人们的重视。(根据录音资料整理)

高蓉蓉被迫害致死一案震惊国际社会,被认为是对人类共有的人性的公然挑战。

关于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刘京、公安部部长周永康、辽宁政法委、司法局、辽宁省六一零、辽宁省司法厅、沈阳龙山教养院、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前沈阳张士教养院、辽宁省检察院、沈阳市国保支队、沈阳市铁西区国保大队、沈阳市委、沈阳市各县区综合治理办公室、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沈阳大北监管医院、沈阳医大第一附属医院、沈阳市和平区嘉兴街派出所、辽宁省高教工委、沈阳鲁迅美术学院院长韦尔申、书记张晨(包括对高实施经济制裁者和告发者)等参与迫害高蓉蓉的机构和相关参与迫害的凶手唐玉宝、姜兆华、苏境、赵来喜、史凤友、王威、于凤升、李凤石、秦春植、韦尔申、曾小平、王吉昌、王静慧、王春梅、滕继良、方金凯、张晓秋、杨敏、越军、姜玉波、魏敏堂、林桂芝、腾吉良、梁珍、毕淑华(掏包犯 参与折磨迫害)、曾小平、马再明、李树文、冯德利、王安宇、刘波、杨海、李强、王军等人员,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我们必将协助追查到底,也希望公安部、辽宁政法委、司法局、辽宁省六一零、辽宁省司法厅、沈阳龙山教养院、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前沈阳张士教养院、辽宁省检察院、沈阳市委、沈阳市各县区综合治理办公室、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辽宁省高教工委、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陆军总院、沈阳大北监管医院、沈阳医科大学医院、沈阳医大第一附属医院、沈阳市和平区嘉兴街派出所、文官屯殡仪馆的知情者和广大世人保留证据。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正式在美国成立。“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是一个独立、非营利的、合法注册的国际组织,本委员会在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德国、日本和香港等十六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分支机构。

全球营救遭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GMRPFGP)
http://globalrescue.hopto.org/unproj/big5/mainch.jsp?cid=0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写在高蓉蓉遭虐杀三周年
千百度:将健康码推广到国外?习近平遭网友呛声
海网:您读懂了中共没有?
颜纯钩:独裁者越疯狂,离死期越近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鲍威尔独立 川普变阵 大戏开演
【微视频】川普律师团出招 共和党的最后防线
【财商天下】刘鹤介入债市乱象 亡党危机逼近
【横河直播】鲍威尔为何离队 她为谁而战
【新闻看点】拜登宣布“内阁”?川普两线包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