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稼祥:黑恶势“公然挑衅”,还是“公然勾结”瓮安县政府?

吴稼祥

标签:

【大纪元7月16日讯】6月30日,“瓮安事件”刚刚发生两天之后,贵州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石宗源就到了瓮安,值得称赞。这显然是受了中央应对汶川天灾事件的正面影响,总书记和总理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为他做了榜样,相比之下,他到事件突发地点已经有点晚了。

遗憾的是,他的脚慢,嘴倒挺快。下车伊始,结论就下来了:“‘6.28’事件是一起起因简单,但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员煽动利用,甚至是黑恶势力人员直接插手参与的,公然向我党委、政府挑衅的群体性事件。”

如果他的这个结论是对的,那他后来做的就错了:罢了“我”县党委书记和县政府首长以及县公安局长、书记的官。这不是在做黑恶势力没有能力做到的事情吗?他们顶多拆房,你却在撤官。

说法和做法只能有一个对。我相信石督抚是说错了,做对了。经过记者查明的事实是,事件的真实起因,不是黑恶势力在公然挑衅政府,而是在公然勾结政府。据《南方周末》记者采写的《瓮安溯源》报导,被黑恶势力插手的玉华乡(李树芬的老家)磷矿企业,造成严重的水源污染,和水源枯竭,村民饮水困难,庄稼绝收,屡次投诉,矿企和政府都不予理睬。好不容易盼到县政府的工作组来了,却不解决问题,被堵三天三夜之后走了,问题还是悬而未决。一个月后,县政府通知村民代表到县里开会协调,结果却被设了“鸿门宴”,县公安局突然来了,带走11名村民代表,其中有7人被判刑。这回,这个矿区的许多村民积极参与了“6.28” 游行。

省督石大人用自己后来的做法纠正了自己先前的说法,表明他有学习能力,这不简单,是整个执政党在自我改造方面获得进步的一个案例。这个执政党的传统合法性来源之一是宣称自己掌握了人类的终极真理,如果是这样,学习就是多余的,老爷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永远是先生,不会做学生。从“让个体户倾家荡产”到“个体户可以入党”,这个党开始学会了学习。学习是什么?学习就是承认自己可能做得更好,换句话说,当下或以前可能做得不好或不够好。这虽然和公开承认自己犯错误还有一段距离,但已经不是鸿沟。

从瓮安事件可以总结的到的一个教训是,既不要给党和政府抹“黑”,也不要给寻求公正的民众抹“黑”。

2008年7月11日(作者博客)(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听众吁全面调查贵州瓮安事件
李树芬干爹对媒体说真相 被刑拘
秋不曲:请神仙来当党的书记
谁引导了中国的“俯卧撑”运动?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内幕 美台会建交吗?
【有冇搞错】共机越中线 距战争爆发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至4万
【纪元播报】中共高调宣传北斗导航 疑窃全球数据
【纪元播报】印度将查孔子学院 涉清华等十所中国高校
【新闻看点】微信是桥是狱?两大危害遭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