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人:还有多少“平安工作红旗县”一类的虚假名头?

大陆人

标签:

【大纪元7月20日讯】瓮安6.28事件过后没几天,封疆大吏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亲自在瓮安进行了一番实地调查,对当地的社会治安做出了一个一锤定音的权威评价,“瓮安不安”。

瓮安不安到何种程度?瓮安何以不安?以下是官方媒体的一些报导。

据《贵州日报》报导,6月30日,瓮安6.28事件初步平息第二天一早,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即赶赴瓮安。从被烧得黑洞洞的县公安局一楼办证大厅门厅出来,石宗源走进了公安局旁一家盲人按摩小店,坐下和店主人吕小丽夫妇聊了起来。

石宗源:你当初为啥选在这里开店?是不是觉得靠近公安局,有安全感?现在还感觉还安全吗?

吕小丽:(有些迟疑地)感觉住在这里也不安全。(欲言又止。吕小丽的丈夫一直在拉她的衣服。)

石宗源:我理解你说话为什么吞吞吐吐的,不逼你说了。用贵州话说,不得安全,黑势力不除,瓮安不安。以后瓮安人拿身份证出去,也不敢说自己是瓮安人了。对不对?这是我们党委和政府的工作没有做好,瓮安不安,群众没有安全感,坏人越来越多。你这么棒的一个小伙子(指吕小丽的丈夫)也不敢说真话,好人怕坏人。

吕小丽家一个在浙江打工的亲戚也在店里。

石宗源问他:瓮安治安好不好?

答:瓮安太乱了。连公安局都烧了,哪里安全嘛?

石宗源:都匀(黔南州首府)呢?

答:都匀怕差不多哦。其实我们四五十岁了,也没什么好怕的。就是担心娃娃。瓮安一年有好几个学生娃娃被杀,案子一直没破,你说安全不嘛?

石宗源:你叫什么名字?

答:不说了。

石宗源:你不相信我?怕报复?

答:我相信你。但你是大官,住在省城,不能天天来保护我。你在,我们安全;你走了,我们找哪个?

石宗源:你们五个人,觉得有安全感的人举手?(没人举手)你找门面找在公安局旁边,想这里安全,现在感觉也不安全了。

旁边一妇女插话:瓮安这里杀了人,有钱就能买出来,政府要搞个水落石出才对。

石宗源:杀人凶犯有钱就能买出来,你说了句老实话。

《南方周末》发表的《瓮安溯源》写道:
   一位出租车司机称,瓮安是个不安的城市,“晚上11点钟后我肯定要回家了,那时候就是帮派出没”。一位名叫冯中明的家长则向记者哭诉,自己9岁的儿子在去年被人毒死,但至今求告无门。
就在6月28日前两天,6月26日晚10点多,文峰路上“长沙水泵专营店”的老板敬铁民就遭遇了一起蒙面持枪抢劫。“两个人各拿一支枪,大模大样就走了进来。”敬铁民说,两把枪指着他的头,要他拿出所有的家当。歹徒放下卷闸门,撕开床单将敬家三口绑住,抢走敬家两部手机和敬铁民身上的1000元钱后离开。“我拨打110,四十多分钟后警察才赶来。”敬铁民认为警方动作太慢。

前年的一天晚上,三中的一名学生刚出校门就被杀了。上个月,一名女中学生突然“不在了”,最后在梅子树的一块玉米地里找到了尸体,是被人勒死的,至今案子也没有破。“我每天都要去接孩子回家,否则我会不安心的。”一位石姓家长说, 虽然孩子上高中了,但是社会太乱,不放心。当地流传着“好人散了伙,坏人结了帮,治安搞不好 ,难以奔小康”的顺口溜。

瓮安三中是死者李树芬生前就读的学校,坐落在瓮安县城的北东路上。“学校安全感不够,一些同学也加入到帮会,他们还拿来显耀,耀武扬威。”李树芬所在的三中初二六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同学说。

他说,在三中校门口,下午5点多放学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架。群架或者单挑,带着马刀、匕首、木棍等凶器。打架者包括学生和游荡在社会上的“小混混”,来自盘踞县城的各帮派。而据三中教导处的两位老师称,“学生打老师在这里也不是新鲜事了。”另一名学生介绍,加入帮会不仅是差生和男生的“专利”。在瓮安,要想安心学习,不为人欺,也必须要加入帮会寻求“靠山”,女生也是如此。

帮派成员并非仅活跃在学生间,这仅仅是帮派的最底层。据一位曾投资开矿的当地人介绍,在“金字塔形的结构”的上端,黑恶势力或隐性或张扬于矿区,甚至与官权相勾结,以谋取利益。“如果不接受帮派的条件,一些矿很难能开下去。”上述人士说 ,条件包括收取保护费;或者控制矿石的外卖,或者在矿企里享有干股等等,有些帮派成员则自己开矿。

公开资料显示,据该县警方通报:2007年9月12日、9月19日、9月22日和9月26日, 在瓮安县城区的县审计局宿舍、金龙花园、北门水井、步行街等处,连续发生4起爆炸案,系列案件至今未破。
  “6‧28事件”后,贵州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并在一周内排查出分属六个帮派的涉案黑帮人员共计249名。其中最大的“玉山帮”组建于1998年,有大小头目五十多人。

贵州省委副书记王富玉认为,瓮安发生“6‧28”事件的一个深层次原因是社会治安状况差。对县城有组织的帮派虽有打击,但未从根本上铲除,“两抢一盗”、打架斗殴案件时常发生,年发刑事案件达600-800起,破案率仅为50%左右,发生的一些刑事案件不能及时侦破,积案较多,群众缺乏安全感。

因6‧28瓮安事件没免职的前瓮安县公安局局长申贵荣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也承认:“群众看公安,主要是看破案效率。实事求是地讲,这些年我们有50%以上的案件没有侦破。大案、命案一般都侦破了,但今年有一起命案没有破,这在当地引起了不安。
另外,在去年9到10月,瓮安县城就连续发生了四起爆炸案,让人们恐慌不已。爆炸都是发生在城里,三起是把炸药包放在楼梯间引爆,一起放在小路上引爆,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可以看出疑犯是想造成社会影响,不想伤人。

以上内容均引自官方媒体的报导,绝非“反华势力”的“谣言”。它们充分说明6.2 8事件前瓮安的治安状况差到了何种程度!

然而,令人万分惊诧的是,前一晌,为了了解瓮安的县情,我特意登陆了瓮安县政府的网页,上面竟赫然写着:“瓮安是革命老区县、全国绿化造林百佳县、全省双拥模范县、全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平安工作红旗县。”

“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平安工作红旗县”?这名头怎么也跟上面的报导对不号啊,简直就是南辕北辙!

与此同时,我还在2007年12月27日的《黔南时讯》上看到一篇名为《省检查组到瓮安检查综治维稳工作》的报导,内容如下:

2007年,瓮安县以深入开展创建“平安瓮安”为载体,狠抓政法、综治、维稳各项工作措施的落实,重点整治突出治安问题,不断完善治安防控网络体系,大力开展 “五五”普法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宣传,加强了客车站、企事业单位、农村社区的技防设施建设,防范效果显着,群众法制观念不断增强。目前全县各乡镇共创建平安单位93个,平安家庭6040户,235个楼群院落均落实了值班守护,全县政法各项工作得以整体提高。

12月20日,由省法院、省综治办、省委政法委、省公安厅有关领导组成的检查组到瓮安县检查2007年政法、综治、维稳工作时,对该县政法、综治维稳工作取得的成绩给予了充分肯定。在实地察看了瓮安县客车站、雍阳镇“技防一条街”视频监控、防盗报警装置等技防设施建设情况,通过采取查阅资料、听汇报、走访群众的方式,对该县部分乡镇的学校、社区、单位和农村村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落实情况进行深入了解。检查组认为,瓮安县综治维稳工作有亮点,抓住了自己的特色,政法、综治、维稳平安创建、禁毒等工作进行顺利,取得了一定成效,为创造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平安工作红旗县”?这名头怎么也跟石宗源书记大人“瓮安不安 ”的权威定论和官方媒体6.28事件后有关瓮安治安的报导沾不上边啊,岂止是沾不上边,简直就是南辕北辙!

半年前经过省检查组的“深入了解”,得到了省检查组“充分肯定”的“为创造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的这个“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平安工作红旗县” ,怎么一下子就出现了“瓮安不安,群众没有安全感,坏人越来越多”,“一些领导干部和公安民警长期以来失职渎职,对黑恶势力及严重刑事犯罪、群众反映的治安热点问题重视不够、打击不力,刑事发案率高、破案率低,导致社会治安不好,群众对此反应十分强烈”这些严重的问题?

问题很清楚,所谓“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平安工作红旗县”,完全是个名实相悖的虚假称号,而贵州省检查组经过“深入了解”后对瓮安“政法、综治维稳工作取得的成绩”给予的“充分肯定”,同样离瓮安的真实现状有万里之遥!

然而,假如不发生6.28事件,封疆大吏不亲下定论,官方媒体不做报导,又有多少人会知道这些呢?!瓮安政府肯定会一直拿着这个名头招摇撞骗下去,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也一直会上当受骗下去。由此联想开去,在共产党当政后的中国,半个多世纪来,曾有过多少“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平安工作红旗县”一类的虚假名头,现在又还有多少这样虚假的名头?同样,又曾有过多少类似贵州省检查组这样经过“深入了解 ”后背离事实的“充分肯定”,现在又还有多少这样的“充分肯定”?

看官们,经过6.28瓮安事件,你我总该有些明白了吧!(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刘晓竹:从瓮安看中国的曲线法制
梁京:从逼良为娼到官逼民反
孙文广:赞瓮安中学生
鲍彤:奥运和中国的真相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内幕 美台会建交吗?
【有冇搞错】共机越中线 距战争爆发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至4万
【纪元播报】中共高调宣传北斗导航 疑窃全球数据
【纪元播报】印度将查孔子学院 涉清华等十所中国高校
【新闻看点】微信是桥是狱?两大危害遭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