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俗印记】小时候的味道(上)

杨纪代
font print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小时候,我们这些孩子,经常盯着碗柜里那罐亮银色、上头一只展翅的老鹰商标、外加密密麻麻几行英文字的“鹰牌炼乳”,猛吞口水。那是买回来为年纪大的长辈,增加营养用的。

在圆罐顶上,直径的两端,各打一个洞眼,提起罐子往杯子里一倒,那一溜带着浓郁奶香的黏稠淡黄液体,就从洞眼里顺势而下,慢悠悠的流到杯中,份量够了,再用手指堵住另一端的洞眼,那炼乳就停住不流了,再冲上热水,那就是香甜营养的牛奶啦!

每当此时,各个孩子移不开视线,口水直冒,羡慕死了,可是谁都不敢做非分之想。有时趁大人不在,拿下来舔舔洞眼附近那硬化了的淡黄乳块,过过馋瘾,那感觉真是偷尝到了人间美味!

五十多年后的今天,平价的全联福利中心的货架上,小时候念念不忘、朝思暮想的“鹰牌炼乳”,被挤在不显眼的旮旯里,畏畏缩缩的,乏人问津。唉!此一时,彼一时,让人有天壤之别的喟叹。

打从有记忆开始,就记得每天的早餐,都是母亲天不亮起来升火熬煮的“粥”,加上蕃薯签或蕃薯。浓浓稠稠的“白”里,翻滚着耀眼的几块“黄”,美极了!配上自家腌制的萝卜干,或亲友相互馈赠的豆腐乳,喝上一碗,玩儿去啦!

慢慢的,光复啦!生活好过点儿啦。每天清早,就有挑担子沿街叫卖酱菜的小贩,开开门买点儿面筋、土豆或油条,吞下碗稀饭上学去。渐渐地,午饭的便当盒里,母亲会煎上一个自家母鸡生的荷包蛋。雪白的蛋包里,用筷子一捅,流出黄澄澄的蛋黄,色美!味香!引人食指大动。

再有那夏季里,火伞高张的午后,“巴布——巴巴布”的声音一出现,随之门响声四起,急促的木屐声全朝那一人一担围去:“我要三枝清冰!”……“给我两枝红豆冰!”……只见那小贩乐呵呵的放下担子,小心翼翼的打开盖子,那深深的保温筒里,满满的插着一枝枝五颜六色的“枝仔冰”,冷气直冒,我们的口水也直冒。

买到手之后,立刻往嘴里一含,用力的吸吮着那透心凉的冰糖水。明知吃慢了会很快溶化光,可舍不得大口咬碎往肚里吞,因为那样不消一会儿工夫就全吃完了,只剩下看人吃的份儿。吃完后的那一枝“竹签”也舍不得丢,存起来当战利品,时不时的拿出来数一数,和别人比一比谁吃的多。

有时父母心血来潮,也或许觉得实在热得受不了,到市场的“冷冻库”里买个大冰块,往铁锅里一放,接下来由我们小萝卜头,像接力赛似地,一个个轮流拿着钻子或螺丝起子,往冰块上用力戳啊凿的,把它弄碎,那很累人的耶!可是每个人不觉得苦,也不喊累。

等母亲看看凿碎的大小块儿差不多能入口了,就洒上白糖,大家合力搅啊搅的,看着那些碎了的冰块,转啊转的,转出了冰水,溶化了白糖,这才一人一碗冰块糖水,吃得暑气全消。

因为加上了全家大小“劳动付出”的“辛勤滋味”在里边,所以感觉难能可贵,因此倍加珍惜。看着那一块块辛苦凿碎的冰,随着温度渐溶渐小,碗里的糖水,越化越多,甜度越来越淡。捧着冰碗,轻轻摇晃,细细碎碎的冰块撞击声,清脆悦耳,一乐也。虽然没现在什么冰淇淋、甜筒、雪糕、冰砂……等翻新的花样,但偶一为之,还是觉得那是人间美味,物以稀为贵嘛!老吃!常吃!多吃!久了,味觉与感受就麻木了,就是这个道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年少时读《水浒传》,每读到梁山好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痛快,心头涌起一阵激动,手臂上即显出鸡皮疙瘩。《水浒传》中好汉全有绰号,绰号衬托人物个性,如响当当的“拚命三郎”,闻之令人热血沸腾;有的绰号让人唯恐躲之不及,如“母大虫”、“赤发鬼”。
  • 修心就是要从心里找执着心,去掉长年累积的执著,才是返璞归真之道。
  • 世间的相遇,人生的际会,岂止是简简单单的偶然一场。古往今来,人们都会谈论到“缘”。“缘”,简单说是一种关联,是关系得以维系的一种因由。那么凡间俗世的尘缘与登临仙界的道缘之间,又有怎样的玄妙关连呢?观看2020年神韵作品《尘缘》,或将给我们带来一些启思。
  • 草木凋落之时,最是耐人思味。庄稼已经收走,空旷的田野,留下一片落寞。而大田四周以及河畔路边,原来葱茏的绿,也变得黯淡而零乱,在秋霜下显得不堪。这时节,在山里走走,总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和意想不到的收获。
  • 或许是生活的艰辛和仕途的坎坷,宋代诗人张耒的诗词,也不乏对人生的感悟之词。这首《夜坐》仅仅二十八个字:“半消炉火夜三更,欲灭青灯暗又明。闭户无人瞑目坐,此时一念悟浮生。”
  • 从茶席中体会茶道,了解茶文化,进而了解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从茶道中,了解修道修心,找回传统道德,最后,让人类回归宇宙初始的纯朴境地。
  • 无极至广大的天地渊源,流淌亿万年的永生奥义,在世间生命的记忆之先昭现,若隐若现的玄机 映照寰宇的瀚浩,运行天人历史的神性秘密。
  • 神韵艺术团《逼上梁山》舞剧,最后那一幕,舞蹈家一身劲装从舞台左方腾身跃起,肩上花枪摇晃着满葫芦的悲愤,展开肢体,划着缓慢浓郁的音乐,奔向前方;剧中人林冲忍无可忍,只有放弃一切自我,奔向梁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