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北京奥运示威区为谁而设?

【大纪元8月1日讯】 (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北京奥组委官员刘绍武7月23日宣布在奥运期间将开辟世界公园、紫竹院公园和日坛公园作为示威区,供全世界的抗议者使用。中共的这一个举动是在与国际接轨吗?真的是要落实宪法中的“游行示威法”吗?在奥运前夕戒备森严的环境下的这份自由真的那么令人期待吗?

在线收看
下载收看

我们今天就跟本台特约评论员李天笑博士一起来关注这个话题,天笑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最新的规定是开辟了三个公园作为示威区,这是不是真的能让那些想利用奥运的机会吸引全球关注,想表达意见、申诉冤情的这些人有了一个说话的机会呢?它具体的措施是怎么样的?

李天笑:从目前来看,我想这主要是一个“橱窗的民主”,所谓的“鸟笼自由”。它作出这么一个举动来,并不是想让中国人到那边去表达意见或者去示威,它主要是向外国人作秀。

主持人:它说是要让全世界的抗议者去。

李天笑:话是这么说,但这个时候,北京市想发表意见的、想对共产党政府示威的人已经通通被清场了,这几十万的访民都被清场了。甚至住在地下室的人都被逐出来,外地进来的人,查了身份证后都已经驱散了。然后层层防线,机场、地铁、汽车站,所有的地方都采取非常严格的所谓安保措施。该发声的人都被禁声了,你说这个时候谁会出来再发声?这是一个。

再有一个就是它的“远距离性”,这三个地点都离鸟巢与主要的体育会馆非常远,短的是八公里、长的二十多公里,这样实际上是“隔空消音”的这么一个措施。

主持人:就是来参加奥运的人根本就看不到、听不到。

李天笑:我把你的声音跟参加奥运的这些官员、运动员彻底分隔!你要再喊,你对谁示威呢?你不能对着树木示威吧!

在国外进行这样的示威的话,首先就是让你在对面拦开一个区域,你能发出声音来,你能喊出口号、举出标语来,那来访者、被示威者才能看到、能听到。但是为了保证双方不产生肢体冲突、肢体接触,它隔开一段距离。但至少来说,示威者可以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示威。在这里的话,三个公园这么远,完全感受不到。

还有世界公园,世界公园里面都是仿造世界各地的建筑,比方白宫等造景区。你在那里示威,后面的背景是白宫,变成了向白宫示威,这个东西变成完全歪曲了它原本的涵义,那就可能造成不良的影响!

还有一个,就是该清场的现在都清场了,但是如果你真去了,那就一网打尽,它就是一个陷阱。它要实名登记,所有参加游行的人、负责的人自己要亲自登记,5天内要提前申请登记。而且它里面最重要的一条是,中国的“集会示威法”第四条规定,你不得反对宪法所确立的基本原则,你不能反对党的领导。

主持人:所以你示威是不能反对党的。

李天笑:对。你不能够对所谓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这些东西发表意见,现在所有的东西都是在党的领导下所产生的。你像瓮安这个事情,如果这个恶警不受党的领导、不对民众进行欺压、不在拆迁过程中发生这么多问题的话,那民众怎么会起来抗暴呢?杨佳怎么会去杀警?

这恶警不就是当地上海市政法委领导的吗?所以他选择7月1日去也是针对这个共产党。它不让说、不让发表反对党的意见的话,那等于是没有内容了,这肯定是通过程序的方式也能够把你取消掉,所以这完全是没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再说你真的要这么做的话,早就在奥运之前就可以开放,其他地方都可以开放示威区,有什么必要在奥运期间来专门设这示威区?这完全是作秀给外国人看的!

主持人:实际上像这种设立示威区,在国际会议包括以前其他国家举办奥运会期间,这已经不是首创了,但是有些大陆媒体却说这个做法本身在彰显着大国的“自信”和“包容”,真的是做到这一点了吗?能跟国际接轨吗?

李天笑:我想这反而体现了它的“不自信”和“不包容”,如果真的自信和包容,它没有必要专门选择在奥运期间、这么短的时间内开放这些示威区。

主持人:两个星期。

李天笑:对,然后两个星期过去以后马上封场。其实在奥运之前,它也可以开辟各式各样的示威区,如果它真的很自信、很宽容的话,它也没有必要把这些访民、外来的维权人士关起来、抓起来、赶出去。像胡佳、高智晟这些人,你让他们发声就是了,他们也没有采取行动来反对你,他们就发表一些公开信、写文章等等,这些东西在宪法上都是合法的事情,所以说你没有必要!

另外,即使要采取行动示威的话,应该说在其他时候也要有这样的示威区存在,或者你根本不需要任何的示威区,谁要示威就到当地的公安局登记,登记完以后,就在来访者或者示威对象的对面拦起来让他们示威就是了。但是我想中国绝对不会这么做,因为共产党觉得这个是会危及到它的统治的事情。

我觉得这个措施根本就是在糊弄洋人,老百姓说得好,说这个是专门给洋人设的一个“景观”。中国老百姓要去的话,很可能就一网打尽,然后秋后算账,你去的话正好逮个正着。所以这样的东西,我想共产党在这个时候出现这个,完全是为了奥运政治服务!

主持人:也有人说,因为在中国,访民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很令人头疼的问题,政府官员自己也说,80%以上的访民都确实是有冤情的,但一直以来,它都是采取这种高压的政策。那中共会不会利用奥运这个机会,开始尝试用疏导的方式?那么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讲,这件事是不是还是有一些积极的意义?

李天笑:我觉得这个疏导是一种托词,至少是一种假相。共产党对于这些上访的民众一直采取什么呢?一个就是围堵,围堵以后把你抓起来,完了就把你遣送回去。在它觉得对自己政权没什么威胁,它的政权很稳固的时候,它根本就不会想到其他的方式──所谓疏导这东西。当然有很多中国的民主人士也一直在说中共应该疏导,但是共产党绝不会想到这个。

而且现在它也不是疏导,它如果真正想疏导民意的话,那就采取我刚才讲的。你没有必要专门在特殊的时候、特殊的地区,远隔被示威者去设立这个东西。真的疏导民意的话,民意要是针对你这个对象,那你应该离对象越近越好,他才能够抒发出来、才能够疏导,但你现在还是憋着。

现在那边远离了22公里,离鸟巢这么远,你在这个地方对树喊、对海喊、对湖喊有什么用?它完全没有疏导,没有打到对方、他要申诉的对象身上,民众没有得到疏导,怨气还继续存在。弄得不好,最后还秋后算账,那反而会激起更大的民怨。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是一种假相,它完全不是真正想疏导民怨,要疏导民怨的话,它有很多方式的。

主持人:如果说设定这种示威区,完全是一种橱窗作秀的做法的话,那与这个措施几乎同步的,它最近又有一个新规定,要求全国范围内的市、区、县这一级的县委书记都要进行“大接访”的活动。就是要把一些老百姓长期积累的问题,通过接访的方式得到解决,那它这个做法是不是也真的想疏导民怨呢?

李天笑:实际上这是跟示威区双双出笼的一个配对措施。因为它首先要考虑到奥运这个示威区,它一方面把北京剩余的这些抗议呼声一网打尽,继续把残余的清场。另外一方面它要把所有的潜在的抗议呼声,就地控制在原地,不让他们进京。

那它采取什么方式?一方面当然采取强制的措施,一方面禁止所有的人上访,把他们送回去。再一方面它采“软”的一手,软的一手就是县委书记出来,或者当地的领导出来接见这些访民或者民众,跟你登记一下,问问你有什么冤情。

实际上,每年这种突发事件都有几万起,前几年就有8万起,现在它干脆不报了。这个东西它是积累下来的,是又多又积累下来的,你单靠这些县委书记做一个登记、给你表面上讲一讲,这是没有用的,这要靠长期的东西。

那现在它又把这个东西拿出来,显然它不是真正要解决这些访民长期存在的问题,而是想把这些访民暂时稳在当地,使得当地的民众不致于上京给奥运制造麻烦,使奥运政治丢脸,我想它目的还是在这儿。

主持人:这次它的措施当中特别强调“守土有责”,还强调要把那些矛盾消灭在基层、在萌芽状态。其实我们知道访民到北京去上访,他是一级一级上访,就因为在基层解决不了这些问题,他才去北京上访。可是现在这个措施又让当地来解决这些问题,您怎么来解读它这个政策呢?

李天笑:“就地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中共内部它是有争论的,像周永康这批人,他根本就不想采取任何“软”的方式,抓就是了,抓起来关,关不了就杀。然后现在这个胡温,他讲的是和谐政策,表面上做出一种姿态,他觉得我采取软的措施可以稍微改善一下党的形象,使得民众对共产党社会的总危机……。

主持人:有一点缓和。

李天笑:使得民众的危机感能够缓和,慢慢的、不要马上爆发出来。但是我觉得这是可望不可及的,对老百姓来说这个是不起作用的,为什么呢?比方说长期上访的材料都是一堆一堆的,你这个县委书记,你花一两天的时间,你坐在那边登记了一个东西,你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那最后要解决这些问题,你这个县委书记肯定是要通过其他方面的人,如司法局等等。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访民的怨气和矛盾就是因为当地的官商勾结所产生的,矛盾的症结就在于当地的领导、党的领导。

主持人:想让矛盾的一方去解决自身的问题。

李天笑:他不可能解决这些问题。但对中共中央来说,它又想把这个问题推到底下,让这个问题在当地解决,只有这样的话,才可以暂时渡过奥运这个危机难关。
但我想这个问题它解决不了,你通过这个东西只能使老百姓产生一种幻觉,好像是要解决问题了,但是最后很多幻觉都会破灭的。

主持人:随着奥运的临近,近期全国各地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抗暴,甚至一些暴力事件也越来越频繁,实际上它也反映了中国现在社会危机已到了很深重的程度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你是“大接访”还是划定这种示威区,哪怕你进一步还想尝试进行政治改革,这些措施能不能真的解决社会危机和矛盾呢?

李天笑:可以断定的就是,中共在崩溃和解体之前,它会出台各种各样的东西,包括这次的示威区或者是大接访等等。但是这也不能解决问题,为什么呢?中共有几个根本迈不出去的门槛。第一是血债问题,六四、镇压法轮功这些东西,它能不能解决?

主持人:还有历史上8千万的……

李天笑:历史上8千万血债,它还不了!还有一个就是现在被关押的这些人,它如果真要解决问题,它应该马上放他们出来,但是它不。再有,它是一党独裁专政,整个国家机器针对民众、“与民为敌”,还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这些东西,它都不可能在一朝一夕改变的。所以它这个东西我觉得说到底就是一个花架子。

主持人:那就是说“奥运过去了之后,中国还会怎么样?”那也是值得我们去共同关注的。好的,非常感谢您参与我们节目。各位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北京奥运示威区为谁而设?(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抗议京奥矮化国格  纪政建议不出席开幕式
中共控制媒体  封杀新唐人电视
国际社会与北京就奥运承诺大攻防
周宇新 : 北京警察的手掌到底想挡住什么?
最热视频
【罗厨寻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错】港人DNA数据大忧虑
【现场视频】沈阳高压线遭雷击 火花飞溅
【珍言真语】袁弓夷:港府延选犯法 加速灭共
远离甲沟炎 常喝2味养甲茶 指甲红润不易裂
【珍言真语】潘焯鸿:无惧权贵揭弊 替天行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