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孝女祈神,心诚奇灵

罗真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清代,京城祟文门外花市的居民,都以种植花草为生。这其中有个年轻的女子,和父亲一起生活。父亲久病不起,女儿全心全意照顾父亲,嘴上不断的宽慰父亲,但心底却为父亲的病暗暗担忧。

一天,这位苦女听说邻居的大婶约了几位女伴,准备一同去往“了髻山”的庙宇进香。苦女向她问道:“大婶,请问:去了髻山进香,能不能使我父亲的病变好呢?”邻婶说:“只要你诚心祈求,就一定有灵验的。”

苦女又问:“从这里到了髻山去,相距有多远啊?”邻婶答道:“有一百多里远。”

苦女再问:“那一里有多少步啊?”

邻婶又回答说:“一里有二百五十步。”苦女牢牢的记在心里。

从这天开始,苦女每天晚上,安置父亲入睡后,她就点燃一炷香,心里默默的算着步数里数,绕着院子,边走边磕头,向神灵解释自己身为女儿,因需侍候病重的父亲,不能到山上去朝拜的原因。就这样持续了半个多月,天天如此。

按照惯例,凡到每年的四月,王公贵族都会到了髻山去祭拜碧霞元君,以鸡叫时上头炷香为最佳。所以凡是上头炷香的,经庙里主持人的安排,必定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平民是没有这个份儿的。

一天,王宫太监张某前往庙里进头炷香。不想进入殿门,却发现已有香火在炉中了。张某大怒,责难庙主:“这是怎么回事?我出了钱,为何不把头炷香的机会预留给我,却又安排了别人?”庙里的主持人也很觉得奇怪,说:“大殿早晨不曾开门,不知道这炷香是如何上的啊?”张某说:“这一次就既往不咎了,明天早上我再来上头炷香,你一定要等我,再不可让别人先上了。”庙主连连点头称是。

次日才四更天,张某就来到庙里,但是进殿一看,炉中已经又有香火了!只见一位女子正伏地祈拜完,听得人声,一转眼就不见了。

张某说:“神灵面前,难道鬼怪岂敢公然出现来作祟?这其中必定是有什么缘由。”于是在二山门外,把刚才所见到的情形,告知各路香客,并详细叙述其所见女子容貌衣饰。要求追查出来。

旁边有一个妇女听了,沉思了一阵,说道:“根据大人所述,这女子的打扮和形象,很可能是我邻居家的苦女。”于是就诉说了这女子侍候病重的父亲,在家为父亲上香祈祷的事。

张某听后感叹说:“有这样的孝女,难怪神也被感动了!”张某进完香后,就策马前往那位苦女家,给与她厚厚的赏赐,并认她做了义女。不久这位苦女父亲的病也好了。由于得到那位太监对她家的照顾,苦女的家境也有好转。后来苦女嫁给一位富商做妻子,父女并全家的生活都很幸福。

正是:

众生皆平等,
不分贵与贫。
上苍重心地,
心诚格外灵。

(事据清代袁枚《新齐谐》)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8/14/54318.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钟离意字子阿,东汉时代的会稽山阴人。年青时做过郡督邮。当时部县亭长有受人酒礼的,府下登记在案考察。钟离意封还记载时,进去对太守说:“《春秋》主张:先内后外。《诗经》说:‘刑于寡妻,以御于家邦。’就是说:应该明白政治教化的根本,由近及远。现今,宜先清理府内,暂且把考察远县细微的过失,放松一些。”太守认为他很能干,就委任他管县里的事。
  • 清代乾隆十六年八月初三日,内务府官员在阅读“邸抄”(内部情况交流性质的文件)时,发现景山某部门丢失了几件古玩。官员怀疑是挑土的工人偷去了,于是召集了所有干活的数十人来,准备审问一番,看能不能找到点眉目。
  • 谈绰,字公绰,性情刚烈正直,是明太祖洪武年间人士。因其才学被朝廷征召,奉命到苏州督察,郡守李某送给他一百两黄金。谈绰一见便说:“太守不了解我”,而拒收黄金。李某退而钦佩慨叹谈绰正直的节操。
  • 第二届“中国舞舞蹈大赛”比赛中﹐选手们表演的舞蹈有很大一部分取材于人们熟悉的历史故事﹐也有一部分表现对人生意义的思索和对生命真谛的探求。整体上舞蹈立意高远﹐意境纯净。
  • 清朝咸丰年间,龙汝霖出任山西高平县知县,清政爱民。后来山西发生饥荒,汝霖先出仓粮贷民,然后向上陈请后离任。
  • 清代名臣纪晓岚,曾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有个讨饭行乞的妇女,她对婆婆特别孝顺。有一次,她自己饿的跌倒在路旁,但她手里讨来的一碗饭却捧的紧紧不肯撒手。她嘴里还不停的叨念说:“婆婆还没吃饭呢!”
  • 清朝巡抚田兴恕年轻未发达时,以割草为生,乡里有一个姓朱的富人,兴恕割了草就挑到他家去卖。一天去晚了,朱富人已经买了草,兴恕很懊丧,想到一日饭食没有着落,倚门感叹。
  • 叶广彬,字大宜,号月窗,明代人。年轻时很聪明,每天能背诵上万句诗文,原先对科举诗文十分精通。但后来看到父亲那么大年纪,依然是生员,就辍学不参加科举,管理一些农田杂事。但是读背诗文,依然如故。众家经学、史学以及阴阳算术,没有不通晓的,人们都说他博学多识,堪称一代奇才。
    叶广彬相貌有些呆板,外表看上去,仿佛是一个没有什么能耐的人,他见人时说话很拘谨、脸色紧张;面对别人时,格外恭顺。
  • 曾石在一次战事中打了败仗,在他将要被朝廷行刑处决的时候,哭着对他的部下们说: “皇上非常愤怒,我死也是罪有应得,但我的老婆孩子们,又怎能让他们流落到边疆,成为沟中的死尸呢?”王环哭着说:“您不要担心,我一定能够想办法让他们回家。”
  • 萧统长相英俊,说话办事得体。读书时一目数行,且能过目不忘。有时梁武帝让他作剧韵诗,他总是稍加思考便能作出,不需多加修饰就很通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