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郎异梦 告诫执法不可有私心

作者:罗真

有人对畅璀说,部下伍伯就是阴间的判官。图为明朝宝宁寺水陆画《天曹府君天曹掌禄主算判官》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556
【字号】    
   标签: tags: ,

清代乾隆二十年间(1755年),朝廷派出某侍郎大人,来到黄河视察,驻在陶庄公馆。这已是一年中的除夕了,这个侍郎骑着马,后面跟着四个随从,提着灯火巡河。他们行走在冰天雪地中,一眼望去黄茅白苇,心里觉得很凄凉。忽然间草丛中有个布帐,透露出昏光的烛光。于是立即去查见,原来是当地值班的主簿(官职名)。

侍郎很欣赏他的勤劳,对他大加夸奖。主簿请示说:“大人除夕夜到此,现已三更了,天寒地冻的,我这儿有除夕酒肴,献上一杯,不知如何?”侍郎笑着接受了,喝了数杯,回到陶庄公馆后,感到疲倦,于是解衣而卧。

梦中依旧骑马巡河,但觉得所到之处,并非刚才看到的景色,走了大概有二里路,有火光从一座茅舍中透出来,侍郎去敲门。有个老太太来开门,仔细一看,竟然是他已经去世的母亲。她见侍郎到来,惊道:“儿啊,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啊?”侍郎告诉她说是巡河的缘故。老夫人说:“你可知道这不是人间。你既然来了,如何能回去呢?”侍郎这才悟出太夫人已死,自己也已经死了,于是大哭。太夫人说:“河西边有位高僧,法力特别大,我带你去求求他,看能不能帮你回去。”侍郎于是随行。

他们来到一个庙宇,庄严得如王者的皇宫。南面坐了一位高僧,闭目不言。侍郎跪下叩拜,高僧不理会他。侍郎再拜,高僧仍不理他。侍郎问道:“我奉天子的命令来巡查黄河,即使有什么罪行该死,也应该告诉我,让我心服口服啊,为何您像哑巴一样不理我呢?”老僧笑道:“你杀死的人太多,福禄折耗已尽,还问什么?”侍郎说:“我杀人虽多,但那些都是按照国法应该杀的啊,并非我的罪过呀!”高僧说:“你当时办案的时候,真的是心里只有国法吗?你是贪图私利,迎合权奸,想得宠升官而已!”于是取案上的玉如意,直指他的心。侍郎觉得一条冷气刺入心窝,冷彻五脏,心跳不止,汗如雨下,害怕得不能说话。过了一阵后他说:“我知罪了,以后改过,行吗?”高僧说:“你并非能够改过之人,但今天还不是你的死期,以后再下地狱算总账吧。”于是吩咐一个和尚说:“带他回去,送回阳间。”

有个和尚走过来,带他同行,走过了一段黑路,回到了陶庄公馆。他死去的母亲走过来,哭道:“儿啊,你活不了几天了!你为什么在执法时,不秉公办事,却贪图私利,迎合权奸,妄想得宠升官呢?”侍郎面对母亲,无地自容,长叹一声,便从梦中醒来。

这时天已经到中午了,众多官员都上门来恭贺新年,都感疑惑:“侍郎平时都起得很早,今天是元旦,都快到中午了,怎么还在睡呢?”侍郎也不好明确告诉他们缘由。是年四月,侍郎生病,吐血而亡。

正是:

身为执法官员,
满口依法办案。
心里打着小算盘:
盘珠粒粒私串。
以为上苍瞎眼,
左右无人看见。
贪财贪色又贪权,
怎奈神目如电!

森森刀山须历,
炎炎火海须溺。
桩桩罪报都到齐,
届时悔之晚矣!

(事据清代袁枚《新齐谐》)

——转自正见网(历史故事:执法不可有私心)

(点阅梦境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季羔担任卫国的士师,主持刑法部门的工作。他曾经给一个人施过刖(读月,古代断足的刑法)刑。不久,卫国发生了蒯聩之乱。对立面中,有人要抓捕季羔。
  • 第三天清早,晨曦初露,曙光乍现,小沙弥急急起床会同老师父一块儿沿线找去。找到一处草丛间,线就没了踪影。他们取来铁铲按址小心翼翼的挖去,果然...
  • 有一次齐景公请他的部下来赴宴会。酒后他在一起比射箭比武,齐景公拿起弓来,一箭射去没射中,他的部下却一齐喝采道:“好呀,射得好呀!”
  • 孔子从卫国返回鲁国,在一座桥上停下车子,观看眼前正在出现的一幕非常惊险奇特的景象:
    有一匹巨大的瀑布,高达三十仞(古代的长度单位,周制以八尺为一仞),下面翻腾着回旋的水流,长达九十里。鱼鳖不敢从这里过去,鳄鱼不敢在这里停留。
  • 包拯,又被称为“包青天”,以其刚正不阿,清廉公正的为官风格被传扬了千年。他在民间与关羽并称为“文武二圣”,其在乡村草野的地位能与孔子在庙堂大殿上的地位相媲美。
  • 赵抃平素生活清幽简朴,公务之余不是读书吟诗, 就是焚香弹琴, 或是观鹤起舞,十分自得其乐。连他的白鹤也一样“高洁清廉”,从来不会啄食官塘里的鱼虾,也不吃别人的喂食。神宗时,赵抃从四川被召回京城,仍旧只带着一琴一鹤。当时皇帝都不由得向大臣们赞叹他的高洁品质。
  • 清代献县有一个官员,姓王,简称王官。此人能说会道,工于刀笔,常用文字陷人于罪。又善用心机,聚敛财富。但他每贪得一笔赃款后,就会遇到一件意外的事,耗去他相应的钱财。
  • 明代安正文《岳阳楼图》 。(公有领域)
    范仲淹主管庆州(今甘肃省庆阳县)的时候,有人托他写碑铭,范仲淹就为他写好了,却因此暴露了一位死去贵人的人所不知的隐恶。
  • 元朝,至元二十四年(公元1287年)春,忽必烈信任大臣桑哥,桑哥专权,为政残暴,引用自己的党徒,排斥和打击不同政见的人士。桑哥设立征理司,征讨百姓所亏欠的赋税,派出的使臣在道路上络绎不绝,交不起赋税的百姓就被关押起来,监狱里都装满了人。人民走在路上,侧目相视,也不敢交谈。
  • 宋末元初,有位大学问家名叫许衡(1209--1281),字仲平,号鲁斋。一生以维护儒家学说、承传民族美德为己任。有《鲁斋遗书》传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