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况论“斗”的危害

陆文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荀况(公元前313年至公元前238年),是战国时代的思想家,著有《荀子》三十二篇。他在一篇文章中,论述了不忍而好斗的危害。他说:

“那种喜欢争斗的人,是忘记了他的自身,忘记了他的父母双亲,忘记了他的国家君主。

好斗,为了逞一时的气忿,会造成终身的祸患。但他还是要这样做,这就是忘记了他自身;好斗,会使家庭离散,亲属被杀害。但他还是要这样做,这就是忘记了他的父母双亲;好斗,是君主表示憎恨的事,是国家刑律极力禁止的行为。但他还是要去触犯它,这就是忘记了他的国家、君主。

那些禽兽,还知道亲近父母,不忘记它们的血亲。做人却在下、忘记了自身;对内、忘记了他的父母双亲;对上、 忘记了他的国家、君主。这种人真是禽兽不如了!

大凡好争斗的人,都是自以为正确,而认为别人不对。如果自己真的正确,别人真的不对,那么自己就是君子,而对方就是小人。试想:作为一个君子,却与小人互相残害,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用珍贵的狐腋白皮来补缀狗皮、羊皮;用炭灰来涂抹自己的身体。这样做,难道不是很大的过错吗?

能说这是聪明的行为吗?绝对不能!其实,世上没有比这种人更为愚蠢的了。能说这是有利之举吗?绝对不能!其实,那害处没有比这更大的了。能说这是荣耀吗?绝对不能!其实,那耻辱没有比这更严重的了。

人们之间,之所以发生争斗,是为什么呢?把他们比作狂乱昏庸的病人吗?那又不行。因为,从面貌看,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好恶又大多相同。所以,从根本原因上讲,人们的争斗,那是愚蠢迷惑,而失去了正道的结果。《诗经》上说:‘狂呼乱叫,把白天当作黑夜。’说的就是这种好斗的行为啊!”

(本文译自《荀子‧荣辱篇》)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7/23/53963.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纵观历史上的君王们,他们在继承王位之初,都希望自己与日月齐明,与天地同辉,与五帝、三王同垂青史。
  • 有一回,子贡向孔子请教如何治理百姓的方法。孔子说:“战战兢兢地,像用一条朽烂的绳子拉马那样,去对待百姓。”
  • 孔子说:“我对有些人感到羞愧;对有些人很鄙视;对有些人感到很危险...
  • 有一次,鲁哀公问孔子说:“我听说,向东边扩展住宅,不吉祥。真有这回事吗?”
  • 大难将至,季康子命令冉求带兵去抵挡,担任主攻;樊迟给冉求当助手。
  • 孔鲤,字伯鱼。有一次,孔子对伯鱼说:“鲤呵!我听说可以让人整天不觉疲倦的,大概就是学习吧!有的人,容貌不值得看,勇力不值得怕,祖先不值得称道,家族姓氏也不值得一提,可是终于成就了有益于社会的大业,名声播扬四方,并能流芳百世的原因,难道不是学习的结果吗?
  • 据《孔子家语》一书记载,孔子担任了鲁国的大司寇以后,有父子二人不和,来打官司。孔子把他们父子二人,拘押在同一间牢房里,也不判决。在这期间,孔子叫吏员暗中监视:不要让他们父子发生冲突,并适当劝说他们和好。
  • 鲁哀公问孔子说:“国家的存亡祸福,真的是由天命决定的,不单单是人为的吗?”
    孔子回答道:“国家的存亡祸福,都是由执政的人自己决定的。反常的东西或现象,是不能改变国家的命运的。”
  • 孔子接着说:“这就好比使用弓箭,必须先调好弓弦,才能使箭强劲有力的发射出去;又好比驾驭马车,必须先让马拉好车驾,然后才能要求马跑得又正、又稳、又快。...
  • 有一年,郑国起兵攻伐陈国,并且攻占了陈国,然后,郑国派子产向晋国奉献战利品。晋国人对郑国的使臣子产很不以为然地质问:“陈国的罪过在哪里?郑国为什么要兴兵攻打它?”
评论